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聚焦
重读《过去》:郁达夫澳门行踪考
2014年03月13日 09:53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3年10期 作者:杨青泉 字号

内容摘要:郁达夫是否来过澳门至今尚存在争议。从小说《过去》来看,众多具有澳门特征的细节被郁达夫刻画得栩栩如生。小说中有关上海故事的回忆与他真实的人生经历有重合的轨迹;M港、H港、C省城与澳门、香港、广州有对应关系,P街、大市街、百货商店、望海酒楼、李白时所住旅馆都可以找到它们的位置。根据《致玄背社》《沪粤途中在香港酒店赠友人》《劳生日记》三则线索,并结合其他材料综合分析后有理由相信:郁达夫到过澳门。

关键词:郁达夫;过去;澳门;广州;小说;上海;劳生日记;旅馆;年谱;文艺出版社;薪水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郁达夫是否来过澳门至今尚存在争议。从小说《过去》来看,众多具有澳门特征的细节被郁达夫刻画得栩栩如生。小说中有关上海故事的回忆与他真实的人生经历有重合的轨迹;M港、H港、C省城与澳门、香港、广州有对应关系,P街、大市街、百货商店、望海酒楼、李白时所住旅馆都可以找到它们的位置。根据《致玄背社》《沪粤途中在香港酒店赠友人》《劳生日记》三则线索,并结合其他材料综合分析后有理由相信:郁达夫到过澳门。

  【关 键 词】郁达夫/《过去》/澳门

  【作者简介】杨青泉,澳门大学中文系

 

  郁达夫究竟是否来过澳门?这是郁达夫研究与澳门研究中的一段公案,至今尚未得到明确解答。说他没来澳门,主要依据当然就是根据“郁达夫日记”及相关材料所编写的“郁达夫年谱”。在1922年7月20日他结束十年留学生活回国后至1927年2月1日于《创造月刊》第1卷第6期发表小说《过去》这段时期内,确实难找到郁达夫到过澳门的证据。邱岭的《郁达夫小说创作的三个阶段》,将郁达夫1921年9月至1925年冬的行踪简要叙述并结合男主角李白时“南下疗养”这一举动,得出一个并不确定的结论:“总之,作品中的李白时与现实生活中郁达夫所走的,似乎是相互平行的两条路,自始至终没有相交过。”①不过他又同样肯定了小说《过去》“作品中描写的M港种种特征,也都与澳门当时的实际情况相符”这样一个客观事实。香港文史学者方宽烈肯定郁达夫来过澳门的说法,他把自己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澳门的生活经历与小说《过去》进行比对,通过找到“郁达夫日记”记录的“空白”,从而“断言”郁达夫曾经在澳门逗留过几天。②尽管方先生的文章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论文,但大胆推测的勇气值得钦佩,此文大概为目前所见仅此一篇敢于正式提出郁达夫来过澳门的文章(此前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有一句话的交代:“故事开头说到三年后主人公在澳门疗养肺病”③)。

  一 上海与《过去》

  前述邱岭文章否认郁达夫来过澳门的一个关键点,在于小说有很多文字都是回忆李白时在上海时与老二、老三交往的故事,而这段故事时间设定于李白时与老三在M港重逢的“两三年”之前。如果李白时是郁达夫的化身,那么郁也应该与之有时间上的对应,但郁留学回国后到创作《过去》前,在上海的时间屈指可数,因此邱岭对此质疑:“但现实生活中的郁达夫,1925年冬在杭州、富阳疗养,1924年一年在北京,1923年初与妻小一起在安庆。1922年1月由安庆到上海,3月初即往日本,在上海只住了短短一个多月;而1921年9月份之前,他还在日本……”④邱岭特别强调了郁达夫这段时期不在上海而在别处的情形,如果粗略地看,让人感觉郁达夫这4年里好像只在上海住过1个多月,实际情况是否如此?查阅郁达夫传记与年谱,他这段时期不仅每年都在上海住过,而且总计停留时间长达1年左右。⑤其中停留时间最长的是1923年,这年2月及4月初至10月初(邱岭似乎有意无意地把这半年时间略去了)郁达夫都在上海;来往上海次数最多的年份是1922年,分别在1月至3月1日、5月初至6月初、7月20日至9月都到过上海;此外1921年9月至10月,1925年冬去杭州、富阳疗养前的11月至12月都在上海;而1924年郁达夫也并非一年都只在北京,他5月间在上海办理了创造社结束工作。⑥这样看来邱岭的论述是有疏漏的,接下来的结论就站不住脚了。

  1921年9月至1925年冬的郁达夫与小说《过去》中李白时在上海生活的经历是完全可以相交,并不是“相互平行的两条路”。小说中还提到过“民德里”这样一个上海的地名:“大约认不清了吧!上海民德里的那一年新年,李先生可还记得?”⑦郁达夫显然是把他在上海泰东图书局的住所名称进行了一下“整合”:

  郁达夫在泰东图书局所受到的待遇……先拿宿来说,泰东的整个编译所,都挤在德福里。⑧(1921年)回国之后,郁达夫先到上海,和郭沫若同住于哈同路(今铜仁路)民厚南里的泰东图书局编译所新址。⑨(1922年)

  郁达夫取“民厚南里”与“德福里”两个地名的首字,组合成了《过去》中的“民德里”。而且1922年的农历春节是公历1月28日,这个时候郁达夫恰好在上海,是他自1921年9月从日本回国后过的第一个春节。小说中对“旧历新年”(《过去》第10页)这个时间也有交代,并且小说中还有“我和她在大马路市政厅听音乐”(《过去》第9页)这个上海时髦生活的细节。“因此我在民德里住不上半年,陈家的大大小小,却为我取了一个别号……”(《过去》第6页),同样可以与郁达夫在上海的停留时间相互印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