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 方法论
论增强网络空间意识形态凝聚力引领力机制建构
2019年09月23日 13:45 来源:《学术论坛》2018年第6期 作者:卢黎歌 李英豪 字号
2019年09月23日 13:45
来源:《学术论坛》2018年第6期 作者:卢黎歌 李英豪
关键词: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引领力;时代价值

内容摘要: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具有互相依赖、约束与被约束的逻辑关联;网络空间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提供超时空场域;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推动网络空间创新发展。基于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的内在关系,提出建立整合优化、目标导向、动态研判、风险防范、利益引导五大机制;指出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具有引领新时代意识形态工作建设新航向,奠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民心基础,助力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时代价值。

关键词: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引领力;时代价值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卢黎歌,西安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陕西省高校德育研究中心主任;李英豪,西安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陕西 西安 710049

  内容提要:网络空间作为意识形态传播的重要载体和崭新平台,具有强大的意识形态传播功能。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具有互相依赖、约束与被约束的逻辑关联;网络空间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提供超时空场域;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推动网络空间创新发展。基于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的内在关系,提出建立整合优化、目标导向、动态研判、风险防范、利益引导五大机制;指出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具有引领新时代意识形态工作建设新航向,奠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民心基础,助力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时代价值。

  关 键 词:网络空间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凝聚力 引领力 时代价值

  标题注释:教育部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研究专项任务项目“高校贯彻落实习近平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系列讲话精神研究”(17JFZX026)。

  [中图分类号]G641;D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434(2018)06-0073-06

  美国传播学者布里德认为,“任何社会的主要问题都在于维护秩序和加强凝聚力,其中尤为重要的是保持价值体系的一致与完整,因为意识形态的混乱势必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崩溃”[1]。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任务;又在2018年8月21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进一步将其上升至战略任务的高度,这为新时代意识形态工作建设指明科学方向,明确根本任务,提供价值导向。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作为这一战略任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合理完善程度是确保新时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能否占据主导话语权的重要标志。当前网络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将整个地球村紧密联系在一起,作为人类社会科技革命的重大成果、先进生产力的时代产物,它给人们的生活、生产、消费、思维方式以及社会的发展带来根本性变革,但与此同时网络中充斥各种纷繁多样的意识形态信息也给主流价值观的弘扬与传播带来机遇与挑战。“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网络空间并非是一块平静祥和的“伊甸园”,里面交织着文化价值观的博弈、敌对邪恶势力的渗透以及情绪化话语的表达。因此,如何做好网络空间治理,推动互联网内容发展,打造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进而提升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既有利于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占领网络意识形态话语权,也有利于推动本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还有利于扭转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谷的不利局面,扩大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辐射力和影响力。

  一、网络空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的内生联系

  网络空间因自身所具有的复杂性、通用性、匿名性、领先性、开放性等特点,其运行逻辑与传统的媒介载体相比有着很大不同。将网络空间作为一种新型载体来建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需要遵循其固有的逻辑前提。同时高科技技术的突破也不断使网络空间得以完善并且扩大已有的传播方式,网络空间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打造新的时代舞台的同时,反过来也推动网络空间提高自身规范性建设。

  (一)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的逻辑关联

  科学技术与意识形态的关系一直是社会科学尤其是哲学、社会学、政治学激辩的焦点话题。网络空间作为科学技术的派生物,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作为意识形态的衍生物,两者之间就存在固有关联。为使两者能够更好地有机耦合,需要按照一定逻辑前提,对网络空间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建构的关系基础予以分析。

  1.网络空间与机制建构主体间的依赖关系。一方面,网络空间作为一种不确定性的、多重性的异质空间,其自身的运作逻辑与其他传统媒介载体有着质上的根本区别,所以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机制的建构主体需要作出相适应的调整与改变,从而顺应其运作规律和发展态势;另一方面,为更好地扩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和引领力,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发自肺腑地认同并且一以贯之地实践,进而加强机制建构,就需要借助网络空间来进行舆论引导、过程监督、风险管控及合作共建。

  2.网络空间与建构主体间的约束与被约束关系。面对历史虚无主义、民粹主义、新自由主义等多种错误社会思潮在网络空间的蔓延,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导地位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与拷问,确保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中的安全,理应成为机制建构的目标指向。近年来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可囿于国内外复杂多变的格局,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中仍然存在凝聚力“散”、引领力“弱”的问题。这就需要通过建立长效的机制来确保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中对社会舆论的科学引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不仅需要经验的指导,更需要科学的引领”[2]。科学的引领关键在于党和政府用人民群众所赋予的权力来约束网络空间中不良社会思潮的传播,从而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舆论生态。

作者简介

姓名:卢黎歌 李英豪 工作单位:西安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课题:

教育部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研究专项任务项目“高校贯彻落实习近平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系列讲话精神研究”(17JFZX026)。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