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动态
资料缺乏阻碍情报史研究
2015年12月16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玉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海12月 12日电(记者李玉)情报战不仅是战争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也经常会对战争的走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12月 11日,在“情报战与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上海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徐有威表示,对于中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抗日战争史研究而言,“情报战”这一研究领域蕴含着大量丰富的历史信息,有待学术界深入发掘。”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表示,在情报史研究中,特别要注重学术研究的标准和规范。目前,研究主要利用三种史料——档案文献、口述记载和当时出版的刊物。程兆奇认为,由于这三种史料各有长短,在研究过程中必须认真甄别使用,尤其是当事人的口述记载,须辅以其他一手资料佐证。此外,“当时公开发行的刊物资料,在情报特工史研究中也有着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

关键词:研究;隐蔽战线;程兆奇;刊物;档案资料;情报战;战争史;中国;上海大学;马振犊表示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报上海12月12日电(记者李玉)情报战不仅是战争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也经常会对战争的走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12月11日,在“情报战与近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上海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徐有威表示,对于中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抗日战争史研究而言,“情报战”这一研究领域蕴含着大量丰富的历史信息,有待学术界深入发掘。

  “隐蔽战线的斗争是中国近现代政治、军事斗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缺少了这部分内容,历史是不完整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馆长马振犊表示,隐蔽战线历史研究因此也受到中共党史学界的重视。但是,档案资料的缺乏是目前情报史研究的最大障碍。

  马振犊表示,一方面,当年国民党离开大陆时选择性带走大量档案资料,而有关隐蔽战线的档案在台湾处于不公开的状态。即使有部分公开的情报档案,也缺乏记录当时秘密活动的文件。另一方面,很多隐蔽战线工作是不留档案的,有些历史事件想在档案文件中找到证据十分困难。

  “从现在逐渐解密的档案文献来看,抗日战争时期各方关系错综复杂,斗争的复杂性非今人所能想象。”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表示,在情报史研究中,特别要注重学术研究的标准和规范。

  目前,研究主要利用三种史料——档案文献、口述记载和当时出版的刊物。程兆奇认为,由于这三种史料各有长短,在研究过程中必须认真甄别使用,尤其是当事人的口述记载,须辅以其他一手资料佐证。此外,“当时公开发行的刊物资料,在情报特工史研究中也有着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程兆奇说,然而这些刊物有些在当时并非中立立场,甚至本身就是日本、欧美在华的“舆论窗口”。鉴于抗战时期异常激烈的舆论战,今天的学者引用报刊资料时也必须谨慎,需要与其他文献资料相互印证,乃至分析报纸内容所表达的真实意图。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宇)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