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学者专栏
严谨治学 以身示范 ——记中央党校左凤荣教授
2017年12月22日 10:2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左凤荣,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室主任。

关键词:老师;俄罗斯;左凤荣;研究苏联;中央党校;改革开放;政治;民众;战略;外交政策

作者简介:

  左凤荣,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获中央党校科研工作优秀奖、中央党校科研优秀成果奖、中央组织部科研成果一等奖,两次获评中央党校研究生院优秀教师。主要研究苏联俄罗斯政治与外交、大国关系,著有《致命的错误——苏联对外战略的演变与影响》《读懂斯大林》《重振俄罗斯——普京的对外战略与外交政策》《俄国现代化的曲折历程》《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俄罗斯:走上新型现代化之路》《从苏联到俄罗斯:民族区域自治问题研究》等。

  “从事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研究,除了必须具备系统的专业理论和确凿的事实依据之外,还必须具备三个‘辅助’条件:深厚的历史知识、扎实的外语功底、辩证的哲学思维方法。这三者中,前两项是‘硬’功夫,非一日可得,后一项是‘软’功夫,属哲学世界观体系,要靠个人‘修炼’。三者缺一不可。”

  “我们观察和研究问题时,不能丢掉最根本的研究方法,即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要全面辩证地看问题,不要简单化和绝对化地看问题。要把历史事件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中去考察,首先要弄清史实,尤其要研究一手的、权威的史料。”

  在我国苏联和俄罗斯研究领域,左凤荣老师治学严谨,著述颇丰,就其研究苏联和俄罗斯问题的深度和广度而言,在学界的影响力是受到公认的。

  为学要处理好“专”与“博”的关系

  有人把老师称为“万金油”。确实,老师与专注于某项研究的科研人员不同,根据学科发展和教学需要,需要他们掌握更广博的知识,关注各方面的问题。左凤荣老师认为,做学问要处理好“专”与“博”的关系。没有深厚的理论素养和渊博的社会科学知识,很难深入研究问题,但作为学者,不能什么问题时髦就研究什么,做学问不能是“万金油”,浅尝辄止,要有明确的研究方向。姜长斌教授在为左凤荣的《重振俄罗斯——普京的对外战略与外交政策》一书所作的序中写道:“从事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的研究,除了必须具备系统的专业理论和确凿的事实依据之外,还必须具备三个‘辅助’条件:深厚的历史知识、扎实的外语功底、辩证的哲学思维方法。这三者中,前两项是‘硬’功夫,非一日可得,后一项是‘软’功夫,属哲学世界观体系,要靠个人‘修炼’。三者缺一不可,三者具备,才能做到‘不跟风、不落俗’。”左凤荣老师认为,古人强调做学问要有“德、才、学、识”,从事科研“识”很重要,有人掌握很多材料却写不出高水平的东西,有人却可以写出很多有价值的著述,这取决于个人的见识。如何在浩如烟海的资料里,找到能说明问题的线索,这种能力是潜移默化和水到渠成的,是功到自然成的结果。

  左老师大学和研究生都毕业于北师大历史系,最初研究的是苏联历史。苏联解体后,随着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机构的成立,她的研究领域很自然地从研究苏联问题,扩展到研究俄罗斯的政治与外交。左老师认为,虽然国际政治主要关注现实问题,但是现实是由历史一步步发展而来的,一个国家不可能完全割断历史。深入了解俄国史和苏联史,有助于理解当今俄罗斯的政治与外交,理解俄罗斯的民族心态。左老师做学问很“专”,其多数成果都是与苏联和俄罗斯有关的,但同时也很“博”。她关注苏联历史问题,不仅研究其对外政策史,还研究其政治体制、民族问题、政党建设等问题。她研究俄罗斯的外交,但并不是单纯研究俄罗斯的对外战略与外交政策,还研究了俄罗斯的民族国家构建,俄罗斯的现代化战略、海洋战略、安全战略等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