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列宁辩证法的内在逻辑与时代价值
2020年11月18日 08:24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20年第2期 作者:何萍 字号
2020年11月18日 08:24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20年第2期 作者:何萍
关键词:列宁;罗莎·卢森堡;苏联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内容摘要:19世纪末以来,世界历史始终是在资本与革命的力量的较量中展开的。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类思想发展作出的最卓著贡献,就是分别揭示了资本的逻辑和革命的逻辑,勾勒出世界历史的前景。这是我们研究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思想史语境,也是我们研究列宁辩证法的思想史语境。从这个语境看,列宁的辩证法揭示了帝国主义时代世界历史发展的革命的逻辑,本质上是革命的辩证法。这个辩证法的内在逻辑是由三个层面的内容构成的:其一,通过对世界历史偶然性的论证,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理论逻辑;其二,通过对认识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说明,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思维逻辑;其三,通过对抽象与具体、一般与个别的辩证关系的阐发,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实践逻辑。这个革命的逻辑向人们展示了世界历史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即政治、经济落后的国家可以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必然性链条上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把世界历史发展中的被动因素转变为主动因素。这对于我们思考当今世界历史的前景,筹划中国在21世纪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示。

关键词:列宁;罗莎·卢森堡;苏联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19世纪末以来,世界历史始终是在资本与革命的力量的较量中展开的。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类思想发展作出的最卓著贡献,就是分别揭示了资本的逻辑和革命的逻辑,勾勒出世界历史的前景。这是我们研究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思想史语境,也是我们研究列宁辩证法的思想史语境。从这个语境看,列宁的辩证法揭示了帝国主义时代世界历史发展的革命的逻辑,本质上是革命的辩证法。这个辩证法的内在逻辑是由三个层面的内容构成的:其一,通过对世界历史偶然性的论证,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理论逻辑;其二,通过对认识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说明,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思维逻辑;其三,通过对抽象与具体、一般与个别的辩证关系的阐发,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实践逻辑。这个革命的逻辑向人们展示了世界历史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即政治、经济落后的国家可以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必然性链条上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把世界历史发展中的被动因素转变为主动因素。这对于我们思考当今世界历史的前景,筹划中国在21世纪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示。

  关键词:列宁;罗莎·卢森堡;苏联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作者简介:何萍,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所所长,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今年是列宁诞辰150周年。在这150年间,世界历史发生了剧烈变化。列宁哲学就产生于这个剧烈变化的时代,并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遭遇了戏剧性的命运。列宁在世时,他的哲学思想在实践上主导了俄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历史进程,却没能在理论上得到系统阐发和深入研究;列宁去世后,列宁的哲学思想进入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视野,并在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然而,由于世界历史的变化,列宁哲学思想的研究在20世纪70年代前后遭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由于十月革命的胜利带动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蓬勃发展,以及后来苏联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起的中流砥柱作用,列宁的哲学思想成为世界进步思想的旗帜,列宁哲学思想的研究也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的主线;20世纪70年代之后,随着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改革运动的展开、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主题的变换,列宁的革命理论及其哲学思想开始受到质疑;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由于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人们转而全盘否定列宁哲学思想的价值。然而,不论是全盘肯定,还是全盘否定,列宁的哲学思想从来都没有完全淡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视野,反而凸显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中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应该采用什么语境来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是沿袭20世纪30年代苏联哲学建构的意识形态语境,还是采用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革运动中孕育产生的思想史语境?这个问题若不解决,我们就不可能客观地评价列宁的哲学思想,亦不可能客观地评价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其他哲学家的思想,更不可能解决21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面临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鉴于此,本文从考察列宁哲学研究语境的历史变化入手,建构列宁哲学研究的思想史语境,并在这一语境下考察列宁辩证法的内在逻辑,揭示列宁辩证法的时代性和民族性特征,以求通过列宁哲学这个典型的个案研究,探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的思想史语境及其建构的问题。

  一、列宁哲学思想研究语境的变化

  马克思在创立自己的哲学之初,就直接地、公开地宣称自己的哲学是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并且把意识形态纳入自己的研究之中。这就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特点。由于有了这个特点,马克思主义哲学就出现了两种研究语境:一种是意识形态的研究语境;一种是思想史的研究语境。在这两种语境中,前者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特有的,后者是哲学史研究共有的。列宁哲学正是在这两种研究语境的变换中遭遇了自己的思想命运。从总体上看,从20世纪20年代至20世纪末,列宁哲学的研究主要是在意识形态的研究语境下展开的,自21世纪初开始,列宁哲学才被置于思想史的语境下加以研究和评价。这种研究语境的转变是在相继发生的三次大的论争中实现的:第一次是20世纪20-30年代,苏联哲学界内部开展的有关列宁有没有哲学的争论;第二次是20世纪30年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对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评;第三次是20世纪90年代之后,在罗莎·卢森堡思想研究热中开展的罗莎·卢森堡与列宁思想的对比研究。考察这三次大的论争,可以使我们从列宁哲学思想研究的历程中找到今天列宁哲学思想的研究语境。

  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苏联完成了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任务,进入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的阶段。苏联社会的这一变化向苏联哲学界提出了新的理论课题,即社会主义能否在一国建成,苏联应该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等等。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苏联哲学界展开了激烈的理论争论。这场争论中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列宁思想,即列宁有没有哲学;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有没有一个列宁阶段;如果有,列宁哲学的性质和特点是什么?这场争论的结果是,肯定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有一个列宁阶段,并由此提出了列宁主义。斯大林在他的《论列宁主义基础》一文中,从论述列宁哲学与马克思哲学之间的继承和变革关系入手给列宁主义下了定义。斯大林指出,列宁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列宁的世界观与马克思的世界观是一致的,但列宁不是简单地恢复马克思的革命理论,而是面对新的形势,提出和增添了马克思的革命理论中没有的内容,发展了马克思哲学。这就形成了列宁哲学与马克思哲学之间的继承和变革关系。根据这种继承和变革关系,人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研究列宁哲学:一个是从继承方面,研究列宁哲学的世界观基础;一个是从变革方面,“叙述列宁在他的著作中所加进马克思主义总宝库的、因而自然和列宁的名字分不开的那些特别的和新的贡献”①。列宁主义就是从后一方面叙述列宁的哲学思想。据此,斯大林给列宁主义下的定义是:“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确切些说,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策略,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②这个定义突出了列宁哲学的两个重要特点:国际性和革命性。国际性是指列宁哲学的世界历史普遍性;革命性是指列宁哲学不同于第二国际时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特点。应该说,斯大林对列宁哲学的这两个特点的概括是很准确的,他在把列宁哲学与第二国际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加以比较中指出列宁哲学的革命性时,实际上已经指出了列宁哲学的民族性特点。但是,由于斯大林是在意识形态的语境下分析列宁哲学的革命性特点,所以他把列宁的革命理论看作这个时代唯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而全盘否定了第二国际时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意义。这就导致了列宁哲学思想研究的公式化,从而使列宁哲学思想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僵化和单调。20世纪70年代之后,人们对列宁哲学思想的质疑和否定就是这种僵化和单调研究的消极后果。

  与苏联哲学界讨论列宁哲学的国际性意义同时,西方马克思主义在总结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和教训中开始了对列宁哲学的民族特点的反思。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是辩证法,但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不是抽象的公式,而是具体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任何一个原理都与一定的实践相联系,都是理论与实践的总体;具体性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最本质的特征。从这一观点出发,卢卡奇对列宁哲学作了新的定位。他肯定列宁哲学具有国际性意义,但是他同时认为,列宁哲学并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列宁哲学并立的还有罗莎·卢森堡的哲学。这两种哲学分别揭示了20世纪世界历史发展的革命的逻辑和资本的逻辑,从而创造了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两种辩证法传统,其中列宁哲学创造的是革命的辩证法传统,而罗莎·卢森堡哲学创造的是历史辩证法的传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他称誉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和罗莎·卢森堡的《资本积累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在20世纪再生的“两部基本著作”③。这样一来,卢卡奇就把列宁哲学置于思想史的语境下阐发了它的国际性和民族性的特点。应该说,这一观点对于人们准确地把握列宁的哲学思想,客观地评价列宁哲学的时代价值,是极其宝贵的。然而,囿于当时的意识形态语境,这些观点不仅没有得到肯定的评价,反而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异端而受到批判。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资本主义第二次全球化浪潮的开展,罗莎·卢森堡的思想取代了列宁哲学而成为国际马克思主义学界研究的热点。这一时期罗莎·卢森堡思想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以新解密的罗莎·卢森堡文档为根据,重新评价罗莎·卢森堡与列宁在资本积累、民族自决权、社会主义民主等一系列问题上的争论。在这一研究中,人们发现,以往对列宁与罗莎·卢森堡思想之间的一些对立观点的评价缺乏文献根据,并不符合史实,因此先前在缺乏文献的情况下预设的他们之间在意识形态上的冲突是不能成立的。于是,从21世纪初开始,研究者们根据新解密的文献对罗莎·卢森堡有关俄国革命的观点、有关民族自治的观点等进行了考据性的研究,否定了罗莎·卢森堡与列宁在这些观点上的绝对对立。面对这些考据性研究成果,研究者们意识到,要纠正以往列宁和罗莎·卢森堡思想研究中的诸多不实之处,客观地评价他们的思想,发掘其中对我们今天有价值的思想资源,就必须消除先前的意识形态语境,建构思想史语境。这里所说的思想史语境,就是既肯定列宁与罗莎·卢森堡之间在一系列观点上的差异,又不把这些差异绝对对立起来,而是强调两者的互补性。《罗莎·卢森堡全集》第8卷④主编霍尔格·波利特指出,列宁与罗莎·卢森堡之所以在同一问题上持不同观点,是由他们所处的历史背景和各自不同的革命经历造成的:罗莎·卢森堡的观点出自她所处的西欧社会民主党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背景,是她经历无数次的西欧革命失败而得出来的,而列宁的观点出自他所处的俄国革命的历史背景,是不断总结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经验得出来的。⑤这就肯定了罗莎·卢森堡和列宁思想各自的民族性特点及其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思想中的互补性。保尔·莱·布朗克从思想史的语境考察了罗莎·卢森堡的《资本积累论》和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对帝国主义现象的不同解释和他们之间围绕组织问题所展开的争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不论是列宁还是卢森堡,他们在各种争论中的所有观点也不总是正确的(或不正确的),但是,他们二人却互相给予了各自所没有的东西。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理解他们二人的出发点。”⑥波利特和布朗克的这些评价代表了21世纪列宁和罗莎·卢森堡思想研究的主流观点。从这一观点看,列宁的思想并没有因为罗莎·卢森堡思想研究的兴盛而被全盘否定,反而在对大量文献的充分考据研究的基础上得到了肯定,不过这种肯定不是在人为设定的意识形态的语境中实现的,而是在基于文献学研究而建构的思想史的语境中实现的。

  用历史的观点分析上述三次大的争论,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1)自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以来,世界历史始终是在资本与革命的力量的冲突和较量中展开的。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类思想发展作出的最卓著贡献,就是分别揭示了资本的逻辑和革命的逻辑,勾勒出世界历史的前景。这是我们研究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思想史语境。这一思想史语境应该成为今天列宁哲学思想的研究语境;(2)在列宁的哲学思想中,最核心的也最能体现其哲学传统的部分,就是辩证法;(3)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传统中,列宁的辩证法属于革命的辩证法传统,它所揭示的是世界历史发展中的革命的逻辑。基于这三个结论,本文以列宁的辩证法为主题,采用思想史的语境,分析列宁的革命的辩证法的内在逻辑。

  本文认为,列宁的革命的辩证法的内在逻辑是由三个层面的内容构成的:一个层面是通过对世界历史偶然性的论证,建构了革命的辩证法的理论逻辑;一个层面是通过说明认识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建构了革命的辩证法的思维逻辑;一个层面是通过阐发抽象与具体、一般与个别的辩证关系,建构了革命辩证法的实践逻辑。下面,本文将结合当时世界历史发展和俄国革命的历史背景,逐一考察这三个层面的内容,揭示列宁创造其革命的辩证法的逻辑理路。

 

作者简介

姓名:何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