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谈雅量
2020年06月24日 15:37 来源:文艺报 作者:李建永 字号
关键词:蒋干;恢廓;周瑜;雅量高致;雅量

内容摘要:试想,雅量和周瑜可能联系在一起吗?凡读《三国演义》者,都知道“三气周瑜”的故事。东吴大都督周瑜因气量狭小嫉贤妒能,怀揣“既生瑜,何生亮”的“小心眼子”这是古典文献中雅量一词的最早出处。换言之,中国历史上最早被誉为有雅量者,正是周郎其人。也许是受到《三国志·周瑜传》“性度恢廓”的框框所拘囿吧

关键词:蒋干;恢廓;周瑜;雅量高致;雅量

作者简介:

  试想,雅量和周瑜可能联系在一起吗?

  凡读《三国演义》者,都知道“三气周瑜”的故事。东吴大都督周瑜因气量狭小嫉贤妒能,怀揣“既生瑜,何生亮”的“小心眼子”,被足智多谋的蜀国军师诸葛亮给活活气死了!然而,这只是“小说家言”,正史记载与之恰恰相反。《三国志·周瑜传》称其“长壮有姿貌”“性度恢廓”。东晋及刘宋时期史学家裴松之注《三国志·周瑜传》引《江表传》曰:“干还,称瑜雅量高致。”干,即蒋干,字子翼,就是民间传说中“曹操倒霉遇蒋干”的那个蒋干,亦即传统戏剧《蒋干盗书》里三花脸小丑角的那个蒋干。然而,这也只是“戏剧家言”。西晋虞溥《江表传》所记述的蒋干,则是“有仪容,以才辩见称,独步江淮之间,莫与为对”。蒋干是周瑜少时同窗好友。据《江表传》记载,曹操的确派遣蒋干去东吴游说周瑜附己,但周瑜出迎蒋干一见面便说:“子翼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邪?”一语怼住。蒋干识趣,只叙友情,并未游说,更未有“盗书”事件发生,小住几日即回去向曹操复命,并称赞周瑜“雅量高致”。

  这是古典文献中雅量一词的最早出处。

  换言之,中国历史上最早被誉为有雅量者,正是周郎其人。也许是受到《三国志·周瑜传》“性度恢廓”的框框所拘囿吧,现有大型辞书如《辞海》《辞源》《汉典》《现代汉语大词典》等,对雅量的解释大致有二:一是气度非凡,专指某人气度宏大,或有恢弘气势;二是称许某人酒量大,也说有雅量。这里仅讨论第一种解释。这种解释的重点放在了雅量的量字上,即本着对“性度恢廓”的照搬诠释之上,但却将雅字只当作一个修饰词——有高尚、文明、美好之意。历代文人骚客也正是这么理解并运用的。譬如杜甫诗句“雅量涵高远,清襟照等夷”之雅量,即侧重于雍容闲雅的美好仪态。

  其实,雅量的重心应该落在雅字上。雅最早出现在“诗六义”之“风、赋、比、兴、雅、颂”中。据传为子夏所作《诗序》云:“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东汉刘熙《释名·释典艺》对《诗》的释义中亦有“言王政事,谓之雅”,对《尔雅》释义中亦讲“雅,义也;义,正也”。东汉郑玄注《周礼·大师》之“教六诗”亦云:“雅,正也,言今之正者以为后世法。”参照《论语·子路》孔子之言:“政者,正也。”故雅字归纳起来有二义:一是“雅者,正也”,二是“言王政事,谓之雅”。

  回到最早出现雅量一词的原初语境中。

  《三国志·周瑜传》称周瑜“性度恢廓,大率为得人,惟与程普不睦”。对于周瑜与老将程普不睦,裴松之引《江表传》所载:“普颇以年长,数陵侮瑜。瑜折节容下,终不与校。普后自敬服而亲重之,乃告人曰:‘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不觉自醉。’时人以其谦让服人如此。”周瑜这种“性度恢廓”的云水襟怀高风亮节,体现的是雅量之量。尽管同时代枭雄刘备称许周瑜“器量广大”,稍晚一些的史学家韦昭亦誉之“思度弘远”,北宋大文豪苏轼更是描画赞美其“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然而,周瑜毕竟是三国时代政治军事之杰出人物,作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除英年早逝仅享年36岁令人叹惋而外,其短暂一生堪称完美的正人君子形象。故周瑜的雅量之雅,更体现在诸如与蒋干的言谈往还之间,即所谓“言王政事,谓之雅”。《江表传》详细记述了蒋干赴东吴游说周瑜,反被周瑜所折服的整个过程,“(周瑜)因谓干曰:‘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干但笑,终无所言。干还,称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周瑜这番堂堂正正的政治宣言与灵魂剖白,正是博得蒋干盛赞“雅量高致”的原因所在,也正是周郎雅量之雅的充分展现。

  所以说,雅量的本义更近乎正能量。

  “雅者,正也。”雅量,就是人身上的正量,亦即正能量。仅仅量大,是不能称作雅量的;只有兼备正量或曰正能量者,方可称之为雅量。东汉郑玄注《礼记·文王世子》有曰:“正者,政也。”《鬼谷子》亦曰:“正者,直也。”雅量的核心价值是公平正直与包容担当。正直与正义乃行动中的真理,雅量是正人君子——特别是政治家所必备之品格。雅量的重心在于雅,雅的精义在于正,无正便不成其为雅,雅量也就无从谈起。不然的话,春秋时代的江洋大盗柳下跖,也完全可以称得上“勇毅担当”的人物啊!盗跖的“量”不可谓不宏大,他称赏大盗“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庄子·胠箧》),但毕竟盗贼之行径非正道也,故不可称其为“雅量高致”,只能呼作“盗亦有道”。

  “清范何风流,高文有风雅。”雅量作为一种人格品评,雅是量的前提,量是雅的承载,“雅量彬彬,然后君子”。与雅相对的范畴是俗。《释名》曰:“俗,欲也,俗人所欲也。”尽管欲望是人最本质的东西,“七情六欲”也是人的本能。然而,东汉许慎《说文》云:“俗,习也。”又曰:“习,数飞也。”人一旦失正,过分地强调享乐放纵欲望,人欲横流从物如流,且习焉不察习以为常,人心就容易沉沦,人性便容易堕落。如果说雅量是一种正能量,那么庸俗的私欲则绝对是一种负能量。因为雅与俗,雅为阳,俗为阴;雅为性,俗为情;雅为正,俗为欲;雅为公,俗为私。“雅者,正也”,“正者,政也”。政治家与政客的人格分野,就在于前者雅,后者俗;前者正,后者欲;前者奉公,后者徇私。庄子有言,“嗜欲深者天机浅”。西谚亦云,私心能填满半个地狱。所以《诗·小雅·小明》诫曰:“嗟尔君子,无恒安息。靖共尔位,好是正直。”

作者简介

姓名:李建永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