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学理战“疫”】后新冠疫情时代的全球化会严重退潮吗?
2020年04月21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君安 字号
2020年04月21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君安
关键词:全球化;疫情;供应链;全球市场;新冠;病毒;物资;肺炎;流动;传播

内容摘要: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世界各国纷纷采取出入境管控、减少航班等措施限制人员跨国流动。受疫情影响,一时间国际航班停航,物资、人员跨国流动受限,对外贸易受冲击,油价暴跌,部分产品全球供应链出现困难,全球化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并难以看到“重启”之日。”还有学者认为,正是全球化导致了疫情的全球传播,“政治反思应当把矛头指向全球化。但是,断言一场疫情会使全球化严重退潮甚至终结,在疫情结束后各国将重拾关门主义政策,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将会断裂,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排外思想将会大行其道等等论调,无论如何耸人听闻都有些言过其实和过度忧虑,客观上只能加大怀疑和抵制全球化者的力量。

关键词:全球化;疫情;供应链;全球市场;新冠;病毒;物资;肺炎;流动;传播

作者简介: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世界各国纷纷采取出入境管控、减少航班等措施限制人员跨国流动。为了保障抗疫需要,一方面,不少国家还禁止医疗物资及粮食出口,甚至出现“截和”他国物资的情况。受疫情影响,一时间国际航班停航,物资、人员跨国流动受限,对外贸易受冲击,油价暴跌,部分产品全球供应链出现困难,全球化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并难以看到“重启”之日。另一方面,控制疫情传播使主权国家的重要性突显,暴露了欧盟等国际组织的软弱无力。一些国家的政客通过将病毒“污名化”甩锅他国、推卸责任。有些国家种族、族群歧视和排斥现象增加。

  也许是出于对局面的担心,国外一些学者认为:新冠疫情是历史的转折点,预示着全球化的鼎盛期已经结束,更加严格的边境控制将成为全球格局的持久特征。“一个依赖全球生产和供应链的经济体系正在演变为一个相互联系更少的经济体系。一种由不断流动驱动的生活方式正在停摆。一个更加碎片化的世界正在形成。”还有学者认为,正是全球化导致了疫情的全球传播,“政治反思应当把矛头指向全球化。”

  那么,后疫情时代里,全球化会严重退潮甚至终结吗?“当经济重启时”会是“世界各国将对全球市场进行遏制”,努力建立国内的完整产业链以减少甚至取代对全球市场的依赖吗?

  应该说,新冠肺炎疫情是近百年来最为严重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对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和各国政策方向一定会产生重要影响。但是,断言一场疫情会使全球化严重退潮甚至终结,在疫情结束后各国将重拾关门主义政策,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将会断裂,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排外思想将会大行其道等等论调,无论如何耸人听闻都有些言过其实和过度忧虑,客观上只能加大怀疑和抵制全球化者的力量,不利于经济恢复和重拾信心,就是无法能阻挡全球化发展新趋势的历史进程。

  首先,全球化是一场持续了很长时间并将继续延续下去的历史运动,是一种历史潮流、历史趋势,具有长期性、坚韧性,很难被一个单独的事件改变历史发展的规律和时代轨迹。

  自从16世纪人类全球化的历史进程开启之后,中间的确遇到和经历了多次严重的挑战、挫折和危机,每次也都使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发生巨大改变。但是,全球化的潮流从未消失或逆转,而是经过调整后又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深程度上继续深化和发展,推进人类社会结合成更加紧密的共同体。同样,新冠疫情可能使近年来的反全球化趋势得到加强,甚至不排除疫情期间或其后会出现国际大宗物品涨价、某些产业链短暂断裂、国际力量分化改组、有些国家政局动荡等局面。但是,更要看到的客观现实是,世界各国恢复经济增长的动机非常强烈,甚至在疫情严重扩散时也迟迟不愿下决心限制经济活动,而疫情一旦稍有缓解又迫不及待地要实现经济迅速重启。而要恢复经济,在“一个不依赖全球生产和供应链的经济体系里”、“一个碎片化的世界里”将是极其漫长、痛苦的,它只会延长疫情带来的经济停滞和经济下滑,这决不符合世界各国的共同愿望。

  其次,人类已经进入万物互联互通的时代,这种技术的进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方式、交往方式的改变具有不可逆性。

  特别是当前世界范围内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技术等迅猛发展,使人类的互联互通变得更加便利和牢固。分割全球市场将会使这些新技术无法发挥作用、产生应有效益,各国也无法获得其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和便利生活。如果各国要在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里生存并享受其所带来的高效与便捷,就只能主动进入全球市场和全球产业链,接受全球化浪潮的时代性洗礼。

  当然,全球化并不是平等地给世界所有的国家、群体都能带来同样大小的利益和好处。在这一进程中,只有那些把握住了机会、做出了正确决策并勇于奋斗、进取的国家和群体才能成功。因此,全球化也一定会遭到那些无法保持其既有利益或未得到自己所期望的利益的国家及群体的质疑与批评。这正是近些年反全球化声音之所以出现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些人则把全球化与残酷竞争、大资本的剥削、生态环境的破坏、文化多元化受到威胁乃至传染病的传播等社会问题联系起来,形成了多方力量杂糅、诉求各不相同的反全球化情绪。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无疑也加剧了这种情绪的病毒般扩散。它既让人们看到全球经济体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连锁效应,意识到其在提高生产率、发挥比较优势的同时可能带来的脆弱性,也给各种反全球化情绪提供了释放的机会,各种力量叠加之下,可能使后疫情时代各国进一步调整政策方向、实行经济脱钩,甚至采取排外、制裁、暴力亦或局部战争等手段达到其目的。

  可是,以为全球化作为一场源远流长的历史运动能被一场临时暴发的疫情所阻止,一定是夜郎自大和痴人说梦!认为已经涵盖了整个世界、各国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会在一些保守主义、民粹主义者面前退却,更是异想天开和杞人忧天!今天,全球化已经成长得如此强大,而其反对者已经变得如此软弱无力,因此全球化没有任何理由在人为设计的非现实化语境中止步不前!

  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当前和后疫情时代人类面临的挑战呢?

  首先,就目前仍处在危急时期、正忙于抗击疫情的各国而言,必须认识到病毒不分国界、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各国只有抛弃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的、种族宗教的等等偏见,停止相互指责,增加互信合作,联手抗疫,才能早日结束疫情带来的混乱与痛苦,恢复平静正常的生活。

  其次,疫情结束后,各国有必要在联合国、G20、世界卫生组织等框架下,就人类携手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消除族群歧视和排斥、维护全球市场稳定和产业链、供应链完整、互联互通、减贫等议题展开广泛研讨,发表共同声明、制定行动计划、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因为新冠疫情造成严重的全球性次生灾难,探索建立全球公共危机预防协作体系。

  最后,加强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作用,加大全球治理力度,切实约束主权国家的恣意行为,纠正个别大国毫无忌惮、肆意妄为、搅乱整个国际环境的做法,呼吁各国遵守国际道德、尊重不同文明、积极承担责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面向未来的全球化出现新发展趋势的真实路径。

  (作者系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何君安 工作单位: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