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教育学
王兆璟 范丽娟:夸美纽斯的快乐教育理念
2017年03月02日 13: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兆璟 范丽娟 字号

内容摘要:夸美纽斯的快乐教育理念?筵王兆璟范丽娟捷克著名教育家扬·阿姆斯·夸美纽斯(Johann Amos Comenius)(1592—。1670)在其《大教学论》中开篇表达了以下教育观念:“把一切事物教给一切人们的全部艺术或使每个基督教王国的一切教区、城镇和村落,全都建立这种学校的一种可靠引导,使男女青年,毫无例外地全都迅速地、愉快地、彻底地,懂得科学、纯于德行。习于虔诚……”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构成了夸美纽斯教育思想的灵魂,也是理解夸美纽斯教育思想的锁钥。而这正源自夸美纽斯对当时所处教育场景的深刻批判。总体来看,作为对旧有教育沉疴批判而形成的夸美纽斯的快乐教育思想彰显了教育的应有之义,对于教育的发展无疑是一种清风,而由此也开启了西方教育史上的快乐教育之门。

关键词:夸美纽斯;学校;学生;教学;快乐教育;教育思想;教育理念;树木;果实;艺术

作者简介:

  捷克著名教育家扬·阿姆斯·夸美纽斯(Johann Amos Comenius)(1592—1670)在其《大教学论》中开篇表达了以下教育观念:“把一切事物教给一切人们的全部艺术或使每个基督教王国的一切教区、城镇和村落,全都建立这种学校的一种可靠引导,使男女青年,毫无例外地全都迅速地、愉快地、彻底地,懂得科学、纯于德行,习于虔诚……”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构成了夸美纽斯教育思想的灵魂,也是理解夸美纽斯教育思想的锁钥。而这正源自夸美纽斯对当时所处教育场景的深刻批判。

  夸美纽斯生活的时代,正处在由中世纪向近世社会转化的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各个方面处于迅速瓦解的混乱状态之中,受其影响,学校教育也处于后宗教教育的桎梏之中而呈现出非学校化的不良面貌。夸美纽斯对此有切身的痛恶,他说,他自己就是一个不幸的人,是千千万万中的一个,悲惨地损失了一生一世的最甜美的青春,在教育的小节上面浪费了青春的鲜美的岁月。他批评当时的学校“教导青年的方法通常是非常严酷的”,“不是让学生用他们自己的眼睛、手去认识事物,而是用别人的眼睛去看,用别人的鼻子去嗅,用别人的耳朵去听”。从而学校变成了令学生恐怖的场所,成为扼杀学生才智的“屠宰场”。以此为现实参照,夸美纽斯提出了以快乐教育理念为基点的快乐学校场景及教育建制。

  在夸美纽斯看来,学校应该是一个快乐的、具有吸引力的场所。由此他规划了他的快乐学校场景:学校从内到外都应该是一个让学生感到快乐的地方。从内部看,教室应当明亮清洁,墙上应当饰以图画,这种图画既有名人画像、地图、历史图表,又有其他装饰;从外部看,应有一个供散步和游戏的开阔场地,并附属一个花园,可供学生在那里欣赏树木、花草、植物。这样,孩子们进学校就像赴集市一样快乐和有趣,总盼望在那里看到、听到一些新鲜事。

  在他的设想中,人的学校学习生活从婴儿期开始持续到成年共24年,每6年为一个阶段,分别为婴儿期、儿童期、少年期和青年期。每个阶段对应设立一种学校,分别为母育学校、国语学校、拉丁语学校和大学。夸美纽斯形象地把四种学校比喻成春夏秋冬四季。他充满幸福地憧憬快乐学校的图景:“母育学校使人想起温和的春季,充满形形色色的花香。国语学校代表夏季,那时我们的眼前尽是谷穗和早熟的果实。拉丁语学校相当于秋季,因为这时田野和园中的果实都已收获,藏进了我们的心灵仓库。最后,大学可以比作冬季,那时我们把收来的果实准备各种用途,使我们日后的生活能够得到充分的供养。”

  在这样的学校里,学生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充满了兴趣,快乐学生的形象跃然纸上:“由父母细腻地照顾着的孩子像小心地种植的、生了根、将要发出蓓蕾的嫩苗。到了12岁的时候他们就像有了枝桠与蓓蕾的幼树,虽则枝桠与蓓蕾将要怎样发展,还没有把握。到了18岁,青年已在语文与艺术方面受到了良好的教导,就像长满了花朵的树木,又好看,又好闻,而且还有结出果实的希望。最后,到了二十四五岁的时候,青年人已在大学里受到了彻底的教育,他们就像一株结了果实的树木,人们需要果实的时候就可以去摘取了。”

  自然,快乐的学校来自快乐的教育,“快乐人”受教育者的形成需要良好的教育方式与恰当的教育原则。为此,夸美纽斯提出了自然教育的命题。他认为,“使学习快速、愉快、彻底,使教员可以少教、学生可以多学,就要遵循自然秩序”。“把自然倾向看作本性的要求,这是愉快的进步的基础”。这本质上导源于“人心如同树木的种子,树木实际已经存在于种子里面”。“学问、德行与虔信的种子天生在我们身上”。“学问、德行和虔信这三条原理是三个泉源,一切最完美的快乐的溪流都是从这里流出的”。显然,这里的自然隐含着儿童的天性。在自然教育理念的引导下,夸美纽斯特别指出,“人的本身不是别的,只是一种和谐而已”。

  为了有效地达成快乐教育的效果,夸美纽斯提出了三条教学原则,分别是便易性原则、彻底性原则、简明性和迅速性原则。教学原则的宗旨在于提高教学效率,使学生学得容易而快意,“若要教育容易而愉快,这些就是要采纳的原则”。夸美纽斯就此特别指出,“学校应当一切都利用学生自己的感觉,让他们亲自去看、去听、去触摸”。他认为,一切事物都应放在感官跟前,教师可以通过直观教具去刺激学生的感官和心智,让学生利用感官进行学习。

  此外,作为快乐教育体系的完整表达,夸美纽斯在课堂组织形式、教师、教学方式、课程等教育要素中都清晰地表达了他的快乐教育理念。正是以艺术理念为支撑,将艺术性化为教育理念及实践,快乐教育才会变为一种教育信念与现实。夸美纽斯主张,大教学论的“主要目的是探索一种教导的方法,使教员可以少教,学生可以多学,使学校成为更少喧闹、更少令人厌恶的事、更少无效的劳作,而有更多闲暇、更多乐趣和扎实进步的场所”。它“是愉快地进行教授的艺术,即是说,教师和学生双方都没有烦恼和厌恶,而是双方都以为最大的乐事”。

  总体来看,作为对旧有教育沉疴批判而形成的夸美纽斯的快乐教育思想彰显了教育的应有之义,对于教育的发展无疑是一种清风,而由此也开启了西方教育史上的快乐教育之门。

 

  (作者单位: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基地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