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抽蒜薹
2020年05月25日 09: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玉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伴着“啪”的一声脆响,蒜薹应声而断。我捏着薹苞下端的左手顺势一提,一根新鲜的蒜薹便被抽出了蒜苗。

  刚剥离母体的蒜薹,周身色彩呈渐变色,薹苞与蒜苗包裹的薹茎部分是鹅黄色,底端泛着白,伸向空中的薹茎则是青色。蒜薹被抽出的刹那,鼻子里钻进一股甜中带辛的清新气味。

  来不及细品,我再度弯下腰,左手揪住另一棵蒜苗,右手里的家伙顺着蒜薹往下滑。裹着蒜薹的蒜茎被工具剖开,直至根部两三寸的地方。这种工具非常简陋,就是一尺长的竹片,宽约两指,前端用火烫出一个铲状的凹槽,中间缠上一根粗铁丝,铁丝的一端事先被锤子锤平,磨出尖儿,呈锋利的刀刃状,再固定到凹槽中间。当工具顺着蒜薹下滑时,铁丝前端的刀刃便很轻松地剖开蒜茎。

  抽蒜薹的最后一步,就是用铁丝前端的刀刃轻轻旋转,抵着蒜薹往前一送,蒜薹便断了。被抽了薹的蒜苗立刻瘫软下来,仿佛周身没了力气,原本挺拔的身体与尖子已发黄的蒜叶一起,软软地搭在泥土上。

  儿时的记忆里,母亲每年都会带着我们在北塘底下点一大块蒜。春天,母亲把蒜地里的一大半蒜苗分批拿到集市卖,另一半则留下长蒜薹。也许是因为长得慢,抑或是被蒜苗培养得久些,集市上蒜薹的价格总高过蒜苗刚出街的时候。

  但凡长出蒜薹的蒜,它埋在泥土里的蒜头也在慢慢膨胀。直到抽去蒜薹之后,蒜头才会慢慢成熟。这时,残存在地面的蒜苗会彻底枯萎,变成一抷败叶,回归大地。

  时隔多年,我早已离开了农村,离开了那片熟悉的土地。每逢抽蒜薹的季节我就会想,蒜苗之于蒜薹,乃至蒜头,与人间母子的际遇是多么相似啊。试想,又有哪一位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超越自己呢?在有限的生存资源里,她们每每面临着种种艰难抉择,最终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孩子能活得更好。

作者简介

姓名:徐玉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