首页 >> 资讯 >> 要闻
金一南看甲午:水师只用来防卫 没争取海外利益
2014年05月18日 14:56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李艳 字号

内容摘要:资料图:清朝北洋水师。清朝的海军并没用来为中国争取更多的海外利益。正如马汉所说,海权不仅包括海上军事力量对海洋的控制,也包括对和平的商业和海上航运的控制。

关键词:防卫;海外利益;海洋;农耕;海军

作者简介:

资料图:清朝北洋水师。清朝的海军并没用来为中国争取更多的海外利益。

  农耕文明习惯安于现状缺乏对海洋的进取心

  中国传统上是一个以农耕文明为主的社会,农耕文明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安于现状,不求太多进取,尤其像从前的中国地大物博,本身土地的养育能力很强,因而就没有征服和开拓的欲望。

  中国人过去经常讲“金窝窝、银窝窝,不如家里的土窝窝”,我们不愿到远方去,在家乡窝着就挺好,满足于“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坑头”的生活。

  而所谓海洋文明,大多是岛国或是濒海国家,如英国、日本等国都是岛国,荷兰、西班牙、美国等都是大面积的濒海国家。

  海洋是深不可测和远不可测的,出海需要很大的冒险精神,没有冒险精神出不了海。海洋里到底有什么?不管是远洋捕捞还是海洋探矿,这种人类活动对自然科学技术要求、对航海的技术要求、对人的精神砺练与农耕文明都是不同的。

  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客观上存在着这种差异,海洋文明充满了一种征服欲望,远渡重洋就是体现一种对自然界的征服。而农耕文明恪守的是重陆轻海的大陆意识。

  大清王朝决心建设北洋水师时,从李鸿章等大臣的一系列奏折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海防是非常重视的,认为当时中国主要的危险来自于海洋。但是由于中国这种农耕文明的习惯,我们没有征服的欲望。

  我们长期重视的是海防,把海洋防住。我们并不想征服海洋,比如说:控制黄海、控制日本海、进而攻击和占领日本,我们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日本有这样的想法,它的想法就是要控制日本海、控制黄海、占领朝鲜半岛、占领中国。

  因此,黄色的农耕文明在海洋的进取心方面比较差,这样在大清王朝组建海军时,对海军的重视是仅仅少数几个统治者重视还是全民重视?这里的差距还是明显的,这也是甲午战争我们遭到失败的原因之一。

  一部近现代史一再证明,国家遭遇割地赔款,并非仅仅因为战争的失败,本质上在战争尚未发生之时,在确定维护自身利益的基本手段以及决定主要依赖何种手段的抉择中,结局就大致已定。

  北洋海军被用于防卫 违背海军运用国际通则

  近代海军是一个开放性的军种,它的活动和生存空间是辽阔的海洋,它赖以发展的精神动力是国家的海权意识。

  在缺乏海权意识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北洋海军,必然存在很大的局限性。

  海军是一定要走得远的,而大清王朝只不过把海军主要用于防卫,屏护渤海湾和黄海。这样就导致对海军的使用十分谨慎,绝不主动出击。只是当对方已经给我们造成了很大损害,比如丰岛海战中日方将“高升号”运兵船击沉,我方损失了那么多人时,黄海大海战才爆发。

  大清王朝对海军力量的使用从始至终都带有被动防御的态势,这种被动性与以先发制人的国际通则,尤其是碰到特别喜欢搞偷袭这套的日本,我们肯定是会吃亏。从而也折射出中华民族海洋观、维护自己海洋权益方面的不足。

  狭隘片面的海洋观极大抑制了对海洋权益的认识

  自古以来,我们中国人对海洋的认识主要集中在可以“兴渔盐之利,通舟楫之便”。至于海洋可以作为走向世界的通道,作为经济贸易的重要渠道,可以作为国家发展的全新空间,这些观念在中国十分缺乏,导致我们对海洋认识的不足和对海洋的轻视。

  最初,我们轻视海洋,然而当帝国主义从海上入侵的时候,我们又把海洋看作一个危险的来源。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主要都是从海上打过来的,这给我们造成一个深刻的印象:中华民族的灾难来自于海洋,所以我们提倡海防。

  这极大地抑制了我们对海洋权益的认识和海洋进取心的获取,最终使我们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得不留下这种面对海洋的纠结和沉重。

  恰恰在中华民族严重丧失海权的时刻,19世纪末,一位叫阿尔弗雷德·马汉的美国海军上校提出“海权论”。当中国人把海洋认为是一个巨大危险的来源时,美国提出从海上获取权利,通过控制海权——主要是控制海上运输通道、海洋航运、海洋资源进而控制世界。与此同时,我们这个传统的东方大国却因为对海洋的畏惧变得自我封闭。

  权利只有在争取和捍卫时才会得到彰显

  中国人理解的“海权”与西方所指的“海权”是否为同一个概念?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马汉所提的“海权”(Sea Power)与我们理解的“海权”(Sea Right)存在重大差异:前者使用的“Power”是指由力量产生的权力,后者使用的“Right”则是指由公正带来的权利。

  美国强调什么?它强调的是Sea Power。不管历史上、道理上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这个地方归不归你,但我现在是实际控制。这是东方和西方非常大的差别。

  我们中国人遇到事情总想从道理上讲通,以理服人、从道德上和法律上获得公正,也就是right。而西方人、包括总想脱亚入欧的日本,他们讲谁能够控制。这就是为什么表面上崇尚自由、平等、公正的西方,包括全力“脱亚入欧”的日本,动辄使用武力,习惯以武力来夺取权益。

  正如马汉所说,海权不仅包括海上军事力量对海洋的控制,也包括对和平的商业和海上航运的控制。我们看,马汉讲的海权从头到尾都在讲什么概念?控制!这个控制通过什么实现?海上军事力量对海洋全部或一部分或海上航运业的控制。

  结论很简单:在国际关系中,权利只有在争取和捍卫时才会得到彰显。只有公理没有力量,并不能战胜强权。如果这个权利你不去争取、不去捍卫,没有人会把它公公正正地送到你手上来。战胜强权,仅仅凭公理是不行的,还要凭力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何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