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新闻与传播学
确立自媒体的文化信码
2014年02月12日 10: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姚文放 字号

内容摘要:【核心提示】一种话语(当然也包括网络话语),它不仅必须恪守语言信码,而且必须恪守文化信码,才能有效地运作,也才具有意义。网络话语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而被建构起来的,在其背后起着决定作用的是文化权力关系,而博客、微博、微信、微群等自媒体的问世使这一点得到充分的彰显。而相关的经典著作是美国专栏作家丹吉尔默的专著《自媒体:草根新闻,源于大众,为了大众》,该书的标题也同样指明了自媒体的核心问题,亦即大众的文化权力问题。话语虽是通过语言来表达意义,但它始终与文化权力缠绕在一起,因而话语往往是文化权力的一种表征。文化信码的以上诸种规定性,理应纳入网络话语的内涵之中,才能行之有效地提高自媒体的公信力和可信度,确立自媒体的合法性和规范性,进而推动自媒体不断得到提升、逐步走向成熟。

关键词:媒体;文化信码;网络话语;文化权力;大众;文化契约;语言信码;可信度;恪守;解码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一种话语(当然也包括网络话语),它不仅必须恪守语言信码,而且必须恪守文化信码,才能有效地运作,也才具有意义。

  网络话语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而被建构起来的,在其背后起着决定作用的是文化权力关系,而博客、微博、微信、微群等自媒体的问世使这一点得到充分的彰显。业界对于“自媒体”(We Media)最早的定义是:“我们把自媒体看作是一种途径,这种途径使人们开始理解经由数字科技、全球知识体系强化过的普通大众是如何参与和分享他们自身故事或新闻的。”其要义在于肯定普通大众参与和分享他们自身故事或新闻的文化权力。而相关的经典著作是美国专栏作家丹吉尔默的专著《自媒体:草根新闻,源于大众,为了大众》,该书的标题也同样指明了自媒体的核心问题,亦即大众的文化权力问题。这正印证了福柯的一个说法:“所有这些话语都是围绕着一束权力关系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自媒体一定程度提供社会正能量  

  自媒体的横空出世,打破了以往信息话语被少数精英垄断的局面,虽然主流媒体的声音并未变弱,但人们已不再依据同一个模式思考和言说,而是更多对事情作出独立的判断,“有话要说”成为每个人的权利,也成为每个人的习惯。这就刷新了传统的“从点到面”的传播方式,而代之以“从点到点”的传播理念。每个人都可以在网络上发布文字、音乐、图片、视频等信息,创建属于自己的“媒体”,可以说如今“人人是媒体,个个是记者,处处是现场,时时可发声”。总之,自媒体时代将普通大众争取公共信息的知情权和发言权的诉求变成了现实。这一新变乃是当今时代发展、历史进步的显著标志。  

  自媒体为整个社会提供了积极的正能量。譬如在地震、洪水、火灾等自然灾害暴发之际,微博往往为救援行动提供有效的信息,成为搭建公益纽带的快速通道。另外,自媒体还被用来曝光社会上种种不文明现象,以期得到纠正;披露犯罪或侵权案件,帮助执法部门及时破案;人们还常常借此分享见义勇为、尊老爱幼等感人事迹,从而弘扬传统美德、倡导时代新风。凡此种种,都显示了自媒体在构建新型时代风尚和良好的社会基本面等方面的巨大可能性。  

  但是在肯定自媒体正面力量的同时,也须看到它存在着种种值得存疑之处。自媒体存在着公信力不强、可信度低的弊端,发展到极端,甚至导致网上造假、微博传谣、信息欺诈、恶意炒作、网络暴力、人身攻击、暴露隐私等负面现象的大量孳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新近发布的2013年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指出,在2012年1月至2013年1月的100件微博热点舆情案例中,出现谣言的比例超过1/3。有人将这一现状归咎于微博自身的特定形式,如140字的限制导致了微博信息的“碎片化”特征,非专业的写手不关心事情的后续报道造成微博叙事的“片断化”特点等;还有人呼吁要通过法律手段、道德规范甚至审查制度来防范和制约自媒体的种种出格之处和越轨之举。  

  有效提高自媒体的公信力和可信度   

  这一现象值得在学术上进行探究,在理论上给出解释。博客、微博、微信、微群等自媒体作为一种网络话语有其自身的游戏规则。“话语”既是一种语言现象,又不同于一般的语言学概念,它被赋予了更加深刻的社会、历史内涵,更多关乎社会机制和行为规则问题。话语虽是通过语言来表达意义,但它始终与文化权力缠绕在一起,因而话语往往是文化权力的一种表征。当然这里所说的“语言”是广义的,它不仅仅是文字性、语词性的,也可以是图像性、音乐性、动作性的,甚至是一种身体姿态、一种面部表情。人们要进行有效的沟通和交流,那就必须有一个前提,即采用同一个表达系统,用符号学的话来说,就是必须形成一套通用的“信码”(code)。人们在沟通和交流中总是根据“信码”来进行编码(encoding)和解码(decoding),信码—编码—解码,这一套完整的程序便构成了“话语系统”。因此,只有建立在信码基础上的话语才是有意义的,如果游戏规则不存,语言信码缺失,每个人都自行其是地任意编码和随意解码,那就像在话语的世界中摸黑打“三岔口”,根本无法进行沟通和交流了。  

  然而“信码”并不仅仅是一个语言学、符号学的概念,它更是一个文化概念。一种文化信码的形成,不仅事关语言(广义的),而且牵涉到文化的全部,包括哲学的、伦理的、宗教的、政治的、法律的、风俗的、地域的等因素,它是这诸多因素共同搭建的一个公共平台。因此一种话语(当然也包括网络话语),它不仅必须恪守语言信码,而且必须恪守文化信码,才能有效地运作,也才具有意义。与之相关的还有以下一系列问题:其一,文化信码是一种社会惯例和文化契约,它有成文的,但更多是不成文的、约定俗成的;其二,文化信码是每个人通过后天学习和实践不断内化到潜意识之中的,从而在深层次上改变其心智思维、情感欲望、举手投足,使之成为一个“文化的人”;其三,文化信码是变与不变的统一,它作为一种社会惯例和文化契约,必然有其固定不变的方面,否则将无法为话语实践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参照;不过任何社会惯例和文化契约又总是因时而异、因地而异的,因此文化信码又具有追随时代前行、顺应环境变迁的品格。  

  文化信码的以上诸种规定性,理应纳入网络话语的内涵之中,才能行之有效地提高自媒体的公信力和可信度,确立自媒体的合法性和规范性,进而推动自媒体不断得到提升、逐步走向成熟。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