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文艺百花谭
古体诗人:这个时代复活李白、杜甫没什么意义
2015年01月20日 10:23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陈辉 字号

内容摘要:书法家、作家、古体诗人。再读一读李义山的律诗,杜甫的律诗读三五十首即可,王昌龄、李白的七言绝句再读个百十首,现在是快餐文化,诗词太长了,读者没有时间消化。

关键词:李白;古体诗;杜甫;复活;古诗

作者简介:

  李之柔:别署知柔,斋名三得草堂、无住轩。书法家、作家、古体诗人。

  在路上遇到李之柔,你不会想到他是诗人。

  李之柔写剧本、做杂志、办活动、策划出版,此外,他还是一位书法家,忙碌如此,却笔耕不辍,他的诗多以手机短信方式在朋友圈中流传。在这个把文章拆成单句就能称为诗的时代,李之柔却执著于古体诗,它有格律、平仄束缚,此外,还有一分只能意会的优雅。

  《儒林外史》中有一句诗,即“桃花何苦红如此”,其味寡淡,可加上一个“问”字,成“问桃花何苦红如此”,立刻便有了境界。而问与不问间,正是中国人千年来生生不息的传统与坚守。

  在忙乱的城市中,谁来体会这份曲折?在拥挤的上班路上,谁又来得及感慨?当时代拒绝了诗意,谈诗就是件太奢侈的事。但,李之柔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也许,生活不再需要李白、杜甫,可它始终需要唐诗宋词的韵脚。

  写古体诗

  比踢足球容易

  我是河北望都县人,原来学理,计量专业,算是改革开放后最早毕业的那拨儿人,当年这个专业实实在在 “火”过几年,可我一毕业就离开了,因为更喜欢文科。

  喜欢文科,缘于父母、姥爷喜欢,我从小受到他们的影响。他们买了很多书,所以我上学时偏科,每次考试,别人忙复习,我却直到前一天还在看小说。

  幸运的是,我父母很达观,对我基本“散养”,但要求我写好字、口才好、能写文章,因为这是最起码的修养。

  接触古诗,大概是四五岁时,看报纸上有《悯农》,就是“锄禾日当午”那首,觉得好玩,寥寥数语便勾勒出一幅画面,让人浮想联翩,所以就背了下来。后来“批《水浒》”,看到书中宋江写的《西江月》,也很快记了下来,那时家中还有“供批判用”的李白杜甫诗集,心想“如果自己也会写,那该多好”,就这样,我开始摸索着写诗。

  像许多刚开始写诗的人一样,那时我也很喜欢李白,一直持续了10多年,后来觉得他的作品太闹,与我的性格不相符。

  后来我接触了佛教文化,这对我产生很大影响,佛教思想很深邃,但公案、偈子等偏直白,再回头看诗词,才发觉陶渊明、王维等人的高明,他们的诗能让你慢下来,而所有好的生活,其实都应该那样缓慢。

  我写古体诗比较保守,用平水韵,其中很多古音与今音不一样了,所以很多字只好舍弃,这样写起来难度大大增加,可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好的艺术源于对困难的克服,必须戴着镣铐跳舞,这是没办法的事,关键看你喜欢不喜欢,只要喜欢,就没什么难度,它肯定比踢足球、游泳容易多了。

  我真正系统学古诗时,其实也已经十八九岁了,《唐诗三百首》中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话很高明,它不要你背,只要你熟读。因为诗词不是经典,经典需要背,背了下笔才活,而诗词不用背,背了反而会受束缚,诗言志,千万不能做作,一拿出“我要写诗了”的劲儿,那就不对了。

  所以直到现在,忙碌一天回到家,我也会读读诗词,读出声来,我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