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把”字式和“被”字式成分语义角色的系统功能语法作格解释
2015年03月31日 16:39 来源:《当代语言学》(京)2014年4期 作者:杨国文 字号

内容摘要:在SFG中,用以分析过程及物性的作格模式是整个及物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作用并不在于标示语法上的作格和自足格,而是在于利用作格分析的基本特征概括过程类型和语义角色,确定过程的核心构成和语态。     作格模式对过程语义角色的概括性定义及其非线性结构表达式使语法分析更加方便,特别是便于分析那些不同语态的句式结构。2007)表明,“把”字式和“被”字式的成分语义角色也可以用作格模式来解释,我们从中不仅可以看到SFG作格模式在用以分析不同种类的过程及其语义角色方面所具有的概括性和一般性,也可以看到中介成分和外加参与者成分在句式意义方面的不同功用。第一,该模式将中动句的固有参与者成分和施效句的受影响类参与者成分等同对待,称为中介,具有作格系统的基本语法特征。

关键词:语法;汉语;语义;分析;中介;句式;主语;作格模式;及物;参与者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国文,女,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兴趣:现代汉语句法语义、应用语言学,代表作:The Semantics of Chinese Aspects和“汉语‘被’字式在不同种类的过程中的使用情况考察”,E-mail:yanggw333@sina.com(北京 100732)。

  内容提要:本文介绍系统功能语法(SFG)的及物性作格解释模式,并根据该模式对汉语“把”字式和“被”字式成分的语义角色进行分析。SFG作格模式将中动句的固有参与者成分和施效句的受影响类参与者成分等同对待,表现出传统作格系统的基本语法特征。SFG用以解释过程及物性的作格模式容纳了广义的施受关系,而并不局限于某一类动词和过程;同时,SFG强调施动者在非中动句中的使役作用。SFG及物模式和作格模式是英语及物系统中两个在词汇意义和语法形式上具有互补作用的组成部分。SFG作格模式强调句式成分语义角色功能的概括性,也强调施动特征对语态的影响。研究表明,SFG作格解释模式也适用于分析汉语。汉语的“被”字式和“把”字式在功能上属语态范畴,在形式上与传统作格语言的句式相似。我们在分析“被”字式和“把”字式的过程角色时,借助SFG作格模式的中介、施动者和范围的不同功能特性,不仅可以增强描述的概括性,也能够较为充分地说明在这两种句式中,为什么动词前有些成分甚至可以经常省略,有些成分则不能省略。

  关 键 词:及物系统/作格模式/“把”字式/“被”字式/语态

 

  1.SFG的及物性作格解释模式

  在系统功能语法(SFG)(Halliday 2008[2004])中,小句的概念功能是通过特定的过程(process)表述来实现的。过程是表示现实世界经验意义的语义框架,以动词为中心(动词标示为Process),包括若干参与者成分和环境成分。根据不同的义类,过程分为六种(Halliday 2008[2004];Halliday and Matthiessen 2008[1999]):物质、心理、关系、行为、言语、存现。过程分类是SFG及物性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区分和表达经验意义的有效手段,在这方面,SFG和传统的及物思想相吻合,与此相关的过程语义角色分析方法称为及物模式(transitive model)。一些研究成果已表明,在过程分类、过程角色等方面,汉语和英语非常相似(McDonald 1998;胡壮麟1999;周晓康1999;Halliday and Matthiessen 2008[1999];黄国文2006;杨国文2001,2002;Yang 2004,2007;Halliday 2007[2005];胡壮麟等2008;黄国文2009;彭宣维2011)。除了及物模式,SFG在分析过程的语义框架时还同时运用了另一种模式,即作格模式(ergative model),作为对及物模式的必要补充(Halliday 2008[2004]:280-300)。下面我们先简略介绍一下作格概念的由来,并说明SFG理论和一些其他语法理论在运用作格概念进行语法分析方面的主要区别。

  作格原本是西方传统语法中标示及物动词常规主语的一种语法格。就像在有些语言中,如英语,语法分析主要依据“主格-宾格”关系一样,在作格语言系统中,主要依据“作格-自足格”(absolutive)关系。作格名词相当于英语及物小句中的主语,自足格则相当于不及物小句中的主语或及物小句中的直接宾语(Comrie 1979,1989;Dixon 1994;Whaley 2009[1997]),作格语言的基本句式是NNV,如(1-3)所示。(1-3)是澳大利亚地域基于作格系统的Dyirbal语,引自Dixon(1994:10),例句注释中的ERG和ABS分别表示作格和自足格,S表示不及物句的主语,O表示及物句中的直接宾语,A表示及物句中的主语。

  (1)yabu banaga-H1Z1187.jpg 

  mother+ABS  return-NONFUT

  mother(S)returned

  (2)ηuma yabu-ηgu bura-η

  father+ABS mother-ERG see-NONFUT

  mother(A)saw father(O)

  (3)yabu ηuma-ηgu bura-η

  mother+ABS father-ERG see-NONFUT

  father(A)saw mother(O)

  虽然主格-宾格关系和作格-自足格关系分别存在于两种不同的语言系统中,但实际上,如Comrie(1979)、Whaley(2009[1997])等学者所指出的,世界上有不少语言同时使用这两种关系模式,只是不同语言所表现出的作格性质的程度不同。汉语具有孤立语的性质,缺乏形态变化,其句式成分间的语法关系不便统一使用“作格-自足格”关系来表示,比如,不能将“把”字式中“把”引出的名词成分都视为自足格(Li and Yip 1979),但是,我们也看到,作格系统基本的语法特征在汉语里还是有所体现的。作格系统最基本的语法特征,就是将不及物句中的主语和及物句中的宾语等同对待——都标为自足格。汉语没有形态,因此不能将这二者标示为相同的格属性,但我们却可以在必要时将它们视为同一的功能成分。Halliday(2008[2004])认为,有作格关系的语言现象非常普遍,目前作格解释模式本身在英语语法中也已非常系统化。在SFG中,用以分析过程及物性的作格模式是整个及物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作用并不在于标示语法上的作格和自足格,而是在于利用作格分析的基本特征概括过程类型和语义角色,确定过程的核心构成和语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作格分析模式是广义的。该模式并没有直接涉及作格和自足格这种用于形态标记的术语,而使用的是“施动者”(agent,基本术语沿用彭宣维等(2010))和“中介”(medium)这样的功能性称谓,而且,这两对关系的意义并不完全对应。譬如,在SFG中,只有受影响类参与者成分才可以充当非中动句/施效句(effective clause)的中介,而对传统的作格系统来说,直接宾语(SFG中称为直接补语,本文亦使用此术语)通常s都是自足格(如(2-3)所示)。SFG的作格分析模式原则上不仅适用于有形态变化的英语,也适用于缺乏形态变化的汉语,特别是在语态分析方面,这是本文所要讨论的主要内容。

  以上谈到的是作格概念的语言学渊源。有必要给予强调说明的是,尽管SFG理论和一些其他语法理论(包括形式语法理论)都涉及作格这一语法概念,但在研究对象和方法上有很大区别。譬如,形式语法的研究主要针对词法和句法层面形态上的标记作用,SFG的研究则着眼于成分在语义层面的角色功能。不同语法理论对作格系统中一些相关术语(如中动句)的定义也不相同。在SFG中,中动句指过程与施动特征无关,而不是指对应于及物句的隐性被动,因为施动者根据特定上下文可以省去(Halliday 2008[2004]:285-6)。在过程涉及范围成分时,中动句也可以有语态被动的形式(Halliday 2008[2004]:290)。非中动句/施效句与施动特征直接相关,施动者被视为一种使役力(causal energy,Halliday and Matthiessen 2008[1999]:559),其介入使得中介成分参与某种行为或改变自身状态。SFG用以解释过程及物性的作格模式容纳了广义的施受关系,而并不局限于某一类动词和过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