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路被鞋子磨亮
2018年08月06日 10:2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周蓬桦 字号
关键词:父亲;寂寞;安全员;鞋子;石磨

内容摘要:霞光在树梢上升起,像新鲜又好看的绸缎,水汽从地下冒出来,制造着好闻的气息——这是一片银塔结构的森林,和自然界的森林一样。安全员的一天,是用脚步丈量的一天,岁月在增,四季在轮回,鞋子磨穿了一双又一双,而厂区的路面依然坚硬。那些路被他的鞋子磨得又光又亮,在深黑的夜里听得懂他的心事。

关键词:父亲;寂寞;安全员;鞋子;石磨

作者简介:

  霞光在树梢上升起,像新鲜又好看的绸缎,水汽从地下冒出来,制造着好闻的气息——这是一片银塔结构的森林,和自然界的森林一样。到处湿漉漉的,草尖上挂满了露珠,被鞋子踢落。30多年前,他做了工厂里的安全员。从那一刻起,他开始了一个人在白天游走、在深夜巡逻的漫长生涯。

  安全员的一天,是用脚步丈量的一天,岁月在增,四季在轮回,鞋子磨穿了一双又一双,而厂区的路面依然坚硬。那些路被他的鞋子磨得又光又亮,在深黑的夜里听得懂他的心事。

  空气凛冽,风呜呜作响。巡检,防火,一双鹰隼的眼,及时发现隐患,他给每一道装置都取了名字,作下标记,刻入脑海。美丽的编号从零开始,抵达未知与无限。

  那时候他还小,刚刚从父亲手里接过安全员的接力棒,头一天,父亲带着他逛遍了整个厂区,手把手地传授技艺,眼力和心力。父亲表情严肃,平时脾气很火爆,像山一样沉默寡言,但那一天却滔滔不绝地对他说了那么多、那么多。成千上万的话语在父亲严肃的表情里融化。

  开始,他认真地听着父亲的唠叨,甚至极力压抑着内心的兴奋——他为一个即将到来的事实而兴奋:从这一刻起,他长大了,成了一名骄傲的石化工人。他原本在一个山村的林子里出生,在林子里长大,对山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然而,当一座工厂的安危属于他一个人时,沉重感爬上了心头。整整一天结束了,夕阳收工,上夜班的工友仍然忙碌穿梭,塔林披上了庄重的夜色,他开始了夜间巡逻。

  多少年过去,他已经成长为一名不折不扣的汉子,他的本领过人,在月光下可以发现一颗松动的螺丝钉。长年的劳作让他体魄强健,他一顿饭吃得下10张麦子面的煎饼,喝3碗野菜粉丝糊拉汤,再吃半盆猪下货和一碗辣椒酱。时常,他正吃着饭,忽然听到异常的响声,他抓起3只大包子就朝装置区跑去。

  他能用眼睛看出塔林的微小变化,耳朵能分辨出风声、鸟声和锯声,他能从百里之外闻到山火的气味。

  时常,他用一只手转动石磨像转动岁月的唱片,更多的路面被他的鞋子磨亮。

  后来,他搬进了一座山上屋,那里安静得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响声和泉水流淌的声音;伸出缺乏钙质的手掌,摸一摸树身上的疤痕和泪痕,抱住一棵最粗壮的树,贴上滚烫的脸颊,听一听树的心脏在怎样怦怦地跳动,感应着岁月的沧桑、年轮的滚动和青草的呼吸。

  深夜,他举着灯盏,沿着石磨亮的路面,一棵树一棵树地寻找,每一棵银塔树都在讲述一个长长的故事;每一棵银塔树的身上,都隐藏着一个神秘的洞穴。

  他太知道一个安全员的孤独与寂寞,一个人守着装置,一待就是一生。

  秋天,山上的野果挂满枝头,怎么吃都吃不完,山上不知名的花朵和植物美到了极致,它们在风中张开嘴巴,似乎想说什么,他把脸贴上去聆听,聆听,听了半天才知道它们都不能发出声音。它们永远说不出人的语言。那一年,他对5岁的儿子说:儿子,你知道一个人在深夜转悠,需要和另一个人说说话,拉拉家常。在黄昏,在泉边,在每一株寂寞的山楂树下。树寂寞了还会开花结果,鸟寂寞了会在枝头歌唱,人寂寞了却只能默默忍受。

  那时候,儿子还太小,只知道快乐地玩耍,即便玩耍时不小心被石块绊倒,磕破了额头,也只是哇哇地哭几声,然后又继续快乐地玩耍。白天他手持弹弓追赶麻雀,夜晚他怀抱木枪含笑睡眠。儿子,你快乐地朝前跑去,还不懂得一生的含义。一生就是一辈子,而人,只活一个一生。

  在这幢孤独的屋子里,凝聚着几代石油人的魂魄和气息,它们穿越时空,化作了山的影子和树的形象,给他的肉体注入能量,在无数风雨交加的天气,护佑设备歌唱、装置平安。

作者简介

姓名:周蓬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