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 管理工作研究
当代大学生偶像崇拜:表征、异化与引导
2019年11月20日 10:18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2019年第4期 作者:栗蕊蕊 字号
2019年11月20日 10:18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2019年第4期 作者:栗蕊蕊
关键词:大学生;偶像;偶像崇拜

内容摘要:我们要认清偶像崇拜的物化本质,关切大学生的内在需要,尊重大学生的文化权力,引导理性消费、塑造积极丰盈的精神世界。

关键词:大学生;偶像;偶像崇拜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栗蕊蕊,华东师范大学 大夏书院。上海 200241

  内容提要:在数字技术崛起、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语境中,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一代偶像崇拜逐渐发生重构,新型偶像加速迭代,“养成系”、“跨次元”、“虚拟偶像”层出不穷,既展现了当代大学生的多样审美情趣、多元价值取向和多重心理需求,又折射偶像崇拜的时代特点、发展境遇和衍进趋向,是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新型偶像崇拜是技术、商品和文化三重逻辑共同作用的产物,在一定程度上带来大学生的价值异化。对此,我们要认清偶像崇拜的物化本质,关切大学生的内在需要,尊重大学生的文化权力,引导理性消费、塑造积极丰盈的精神世界。

  关 键 词:大学生 偶像 偶像崇拜

  标题注释:2016年度上海市阳光计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大学生思想行为的影响与应对研究”(项目批准号:16YG17)。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192X(2019)04-0102-05

  偶像崇拜是人类精神世界的独特景观,也是流行文化的重要表征。在数字技术崛起、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语境中,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一代偶像崇拜逐渐发生重构,新型偶像加速迭代,“养成系”、“跨次元”、“虚拟偶像”层出不穷,既展现了当代大学生的多样审美情趣、多元价值取向和多重心理需求,又折射了偶像崇拜的时代特点、发展境遇和衍进趋向,是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

  一、“偶像”、“偶像崇拜”及其新表征

  偶像,与“粉丝”相对,是个体或群体自我选择和认同并受到极度尊敬、钦佩或极其欣赏、喜爱和向往的形象化的人格符号。[1]美国学者利奥·洛文塔尔将偶像界分为“生产偶像”和“消费偶像”两种类型;并通过对20世纪美国流行杂志中传记专栏的内容分析发现,伴随着消费社会的来临,人们崇拜的偶像逐渐由前者转变为后者。[2]与之相应,当代中国也日益进入一个与西方相似的“‘消费’控制着整个生活的境地”,[3]而“偶像”的意义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写,偶像崇拜呈现新表征。

  1.“新生代”与偶像崇拜的符号化

  在资本逻辑和市场运作的助推下,形形色色的“新生代”偶像急速更新、丰富芜杂,掀起了一场以大学生为主体、青年一代广泛参与的盛世狂欢。“流量明星”、“超级IP”、“偶像天团”纷纷登场,各领风骚;颜值、“人设”、话题接踵而至、应接不暇;做宣传、清负面、刷数据,应援文化如火如荼、风靡一时。与传统偶像的“英雄化”、“崇高感”迥异,“新生代”偶像更显亲民化、具象化和俗世化,但也更为符号化、模式化和娱乐化。事实上,“作为文化工业的产物,现代偶像的本质更是物化的形象”。[4]一方面,偶像作为“体现了大众的梦想,并且建构了生活的幻象”[5]的价值实体,鼓舞平凡者的奋斗意志;另一方面,偶像作为商业载体和形象符号,供大众娱乐消费。不可否认,当“明星”、“爱豆”、“网红”、“小鲜肉”为代表的“新生代”偶像作为文化符码进行推介时,已然转换成为可供消费的商品、品牌乃至生活方式,引发大量的“粉丝”、狂热者为之买单等。

  2.“养成系”与偶像崇拜的草根化

  近年来,偶像与“粉丝”的互动关系呈现一种新类型,即“养成系”。养成,含有“培养而使其形成或成长”之意;而“养成系”则是由娱乐公司打造,以“萌”、“陪伴”、“共同成长”为支撑点,“贩卖”真实的成长过程,从而打造“可面对面”的偶像。养成系偶像的流行仰赖于新媒介技术的赋权,使得偶像不再是“伟光正”化身,而更像亲人、朋友或者“曾经的自己”,不仅将外形外貌、才艺水准、内涵气质、成长经历、个人努力等统统曝光在公众视野中,更以对“粉丝”的反向情感依赖作为个人发展的基石;“粉丝”则被称为“全民制作人”,在偶像选拔塑造中具有充分的参与感、代入感与主宰权,真正实现由“媒体制造”到“粉丝养成”的深度变革。于“粉丝”而言,默默支持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完美偶像”,远不如见证一个真实可触、生于草根的平凡素人走向光芒四射更具成就感。因此,“粉丝”不遗余力为偶像摇旗呐喊、集资应援,由此催生了现象级的文化热潮,包括高频度公演、“粉丝”握手会、年度偶像人气总决选,甚至衍生了一批综艺节目、娱游联动、移动视频直播、“粉丝”社区和VR/AR等娱乐消费产品。

  3.“二次元”与偶像崇拜的虚拟化

  “二次元”是二维空间、二维平面媒介的总称,以虚拟、幻想、有爱的特性而备受“95后”、“00后”追捧,已然占据了流行文化的半壁江山甚至成为年轻人建立在互联网上的“第二人生”。[6]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网生代”不仅沉浸在二次元构筑的异质空间恣意狂欢,更借以实现偶像崇拜的转型重构。依托新技术革命和互联网思维、利用二次元文化架构而成的网络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言和”、“荷兹”等广受年轻人欢迎,还同真人偶像一样发专辑、举办大型演唱会和“粉丝”见面会等。以虚拟歌姬“洛天依”为例,发布的原创曲目已超过14000首,官方微博的“粉丝”数超过239万,百度贴吧的关注人数超过35万。不可否认,技术驱动的虚拟偶像正在青年亚文化领域强势崛起,以其“完美人设”构筑无限想象空间,通过同人创作迎合“粉丝”的互动欲望,甚至突破“次元壁”实现与“三次元”世界的交汇融合,引发青年人的狂热崇拜。

  整体而言,以“新生代”、“养成系”、“二次元”为代表的消费型偶像的日渐风靡,既反映了社会转型、技术创新和媒介变革中偶像崇拜样式的适时转换,同时也蕴含着时代语境中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一代思想行为的深刻变迁。

作者简介

姓名:栗蕊蕊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课题:

2016年度上海市阳光计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大学生思想行为的影响与应对研究”(项目批准号:16YG17)。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