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樱花殇
2020年04月10日 11:20 来源:文艺报 作者:徐祯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往年2月底3月初,武大校园早已人潮涌动、书声朗朗,樱花开放的时节更是摩肩接踵。今年春天,樱花早已落满枝头,可偌大的武大校园却寂寂无人,武汉也少了往日的热闹,山川和大地沉沉睡去了一般,没有一丝活动和声响,只剩下植物拔节和花儿开放的声音。

  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从来没有想晒太阳而不能晒太阳的时候,从来没有与亲友隔绝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有班不能上的时候,这个春天,将人禁锢和束缚得太多太多,人们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自由,屋外的风景和大好时光都与人绝缘,人们成了一个个蜷缩在硬壳里的蜗牛,寂寞难耐时,也只能从阳台伸头望一望屋外的天空。这样的春天,我们都没有经历过……但是,在这个春天,因为这场疫情,我们又都同时保持了一个频率和步调,保持了高度的和谐与统一,为抗击疫情而自觉自愿地关起了屋门,将自己紧闭在斗室之中,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做到了从上到下的整齐划一。

  从大年三十开始,国人的目光就聚焦在了武汉,14亿人的目光犹如一束束光柱、一把把探照灯,将陷入黑暗之中的武汉照亮,一省包一市,全国人民用他们的大爱无疆和慷慨无私,将一座陷入重重危机的城市拯救,3万多人的救援队驰援湖北,无数国人捐款捐物,危机四伏的武汉瞬间被爱的光芒照亮。武汉的疫情逐渐被控制住,感染人数慢慢减少,武汉得救了,人们揪着的一颗颗心,终于能够放下了。武汉胜利,全国才能胜利,中国抗疫才算最终胜利。

  陷入灾难中的武汉,已经压抑憋闷得太久太久了。以前,总觉得呼吸是一件自由自在的事,甚至都不需刻意注意,它是那样的自然而然。小孩一出生,没有人教,自己就会呼吸,垂垂老人手足不能动弹,也能够自如地呼吸,直到器官死亡身衰力竭,再也无力呼吸了才算咽了气。可今春的武汉人,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太难,大家个个捂紧了口鼻,在口罩的保护下让生命得以完好无缺。

  十多年前我曾来过武汉,武汉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但我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双眼不离地关切过武汉。很长一段时间,武汉一直找不到喜悦的事,而这些樱花仿佛通人性似的,悄无声息地开放了,开放在这个百业沉寂的春天,它们就像是一个个美丽的天使,用它的娇艳和柔媚拂去人们脸上沉沉的泪滴,让武汉人重新看到生命的美好和生活的希望。

  曾经的武大校园是多么热闹呀。每年樱花开放的时节,除了校园里那成千上万的学生,还有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人和学者。在春天,人头比樱花还多,人来看樱花,而看樱花的人又在看这些南来北往的过客,人与樱花,各自徜徉在满目的春光里,成了这个季节里最动人、最春风得意的风景,正如卞之琳的《断章》里所写:“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亦如茅盾的《风景谈》:“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是伟大之中尤其伟大者。”再美的风景,若失去了人的存在,也一样是缺乏生机的。而此时,偌大的武大校园,却寂寂无声,如空谷绝响,只有漫天的春风和无边的阳光从花儿身边无精打采地掠过,而春风与阳光,也一样感伤、孤寂与无可奈何。

  樱花开放后,武汉的疫情慢慢好转起来,想必樱花也是大自然的天使,它与白衣战士一起,把阴霾的天空照亮,共同迎接人类明媚而又生机勃勃的春天。

  疫情过去,来年我们一起去武汉看樱花,好吗?与樱花作一次最深情最温暖的陪伴,补回2020年这个寂寂清冷、沉默无声的春天。

作者简介

姓名:徐祯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