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发展
分类推进乡村发展
2018年11月14日 13: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蒋永穆 字号
2018年11月14日 13: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蒋永穆
关键词:分类;乡村发展;村庄;推进;发展道路;探索;中国共产党;实现;马克思主义;战略

内容摘要:2018年 11月 14日 07:03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字号打印推荐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是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的最新部署。实施分类推进战略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基本要求,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探索中国特色乡村发展道路的重要成果,是新时代中国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现实必需。科学落实分类推进乡村发展的各项要求,需要根据不同村庄的发展基础、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积极探索分类推进乡村发展的实现形式,遵循科学的实现路径。这一思想方法为我国推进乡村振兴并从理论上提出分类推进乡村发展要求提供了借鉴,即清醒认识我国乡村发展差异化这一事实,具体分析不同类型乡村发展情况的特殊性,实行分类推进战略。

关键词:分类;乡村发展;村庄;推进;发展道路;探索;中国共产党;实现;马克思主义;战略

作者简介:

  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是中共中央、 国务院颁布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的最新部署。实施分类推进战略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基本要求,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探索中国特色乡村发展道路的重要成果,是新时代中国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现实必需。科学落实分类推进乡村发展的各项要求,需要根据不同村庄的发展基础、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积极探索分类推进乡村发展的实现形式,遵循科学的实现路径。

  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基本要求。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严格尊重客观事实,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列宁将其称为“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当时乡村发展问题的分析,就体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他们在探讨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乡村发展时,结合其乡村中资本主义私有制广泛存在的情形,在提出资本主义私有制客观上提升乡村生产力水平的同时,又指出其束缚了乡村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革命是打破资本主义私有制枷锁,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条件下城乡融合的必然路径。当马克思恩格斯晚年将目光投向东方社会时,他们对东方社会乡村的具体情况重新进行分析,论证了当时农村公社和土地公有尚广泛存在的特点,并明确了东方乡村避免重蹈西方资本主义覆辙,由农村公社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的可能性。这一思想方法为我国推进乡村振兴并从理论上提出分类推进乡村发展要求提供了借鉴,即清醒认识我国乡村发展差异化这一事实,具体分析不同类型乡村发展情况的特殊性,实行分类推进战略。

  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探索中国特色乡村发展道路的重要成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乡村发展的分类推进,在长期探索中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乡村发展道路。毛泽东同志在20世纪50年代就曾指出,“各地不同,不能每一个县都一个模范。……要因地制宜”。在土地改革中,我们针对少数民族地区、大城市郊区和土地改革基本完成的地区等的差异,制定了不同的政策。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在统一推进农业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发展的同时,我们在不同地区的乡村根据当地实际进行了发展政策的特殊调整,如在生产能力相对落后的乡村有限度地开放商品经济,在城市工业化水平较高的乡村发展五小工业等。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针对农业农村的差异发展专门指出:“中国这么大,每个省的情况都不同,一个省那么大,各个地区也不同。所以,我们搞农业,主张每个地区独立思考,一切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在解放思想的浪潮下,中央提出了“国家、集体、个人一齐上”的农村商业体制改革方针,在不同地区因地制宜发挥不同市场主体的作用,农村供销合作社、国营企业、集体商业、农民自办的商业组织以及农民个人或合伙等多种市场主体,纷纷得到培育和发展,但在不同地区,各种市场主体又有所侧重。21世纪以来,分类推进乡村发展逐渐成为我们党“三农”工作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分类推进”的工作思路充分体现在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等重大战略举措之中。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习近平同志更明确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创举,没有现成的、可照抄照搬的经验,首先要在实践中把握规律,开拓分类推进乡村发展的科学道路。

  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是新时代中国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现实必需。当前我国乡村发展的一个最大特点是发展的差异性。造成乡村发展差异性的原因可以集中归纳为空间因素和时间因素两个方面。从空间因素看,首先,在农业生产的自然地域分异规律上,体现为我国辽阔的国土覆盖了多个地形阶梯和气候带,不同地区的地域分异十分明显,这需要不同地区遵循因地制宜原则。其次,在区域比较优势上,体现为我国不同地区比较优势差异较大,要求不同地区准确找到自身优势,形成优势产业带。再次,在微观主体的特殊性上,体现为家庭这一农业生产微观主体的特殊性和多变性,需要分门别类地对其进行具体指导。从时间因素看,首先,在发展时序问题上,当前我国中西部还属于后发地区,乡村发展相对滞后,在发展程度上出现较大差异。其次,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建设美丽中国等历史节点时期,不同地区的乡村在这一时期的核心发展目标及内容不同,发展条件和趋势也就有所差异。正是以上这些原因,导致目前不同村庄具有不同的发展现状、区位条件、资源禀赋,使分类推进乡村发展成为了现实必需。

作者简介

姓名:蒋永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