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强化现代战争的政略意识
2020年07月02日 08: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学军 字号

内容摘要:当今时代,军事和政治的联系更加紧密,在战略层面上的相关性和整体性日益增强,政治因素对战争的影响和制约愈发突出。习近平主席的这一重要论述,是对马克思主义战争观的继承和发展,是对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的深刻认识和把握,是做好未来战争准备的基本依据和遵循。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今时代,军事和政治的联系更加紧密,在战略层面上的相关性和整体性日益增强,政治因素对战争的影响和制约愈发突出。习近平主席的这一重要论述,是对马克思主义战争观的继承和发展,是对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的深刻认识和把握,是做好未来战争准备的基本依据和遵循。

  战略服从政略 军事服从政治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是以政权为核心的阶级利益和国家利益的集中体现,其实质是处理阶级之间、国家之间、民族之间及阶级内部的关系;而战争是政治的特殊手段即暴力手段的继续,是实现政治目的工具。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政治属性是战争的本质属性,这要求军事要服从政治、战略要服从政略。

  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虽然深刻改变了现代战争的具体形态,但却不能改变现代战争的本质属性。并且,由于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现代战争的战场环境正变得越来越透明,战争中的军事行动也变得越来越可控,政治对军事的影响和制约也变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突出。从近几场局部战争来看,战争打与不打、什么时候打、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完全是从政治层面考量、从政治需要筹划,充分体现着“战术行动、战略决策”的“政治军事仗”特点。譬如,在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打、停、进、撤的决策权始终集中于政治当局手中,现场的军事指挥官只是奉命行事。而且,战争进行中的打、停、进、撤始终没有按照人们的军事逻辑进行,给人的感觉是“在不该打的时候打了,又在不该撤的时候撤了”,甚至使一些军事专家摸不着头脑。但这绝不是随心所欲的战争行为,而完全是出于战争发起者的政治目的和政治需要刻意为之。又如,科索沃战争中的“外科手术式”空袭,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中的“斩首”行动,美国和北约军队的军事打击都是“点到为止”,只要其所谓的“暴政”被推翻,预期政治目的和政治诉求得以实现,便宣告战争结束。这充分说明,现代战争的本质属性愈加凸显,政治因素是影响和制约战争的根本因素。

  现代战争政治属性的凸显,要求我们在战争准备中要努力克服单纯军事观点,要着力强化政略意识和政治统领意识。应坚持从政治高度思考战争问题,坚持从政治需要抓好军事准备,坚持从政治大局谋划军事行动。在未来战争中,只要政治上有需要,即使军事上有困难和风险,也要坚决行动;如果政治上不允许,即使军事上再有利,也必须坚决停止。特别是我们要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指挥,努力做到叫打就雷霆出击、叫停就戛然而止、叫进就一往无前、叫撤就退如疾风,以召之即来、用之能战、挥之即去的行动与作风为政治目的的实现创造有利条件。

  精神贯注军队 坚定政治信念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指出,没有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没有进步的政治工作去执行这种贯注,就不能达到真正的官长和士兵的一致,就不能激发官兵最大限度的抗战热忱,一切技术和战术就不能得着最好的基础去发挥它们应有的效力。

  信息化时代,信息化武器装备成为战争制胜的关键物质因素,秒杀、发现即摧毁、远程精确打击成为人们对信息化武器装备巨大威力的形象概括。特别是在近几场局部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充分展示了信息化武器装备的无限风光,这使得“武器制胜论”“技术制胜论”空前兴盛,人的精神作用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但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思想掌握一切,思想改变一切”。信息化武器装备只是打赢现代战争的基础和可能,但要把这种基础和可能变为现实,必须充分发挥人的精神作用,因为“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他们”。特别是对于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一方,要想在“非对称、非线式、非接触”的战争中坚韧顽强地战斗下去,想尽一切办法克敌制胜,更需要发挥人的精神作用。而人的精神作用的内核与支撑就是人的政治信念。当年我军能够以“小米加步枪”打败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能够在朝鲜战争中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钢刀卷刃,靠的就是坚定不移、坚韧不拔的政治信念,即为党、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不惜牺牲一切的崇高革命理想。这是我军能够以弱胜强的根本奥秘所在。而培养和铸就军队与军人坚定的政治信念,并不是弱势军队的专利。在近几场局部战争中展露锋芒的美军,不仅注重打造信息化武器装备的物质利刃,也同样注重打造坚定政治信念的精神锋刃。他们着力培养军队与军人对归属“世界民主支柱”的自豪感和对美国的责任感,强化军队与军人的政治信念,坚信其军事行动的“正义性”,坚信其军事实力的强大,坚定必须无条件完成任务的意志。

  就我军而言,要在武器装备和物质保障与强敌存在“代差”的情况下,使官兵能够英勇顽强地战斗,积极主动地寻求制胜之道,团结协作地形成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首先就要从坚定他们的政治信念入手,坚持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马克思主义战争观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武装头脑,从根本上解决他们为谁当兵、为何打仗等基本政治觉悟问题,强化他们“四信”的政治理想,培育他们“压倒一切敌人和困难而不被敌人和困难所屈服”的坚韧意志,努力用“政治好、称第一”为“军事好、如霹雳”铸魂奠基。

  勇于攻心夺气 强化政治攻防

  综观古今中外的战争,其始终是在两个层面进行:一个是军事层面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武力战;一个是政治层面巩固己方、瓦解敌军的心理战。在以往战争中,心理战始终处于武力战的从属地位;而在现代战争中,信息网络技术为其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心理战正以独立的姿态登上战争舞台,不战或少战而屈人之兵的作用得到前所未有的发挥。

  从近几场局部战争来看,交战双方的军事行动都是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内进行,而政治上的攻心夺气却是全方位、全过程、全天候地实施。譬如,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邀请世界各国600多名记者进行战事直播,通过“秀肌肉”的方式瓦解伊军抵抗意志;同时抽调空军第193特种大队和陆军第4心理战大队精干人员投入伊战,利用EC-130J特种作战飞机每天以5种波段、17小时的阿拉伯语广播“倒萨”,利用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和雇佣情报人员的方式离间策反伊军高级将领;抛撒2000余万份印制精美、图文并茂的传单对伊军进行劝服诱降。面对如此强大的政治攻势,伊军只能是兵败如山倒。除了战场上直接的战术心理战外,敌对双方还会竭力抢占道义上和法理上的制高点,竭力削弱和压制敌方的“政治喊话”,积极实施战略层面的心理战。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国不遗余力地动用舆论机器丑化和妖魔化南联盟领导人,一度造成南联盟政府在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中的“失声”。而南联盟政府为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支持、为凝聚国内军民的抵抗意志,竭力利用网络和新闻媒体,揭露北约军队轰炸无辜平民的暴行,并创造性地开辟了网络战场,发动民众和科技人才对北约国家政府和军队的网站进行攻击,抵制北约的舆论压制。双方政治攻防你来我往,出现白热化趋势。

  面对现代心理战,我们必须下大力气提高我军的政治攻防能力:一方面,要从平时的意识形态斗争和隐蔽斗争抓起,深刻批驳和揭露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的歪理邪说,着力增强官兵的政治鉴别力和政治免疫力,塑造官兵顽强的政治意志和政治定力,提高官兵的“四反”能力,确保官兵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政治上的清醒,能够有效应对敌人的“政治炸弹”;另一方面,要大力发扬我军瓦解敌军的优良传统,注重打造心理战专业力量、研发心理战武器装备、创新心理战训法战法、加强心理战实战演练,确保战时能够有效张扬正义之声、有效压制谣言诽谤、有效赢得道义支持、有效凝聚军民意志、有效打击作战对手。

 

  (作者单位: 军事科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学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