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新闻传播学专题 >> 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审定学术交流网 >> 审定工作文存1
术语之道三题
2015年06月17日 12:22 来源:《新闻与传播研究》2014年第11期 作者:宋小卫 张冬冬 字号

内容摘要: 2013年9月,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以下简称“全国科技名词委”)增设了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审定分委员会,我国新闻学与传播学领域的名词审定工作随之正式启动,其主要任务,是按照规定的程序和写作标准,编制出本学科的专业术语集《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再经由全国科技名词委审定后公布适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是名词还是术语?

  2013年9月,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以下简称“全国科技名词委”)增设了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审定分委员会,我国新闻学与传播学领域的名词审定工作随之正式启动,其主要任务,是按照规定的程序和写作标准,编制出本学科的专业术语集《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再经由全国科技名词委审定后公布适用。

  应予说明的是,上述“名词审定委员会”“名词审定工作”所称的“名词”,均非语法意义上的名词,而是泛指学科领域中表达各种专业概念的词语指称[1],它既包括名词性词语,也包含有形容词、动词性词语。例如,“传播”“采访”“报道”“反馈”等名动同形词,既是名词,也可当动词用,属于兼类词性质的概念指称,而“党管媒体”“议程设置”“书报检查”“媒介融合”等短语词或复合词,则属于动词词组性质的专业概念指称[2]。所以,依常理下判,将“名词审定委员会”“名词审定工作”改称为“术语审定委员会”“术语审定工作”,可能更恰切一些。

  实际上,全国科技名词委的英译名称(China National Committee for Terms in Sciences and Technologies)中,Terms一词的中文通译即为“术语”而非“名词(Noun)”;国内研究语言学的知名学者和主持名词审定工作的专家也多次确认,“名词审定”之“名词”,义同“术语”[3]。

  国务院曾在1987年8月12日的国函(1987)142号批复中明确指出并确认:“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注:全国科技名词委的前称)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审定、公布各学科名词,是该委员会的职责范围,经其审定的自然科学名词具有权威性和约束力,全国各科研、教学、生产、经营、新闻出版等单位应遵照使用。”2000年以后,全国科技名词委组建的各学科分委员会扩展至社科与人文学科领域,先后组建了语言学、教育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宗教学、中国古代史、考古学、新闻学与传播学等学科的名词审定分委员会,前述国函(1987)142号批复的效力,在无明文否定的情况下,理应适用于社科与人文学科名词审定分委员会审定公布的学科术语。有意思的是,全国科技名词委2011年审定公布的《语言学名词》中,对“名词(Noun)”的定义是:“表示人或事务名称的词。例如‘孔子’‘母亲’‘桌子’‘光速’。其语法特征是:主要充当主语和宾语;一般能用数量短语修饰,不能用副词修饰。”[4]对“术语(Term;Terminology)”的定义是:各门学科的专门用语,在专业范围内表示单一的专门概念,如语言学术语‘主语’、哲学术语‘物质’、政治经济学术语‘商品’等。在一定条件下,某些术语可由专门意义引申出一般的意义,从而获得全民性,成为一般词语。例如‘腐蚀’‘消化’等。”[5]

  根据名词审定对于概念定名的要求,一个概念一般仅确定一个与之相对应的规范中文名称,也就是说,在全国科技名词委公布的各学科名词中,“名词”、“术语”作为两个被收录的词条,可能仅见于已经出版的《语言学名词》;即便将来其他学科名词中也收录有“名词”和“术语”两个词条,按照“当同一个概念在不同学科中的名称不一致时,应根据‘副科尊重主科’的原则统一定名”的惯例[6],《语言学名词》中有关“名词”和“术语”的定义也应被视为具有权威性和约束力的标准定义和概念定名。因此,作为负责组织各学科名词审定、公布及协调、推广应用工作的全国科技名词委,出于率先垂范的考虑,当可援用《语言学名词》的规范定名重新标示自己的机关名称。不过,全国科技名词委的现行名称也并非全无来由,事实是,“我国自 20 世纪初开展术语审定工作以来,相应的专门机构名称中一直带有‘名词’二字:从 1909 年的科学名词编定馆,到 1919 年的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再到 1950 年新中国成立的学术名词统一委员会和 1985 年的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直到今天的全国科技名词委。这些机构颁布的各学科规范术语都被称为‘××学名词’”[7],可见将“名词”作为“术语”的异名使用,自有其百年的历史积习,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其准确性、科学性牵强,一时也难以轻易改动。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在新闻学与传播学领域的名词审定工作中,明确地将收词范围定位于“术语”而不仅限于语法意义上的名词,诸如“信息传播技术与农村发展(ICT for rural development)”、“传播能力建设(Capacity building for communication)”、“用时间消灭空间”、“用事实说话”、“种牛痘”、“政治家办报”、“有闻必录”、“新闻、旧闻和无闻”、“开天窗”、“四级办广播、四级办电视”等词组型的、行话类的术语化表述,应可纳入《新闻学与传播学名词》的收词清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