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神经语言学
“唯递归假说”及其证据  ———项基于儿童内递归能力发展规律的实验研究
2015年05月26日 15:00 来源:《外语教学与研究》(京)2014年第20146期 作者:杨彩梅 字号

内容摘要:其他答案中,大部分虽然含有以“哥哥”为中心语的关系结构,但不是预期的内递归结构,比如“他的狗不戴眼镜所以他是不戴眼镜的哥哥”,“戴帽子的狗的那个哥哥”,“狗没戴眼镜的哥哥”。第一类如“他的狗不戴眼镜所以他是不戴眼镜的哥哥”,“不戴眼镜的哥哥”,“戴帽子的哥哥”。由于在图4中“哥哥”戴眼镜但不戴帽子,“狗”不戴眼镜但戴帽子,所以这类表达表明受试正尝试着产出预期答案“这是牵着没戴眼镜/戴帽子的狗的哥哥”,但最终还是失败,这类表达也不合成人语法。其他答案,比如“不戴眼镜的狗”等以“狗”为中心语的关系结构和“戴眼镜的哥哥拉着戴帽子的狗”,“哥哥牵着没有眼镜的狗”等陈述句则表明受试没能理解诱导语中的二级内递归结构,也就不会产出相应的二级内递归结构了。

关键词:语法;测试;图;哥哥;嵌套;眼镜;语言;产出;假说;答案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彩梅,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苏 苏州 215006)。

  内容提要:2002年,Hauser、Chomsky和Fitch提出“唯递归假说”,认为“递归”这一计算机制为人类自然语言所特有,是人脑的先天属性。十多年来研究者尝试从不同角度证实或证伪该假说。然而他们都未对“递归”给出确切的定义,导致结论之间缺乏可比性和连贯性,语言与递归的关系至今仍不明确。儿童语言递归能力获得研究对这一问题的探索和解决至关重要,因此,本文在明确“递归”定义的前提下,通过“看图-诱导产出”实验和“看图-听题-选图”实验研究3~10岁儿童“内递归”结构理解和产出能力的发展规律,并尝试从这一角度推测“唯递归假说”的合理性。

  关 键 词:唯递归假说;内递归;证据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研究受到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子句论元的语段性质及指称实现研究”(13BYY005)、第六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儿童语言习得和语言障碍中的递归研究”(2013T60232)和第51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项目“2-10岁儿童句法发展关系化检测”(2012M510693)的资助。

 

  在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中,递归指在函数的定义中重复使用函数自身的方法。例如,“成吉思汗的后代”的定义是:如果某个人的父亲是成吉思汗,或者某个人的父亲或母亲是成吉思汗的后代,那么这个人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从上世纪中期起,递归这一概念开始进入语言学领域,例如生成语法将递归看成是句子生成的重要计算机制(Chomsky 1957/2002,1995),功能语法指出短语、句子、语篇和语用中皆存在递归现象(Levinson 2013,2014;陆丙甫1983;黄国文1998;钱冠连2001)。2002年,Hauser、Chomsky和Fitch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出“唯递归假说”(the Recursion-Only Hypothesis,ROH),将递归在语言中的地位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ROH认为,狭义上的语言机能只包括递归这一计算机制,且递归为人类自然语言所特有,是人脑的先天属性,其他动物的交际系统中没有递归。

  人们对ROH的理解和著名的“乔氏层级假说”密切相关①。“乔氏层级假说”指出:语法有“有限状态语法”(Finite-State Grammar,FSG,即下页图1中的小圆)和“语境无关语法”(Context-Free Grammar,CFG,即图1中的大圆)两个不同层级;FSG包括

  Fitch & Hauser(2004)采用“人工语法学习范式”对成人和棉顶猴进行对比实验②,尝试从声学型式角度来证明内递归为人类自然语言所特有,因此人类自然语言的语法是CFG。这一研究被很多人(比如Gentner et al.2006;Hochmann et al.2008;Abe & Watanabe 2011:Lowenthal & Lefebvre 2014和Levinson 2013,2014)认为就是用来证实ROH的。

  

  然而,Lowenthal & Lefebvre(2014:V)指出,以往研究都从未对“递归”给出确切的界定,因此结论之间缺乏可比性和连贯性,语言和递归的关系也就至今不明确。Martins & Fitch(2014:16-17)指出,以往的递归研究主要存在三个问题。其一,不同研究领域对“递归”的界定不同,导致结论之间缺乏可比性和连贯性。其二,递归涉及运算(algorithm)、结构(structure)、思维复现能力(mental representational ability)等不同层面,一个层面的结论不一定适合于另外的层面。例如,递归运算和迭代运算都可生成递归结构。又如,个体虽能产出递归结构,却有可能没有该结构的思维复现能力,就像个体能产出心跳时间系统却没有该系统的思维复现能力一样。其三,如果要弄清语言与递归的关系,从而解决模块论-超模块论(modularity-supramodularity)之争,就必须有一个适合于这两个理论假设的递归定义,然而从未有人给出这样的定义。Pérez-Leroux et al.(2012)指出,儿童语言递归能力的发展研究对揭秘语言-递归关系非常重要,然而这方面的研究甚少,只有Roeper & Snyder(2005)和Roeper(2011)等几篇文章。而且Roeper和Pérez-Leroux等人的研究只涉及尾递归,没有涉及更为重要的内递归。

  基于以上研究现状,本文试图在明确“递归”定义的前提下,通过调查儿童内递归结构理解和产出能力的发展规律来推测该递归界定下ROH的合理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