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尊重与耻辱刺激心灵并培养美德
2014年04月21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贾克防 字号

内容摘要:【核心提示】洛克认为,真正的奖赏是培植儿童好名誉的希望,而真正的惩罚是让他们感到羞愧。因此,为了实现培养理性的道德主体的教育目标,洛克认为,应当使用奖励和惩罚这两种基本的教育手段,将监护人的理性教授给儿童,让儿童认识理性规则的力量,培养他们依照理性来管治欲望的能力。有些父母往往单纯地出于天然的舐犊之情,在对孩子的管教过程中不恰当地使用奖励,不是教会孩子克制欲望,反而不断地撩拨孩子的欲望,让孩子缺乏自制,离美德越来越远。并且,通过将自尊感引起的快乐作为奖励、将羞愧感带来的痛苦作为惩罚,促使他们学会如何克制欲望。羞愧感作为惩罚完全不同于带来身体痛苦的责打惩罚。羞愧感的自然惩罚具有矫正儿童错误行为的意义,作为惩罚的责打则不具有。

关键词:惩罚;羞愧;欲望;洛克;美德;奖励;克制;奖赏;儿童学会;培养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洛克认为,真正的奖赏是培植儿童好名誉的希望,而真正的惩罚是让他们感到羞愧。自尊感和羞愧感也是能够带给人们快乐和痛苦的。 

  英国哲学家洛克认为人在本性上是趋乐避苦的,人的行为动机总是为了增加快乐或者减少痛苦。为此,他强调对欲望的满足。然而,洛克又强调美德在伦理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且认为美德在于能够克制理性所不允许的欲望。这样一来,理性原则就成了中和两者间张力的裁定者。理性是对满足抑或克制特定欲望进行取舍的原则;理性认识本身能够引发或者平息我们的欲望。

  然而,我们并不是总能严格遵守理性的教导,因为任何理性的法则如果始终外在于人们的动机,那它就无法真正地约束人们的行为,美德也就无从谈起。美德的培养必须在动机上包含了理性的规则,即按照理性来管治欲望。由于儿童的理性能力还非常稚嫩,要使得儿童学会克制自己的欲望,一开始所依据的只可能是父母或教师的理性。因此,为了实现培养理性的道德主体的教育目标,洛克认为,应当使用奖励和惩罚这两种基本的教育手段,将监护人的理性教授给儿童,让儿童认识理性规则的力量,培养他们依照理性来管治欲望的能力。美德培养的过程是儿童的理性能力、自由能力日渐成熟的过程。一个道德主体的成长同时也是一个自由的理性主体的成长。

  在教育实践中,人们往往误用奖赏与惩罚的教育手段,使得儿童更加偏离了美德。一种是由于娇惯,而误用了奖励。有些父母往往单纯地出于天然的舐犊之情,在对孩子的管教过程中不恰当地使用奖励,不是教会孩子克制欲望,反而不断地撩拨孩子的欲望,让孩子缺乏自制,离美德越来越远。“当你要他做些该做的事,就用钱作为报酬,看到他念了书,就用美味酬劳他。要他做一些小事,就允诺给他镶有花边的颈巾和漂亮的新衣服;你提出这种种报酬,不就是认为这些东西是好的是他应该追求的、从而鼓励他去想望这些东西、使他习惯于把自己的快乐放在这些东西上面吗?”洛克认为教育者应该调整自己对儿童的态度,利用自己作为监护人的权威,把自己的理性作为儿童行为的准则:“儿童越缺乏理性,就越应当受到管教者的绝对权力的约束。”

  另外一种错误的教育则由于不恰当地惩罚造成。有些父母把责打惩罚当作万用灵药,但却事与愿违。孩子非但不会越打越听话,反而越打越倔强。这种不恰当的惩罚还往往导致三种常见不良后果:让儿童更加体会到痛苦的不堪,从而迷恋于肉体的、现实的快乐而试图避免一切痛苦;让儿童产生逆反心理;让儿童学会应付,惩罚到来的时候就假装服从,没人监管的时候就无所忌惮。此外,责打惩罚一旦成为惯用的教训手段,儿童就难以清楚地把责打和责打的原因联系起来,也就无法把服从理性与服从欲望区分开来。儿童会倾向于认为惩罚和他们所做过的事情无关,再加上他们理性能力的稚嫩,就往往会盲目地被欲望所引导,因为它能给他们带来快乐。

  这两种误用的根源都是由于仅仅注重管制儿童的欲望,而不是教会儿童按照理性来管制他们自己的欲望。由此可见,美德教育中的关键是要让儿童学会自己来运用他们的理性,并且“教会他控制自己的喜好”。这个过程从根本而言,是一个让儿童的理性逐渐成熟的过程,又是一个养成习惯和培养克制欲望的能力的过程。

  洛克认为,真正的奖赏是培植儿童好名誉的希望,而真正的惩罚是让他们感到羞愧。自尊感和羞愧感也是能够带给人们快乐和痛苦的。不过,它们和一般的欲望对象引起快乐和痛苦的方式不同。一般的欲望指向的总是某个特定的对象,而自尊感和羞愧感指向的是决定满足某种欲望的行为。羞愧是人们由于反思曾经的错误行为而带来的痛苦,自尊感则是由于反思曾经的正确行为而带来的快乐。因此,自尊感带来的快乐始终是对曾经的正确行为的自然奖励,而羞愧感带来的痛苦则是对曾经的错误行为的自然惩罚。在这个意义上,人们一旦激发了儿童的自尊感和羞愧感,也就成功地使他们认识到了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并且,通过将自尊感引起的快乐作为奖励、将羞愧感带来的痛苦作为惩罚,促使他们学会如何克制欲望。羞愧感作为惩罚完全不同于带来身体痛苦的责打惩罚,因为,儿童在挨打时所畏惧的或所感到的惩罚仅仅是责打所产生的痛苦,这些痛苦并不必然地与他们所做的错事相关联,他们也就不能充分地认识到他们所遭受的责打之痛是对他们所做的错事的惩罚。羞愧感的自然惩罚具有矫正儿童错误行为的意义,作为惩罚的责打则不具有。所以,洛克认为:“尊重与耻辱对于他们的心灵便是最有力量的一种剌激。”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哲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4-21 5.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