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小人物挑战学术权威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 ——访山西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韩彩英
2014年03月21日 15: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记者 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小人物;挑战;学术权威;韩彩英

作者简介:

  近年来,学术权威是个热门话题。一方面,许多学科的学者呼唤本学科内一言九鼎的权威能够出现并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极个别名不副实的“权威”,又恶化了学术空气,甚至影响了学术事业的正常发展。

  对此话题,山西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韩彩英是一位颇有研究、屡屡发言的学者。她曾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学者李醒民先生。

  记者发去采访提纲后很快受到回复。没想到她回复了5千多字,呼唤学术良知,抨击丑恶学风,表达了对学术事业的期望与热忱。记者从中拣选出部分发表。

  学术权威的退出与世代交替机制应受重视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学术界,各个学科的学术权威当如何产生?

  韩彩英:在我的观念中,“学术权威”作为一个特指概念,其指称的就是“权威学者”,并不指涉“权威机构”、“权威杂志”等不具个体人格的主体。

  对于学术权威的形成,我在《学术界是要政治权威还是要学术权威——与李涛和邬志辉商榷也为学术界正名》一文中指出:学术权威不是自封的,而是学术共同体成员(或者“同行”)“公推”的、“认为”或者认可的。(《理论月刊》,2013年第5期)不应该是官封或者自封的。

  我对学术权威的形成机制的看法,类似于我关于(非师徒传承型学派)“学派领袖”产生机制的看法。“一般而言,现代比较正规的学派都有共同的研究方向和思想基础, 成员之间依托经常化的交流互动,使得学术观点或者方法论倾向常有重合, 在大多数情形下成员们会公举出自己的思想领袖或者学术领袖。”(《学派观念和中国科学哲学“语境论学派”的学术特色》,《学术界》2011年第5期。)

  我特别强调“学术权威”、(非师徒传承型学派)“学派领袖”产生的自发性、自然性,我反对官封、反对自诩。

  另外,在能否发挥现实作用的意义上——特指在学术共同体中,“学术权威”还存在个“退居二线”或者“世代交替”问题,关于“学术权威”的退出机制、世代交替机制问题,学术界似乎没有讨论过;或者,“学术权威”问题还存在“现实的学术权威”与“过去的(过时的)学术权威”的区分问题,这是因为如果一个“学术权威”不再从事学术研究的时候,他就是个“过时的学术权威”,他就不应该对学术问题指手画脚!他罢手了,后学会继续尊重他,继续视为学术大家;但如果他已不从事学术,还要对学术指手画脚,就太不应该了。

  中国社会科学网:那么,优秀的学者成为“学术权威”,一般应当具备哪些资格?

  韩彩英:我曾有过笼统看法:“我们的学术界急切需要的是学术与良知皆备的学术权威、学术大师,我们的学术界急切需要驱除的是不学无术、混充内行、政治欲望大于学术欲望的政治权威。”(《理论月刊》,2013年第5期)另外,我还就这一问题比较接近之问题的“反题”有过看法:出于公共知识分子的良知,我们必须在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缺乏国际视野(在哲学人文社科领域尤为突出),缺乏学者应有的独立之学术人格,缺乏团队意识和合作精神,缺乏“标新立异”的创新思维,缺乏为学术而学术的科学精神,满足于“官本位”职称位子甚至行政位子的虚荣心理,贪图享乐和经济私欲的自私心理,在学术上漠视、 抵制、拒绝他人创新性研究的“酸葡萄心理”,人际关系重于学术关系、政治经济人格重于学术人格(将自己的社会人格诉求混同于普通民众的社会人格诉求),有些教学型高校的教授竟然混迹于麻将赌博甚至更恶劣的场合,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李春涛、韩彩英:《地方高校学派培育的必要性及应当突破的难点》,《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2012年第6期)

  学术权威回归学术本位意义非凡

  中国社会科学网:虽然不同层级的中外学者乃至一些主管人员,都在提倡挑战权威,但是应者寥寥。小人物、青年学者,乃至知名学者缘何不能挑战所谓的学术权威,是氛围?文化?机制?还是心理作祟?

  韩彩英:对与这一问题比较接近的问题我曾有过看法:对于学科发展和搞好我们的重点学科建设而言,进而对于拯救我们的学术生态而言,我们在反思外在的社会原因的同时,更应当反思我们这一社会群体的内在原因;我们在完善和强化“程序的”和“实体的”规范乃至法规的同时,更应当审视和反思我们学术生态的经常性的社会机制。这是因为,与西方人崇尚个人主义和富有理性地自我约束的文化性格相比,中国人具有压抑自我、喜欢群聚、遵从集体、盲从他人的文化性格——绝大多数学者也难逃这种宿命,而且在良知理念和伦理自省传统荡然无存、新的道德伦理尚未形成的情况下,群聚、依从(甚至“依附”)和生存命运诉托族群(在现实社会中则是泛化了的“关系”人群)等中国传统的“人情社会”因素往往对个体的日常社会活动更具导引性和约束力。在这种社会文化大背景和学术日常活动“潜”机制的情形下,为了振兴中华学术事业,也为了规范学术活动,“学派”这种中西皆有的传统学术生态模式的现实价值和重要作用就显得非同一般了。(《学派观念和中国科学哲学“语境论学派”的学术特色》,《学术界》2011年第5期。)

  还有:中国学术生态的现实状况是各种复杂原因造成的,不能归咎于任何一个个体的人。中国学术历史上虽然有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学派大发展时代,但随着秦帝国的建立,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思想上“大一统”的专制意识根深蒂固,形成了倡导人伦纲常而反对任何形式“朋党”的“道法”传统。(《学派观念和中国科学哲学“语境论学派”的学术特色》,《学术界》2011年第5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学术史上,少数权威由于各种原因阻碍学术发展的案例并不鲜见。您认为,应当如何发挥权威的积极作用,限制其消极作用?

  韩彩英:当下中国的个别“学术权威”,大多不同程度地存在“学霸”特质,因此净化和重整中国学术,试图实现中华民族学术的伟大复兴,首要任务就在于限制和分散“学术权威”的权力,在尽可能扩大学术民主的前提下,将行政与“学术权威”共同行使的权力赋予普通学者——诸如2011年之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评审的模式,取消行政干预、取消“学术权威”的决定权。同时,鼓励、倡导他们在学术研究方面发挥思想引领者、风范引领者作用,让他们回归学术本位。在学术组织领袖——包括各种学会、社科联、研究院所、研究中心和大学院系负责人(甚至大学校长)——的遴选制度上,要充分实行民主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