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麻勇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2019年10月18日 09:42 来源:贵州日报(2019年10月16日) 作者:麻勇斌 字号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新时代;民族工作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新时代;民族工作

作者简介: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民族工作的提出的要求。要具化落实之,必先知其义、明其理、晓其政。以“共同体”为核心语词的概念有两种:一是“中华民族共同体”;二是“命运共同体”,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人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等。这两种“共同体”的概念意涵,应是有一定区别的。具体说,“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共同体”,定义是:“人们在共同条件下结成的集体。”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体”,则是“由若干国家在某一方面组成的集体组织。”虽然“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都以“共同体”为核心语词,但其本义以及根据本义而形成的“体形”和“体征”,存在较大不同。

  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体征”

  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中华大地上的多个民族,经过漫长的历史磨合、熔铸与淬炼,而形成的共生体、共质体。这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重要“体征”。

  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以“中华认同”与“合”作为政治伦理、经济伦理、文化伦理、社会伦理之共同基桩,而形成的“共同体”,是以共同的祖国和共同的历史文化,生成向心力,区分“我们”与“他们”的群体观念和组织形态。对于“体”内所有成员来说,这个“共同体”具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母港功能。构成这个“共同体”的所有成员,依照共同遵循的伦理关系和法理秩序“相和”并且“相合”,跟“石榴籽”一样抱合,合成一体、合成一心。这个“体”,具有共同的主体性、稳定的整体性和强大的结构性。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力量源泉是“共”与“合”。在“共”的基础上“同”,在“同”的基础上“合”,在“合”的基础上“和”,形成相互依存、相濡以沫的整体。因此,中华民族共同体选择的自组织法则是:坚持“异中求同”的恰合式建构,反对“同中求异”的强制性解构。中华民族共同体选择的内部自规原则是:尊重中华民族及其内部各民族的历史结构和构成当今格局的变迁过程;共同维护、巩固、发展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表现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觉察到”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存在,明白维护好、巩固好、发展好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意义、责任、义务,以及可能损害、削弱中华民族共同体之合力与活力的问题和矛盾。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有先进的思想理论体系,确保以理说服、以德信服;要有完备的法律体系,保障以法以规匡扶;要有优越的体制机制,保障以恒以常;要有增进共意的内容体系,以避免形式多于内容、口号多于行动。要放眼世界、放眼未来,放大格局、放弃狭隘。要创新工作方式、形式、模式,以新的共同目标为引领,形成更强的内部合力,赢得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更大局面。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关键,是夯实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思想感情基础,而夯实思想感情基础的关键,是锁定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整体性的表达口径,切实执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创新民族优惠政策惠及方式,促进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更好适应充分发展、平衡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经过千百年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制度模塑和历史适应,各民族关于“中华”和“中国”的政治意义、文化意义、空间意义,已经基本稳定;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各族人民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胜利局面已经锁定,一起赢得前所未有的民族尊严的光明前景就在眼前。民族和民族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不断缩短,各民族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各民族和各民族地区对国家的高度依存关系已经达到了完全整体化、完全结构化的“合一”,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制度基础、民意基础、社会基础、文化基础不可动摇。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工作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旨、主题、主线、主基调和主框架。

  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旨,它的核心语义是“强体”。“就是坚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维护祖国统一,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坚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坚持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思想感情基础,坚持依法治国”。新时代的民族工作,必须基于这一要求优化顶层设计,设定目标任务、规划重点内容、安排路径步骤。

  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题,它的题意是“共同”,即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共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要在思想感情上,不断增强共同性、共通性;在历史文化上,要不断增强整体性、结构性;在经济社会发展上,要不断增强互生性、共体性、依存性;在生产生活空间与人的遗传基因优化上,要不断增强交互性。

  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线,它划出的基线是“合”。在这里,“合”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结合”,即“一是坚持统一和自治的结合。”“二是坚持民族因素与区域因素的结合。”这是维护巩固中华民族共同体之根本基础的“合”。“团结统一是国家最高利益,是各族人民共同利益,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前提和基础。”第二层含义,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感情基础”,必须求“合”。有“三合”,即合于理、合于法、合于俗。其所谓合于理,指的是促进多民族共意、共生、共质的政治伦理、经济伦理、文化伦理、社会伦理。其所谓合于法,指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法律框架下,坚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其所谓合于俗,指的是尊重多民族的历史文化,在现时代具有广泛认同度和认可度的价值体系之内,形成“石榴籽”抱合似的整体化结构。“合”是构成“整体一”的必要条件,“合”是团结统一的必要条件。“合”而“一”,中华民族共同体自然“体”强“机”健。

  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基调,它确定的“调值”是“三和”,即“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人和天地助,家和万事兴。“和”既是对关系融洽的基本要求,也对工作有效的基本要求。只有以“和”为关系的基石,才能寻找构成共同体的所有成员认同的最大公约数,并以之为据,强化互生性、共质性。“和”作为工作模式或范式,落实到具体环节,要求对构成中华民族内部各民族的历史文化及其价值“求和”,同时对共同利益及其利益的实际惠及“求和”。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主框架,它设定的基本制式是“三交”,即“交往、交流、交融”。实际上,这也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工作的基本方式和总体方法。要实现“多元一体”条件下的“异中求同”,必须多角度全方位构建适于共质体和互生体健康运作的社会肌理、运作机理、保障机制。

  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总目标,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改革创新影响制约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体制机制,切实推动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使各民族拥有相同的尊严感、安全感和获得感;对民族工作的领导体制、工作机制、方式模式进行全体系的优化,对“民族要素”资源进行大格局、高质量的调度,使得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中华各民族可以托付生命的祥和大家庭,是中华各民族全部能够蒸蒸日上的大集体。

  (作者为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麻勇斌 工作单位: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