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书城风景
杂字时间店:独立出版物专卖店
2014年06月09日 12:35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2014年06月06日 作者:倪成 字号

内容摘要:“杂字时间店双廊店偏重手工创意产品,古城店偏重华文世界的小众独立出版,正在筹备的计划在7月开业的新店,面积比两家店面积的总和还大。我们终于可以有一个完整形态的‘杂字’时间店了:世界范围内小众独立出版书店、创意商店、咖啡馆、独立设计师的个人展览馆、手工印制加工的小作坊。书店地址:云南大理古城人民路下段(古城店),云南大理双廊镇主街大青树下(双廊店)营业面积:不大,每间几十平方米开业时间:2012年 3月双廊店开业, 2013年 2月古城店开业图书种类:国内外独立出版物、原创手工、创意好物面向人群:爱书之人。香蕉鱼书店是家专卖世界各国独立出版物并长期推广小出版的独立书店,其实体店暂停让我心有不甘:中国的独立出版物,为什么就不能有个集中落地的地方?

关键词:出版物;杂字时间;大理;书店;开业;创意产品;古城店;实体店;双廊店;喜欢

作者简介:

  “杂字时间店双廊店偏重手工创意产品,古城店偏重华文世界的小众独立出版,正在筹备的计划在7月开业的新店,面积比两家店面积的总和还大,我们终于可以有一个完整形态的‘杂字’时间店了:世界范围内小众独立出版书店、创意商店、咖啡馆、独立设计师的个人展览馆、手工印制加工的小作坊。”“女贼”道。

  书店地址:云南大理古城人民路下段(古城店), 云南大理双廊镇主街大青树下(双廊店)营业面积:不大,每间几十平方米开业时间:2012年3月双廊店开业,2013年2月古城店开业图书种类:国内外独立出版物、原创手工、创意好物面向人群:爱书之人,游客等

  杂字(WordsCollection)是集书店、独立出版物、原创手工作品、自由创作人联合工作室为一体的多元复合型业态模式,旨在贩卖生活,兜售美好。创始人为“女贼”,一个曾经的新闻人。《杂字》以及杂字时间店的诞生源于“女贼”的一个想法——创办一本“说人话的独立出版物”。

  2010年,因为喜欢大理的气候,“女贼”带着自己做一本独立旅行类杂志书的梦想来到了大理。3年多的时间,她多了一位同样“不靠谱”的同伴“特务”,多了一本独立旅行类杂志书《杂字》,多了两家杂字时间店实体店,最新的第三家实体店将在7月份开业。

  如今,《杂字》已成为国内独立出版的代表之一。杂字时间店则以“不要折扣,先款后书”的方式引进了大陆、港澳台地区及海外50种小众独立出版物——以此声援在这个时代像“女贼”一样坚守理想的人们。

  推出独立出版物之后,再开间书店的想法,在“女贼”心头积压很久。这念头的催生剂,“女贼”认为有二:“源于我喜欢的香蕉鱼书店的转型和卖《杂字》的难言之痒。香蕉鱼书店是家专卖世界各国独立出版物并长期推广小出版的独立书店,其实体店暂停让我心有不甘:中国的独立出版物,为什么就不能有个集中落地的地方?同时,由于《杂字》在实体销售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烦恼’,被迫自产自销,但光靠微博+淘宝的发行,毕竟还是杯水车薪——这就是杂字时间店诞生的初衷。”

  第一家时间店开在了大理双廊。“最初想单纯地以书和纸品为主,但走着走着就事与愿违。”最终,双廊店成为了主要销售各类创意手工产品的店。“有书,但更有创意产品,对手工类创意产品狂热的喜爱,是我们除了书以外最花精力在做的事。”现在,“女贼”和“特务”与国内外10位设计师合作,不定期有创意产品推出来,不过因为都是手工的,无法量产,所以在实体店里慢慢卖着,没上网店。

  第二家时间店开在了大理古城,其实是个“意外怀孕”。在“女贼”结束了一段摩托之旅回到大理后的第三天,恰逢古城停电,全城闲人像过节一样狂欢——我们晃到人民路觅食,准备吃饱喝足以后去下关看半价电影。路上,一起混饭吃的好友随手指着一个店铺说:这个在租,我去谈了,没想好干什么,又不想要了。结果“女贼”看上了这家店铺并租了下来。把大理的土陶罐子镶嵌到墙上,就变成了书架;把兰花盆画画就变成了货架;把闲置的玻璃打个孔装在同样闲置的缝纫机上,就变成了吧台;把泡菜坛子画画,搁块板子就成了陈列架……“女贼”就这么装好了这家“二”店。

  如何把独立出版物引进过来是“女贼”在装修过程中最揪心的事情。犹豫了几天晚上下了决心:索性破罐子破摔——所有进店的独立出版物,不要书号,不要发票,不要合同,不要折扣,现款买进,再原价销售,不加价,不压款。“两岸四地的独立出版物,加在一起,还持续在办的,不过几十种——让几十本书有个集中展示和销售的地方,有那么难吗?我偏不信。”杂字时间店古城店也就这样一路经营下来了。

  2014年是《杂字》创刊4周年。“说实话,比当初想象的要好得太多了,那时以为一期而亡呢,结果,我们现在还活着,虽不是什么锦衣玉食,但捣鼓着把各种小想法变现,再在茫茫人海中捞出来喜欢它的人,很幸福。今年以来,越做越战战兢兢,是因为对这‘意外’有所敬畏和珍惜,希望不要辜负这时间给予的礼物。”“女贼”总结道。对于杂字时间店的未来,“女贼”没有想过要做百年老店。“因为喜欢而去做,因为喜欢而继续在做,还在喜欢,就倾尽全力。如果已厌倦或者已无行为能力,好说好散,放手照样也是开开心心的——能用生命中的一段时间来做一件喜欢的事情,以此为乐,也以此为业,相比混吃的人生多赚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