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学科纵横 >> 法学家
知识产权制度应解决实际问题 ——访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李明德教授
2014年12月23日 17:30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殷立飞 字号

内容摘要:无论是法律的修订,还是知识产权司法制度的完善,都应当是面向实际,解决问题。

关键词:修订;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知识产权保护;创新;侵权;商标;著作权法;李明德;知识产权案件

作者简介:

 

 

 

  提要:无论是法律的修订,还是知识产权司法制度的完善,都应当是面向实际,解决问题。显然,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就是为了解决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中存在的问题,就是为了保护创新进而鼓励创新。

  12月1日,第六届深圳学术年会在南山区科技园举办了一场《高科技企业如何加强自身知识产权保护》为题的高端学术讲座。受邀主讲人、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李明德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也许是得知了记者和他一样,是学历史出身的缘故,李明德用历史的口吻,讲述了知识产权法立法和修订的“前世今生”。结合国际案例,对修订中面临的内外环境,知识产权法未来的走向等话题做了深刻地分析。

  A、现在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发展时代,需要智力和智慧的支持

  深圳特区报:知识产权法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备的法律体系。但是,在实际维权中,也有人认为知识产权法形式大于实际作用,您对此怎么看?

  李明德:知识产权保护的确存在周期长、举证难、维权成本高、赔偿低、效果差等问题,这和我们的立法步伐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知识产权法的制定和修改发展得太迅速了,用二三十年时间就走完了其他国家二三百年的历程。

  中国知识产权法的制定和修改,开始主要是因为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的需要。1978年以后,中国对外开放,得接受国际上通行的游戏规则。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相继制定了《商标法》、《专利法》,90年代又制定了《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规。在此之后进行了三轮修订。第一轮修订是因为1992年中美第一个谅解备忘录,中国承诺了要修订《专利法》,保护商业秘密,以及加入保护文学艺术作品的《伯尔尼公约》。第二轮修订主要是2000年到2001年,中国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必须修改知识产权法律,使之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如果说中国制定知识产权法院,第一轮和第二轮修订知识产权法律,都是迫于外来的压力,那么2008年开始的第三轮修订就是在没有外来压力的情况下,依据中国社会自身的需要而修订。随着转变发展模式、产业升级、技术创新和提升核心竞争力,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现在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发展时代,社会经济的发展更需要智力成果和智慧的支持。或者说,社会经济的发展要更多地依靠技术创新、文化艺术作品的创新,以及品牌的提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秦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