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反腐倡廉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须重点把握好五个问题
2018年09月18日 08:56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王希鹏 字号
关键词:纪检监察机关;公职;合署办公;领导;反腐败斗争;监察委员会;党内监督;习近平;统一;政治

内容摘要: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出发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重大的组织创新、体制创新、制度创新,是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大举措。二、把握好“实现党内监督与国家监察有机统一”这个总体目标监察体制改革前,影响反腐败工作成效的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行政监察范围过窄,大量公职人员游离于监察范围之外。为了解决对党员和公职人员日常履职行为特别是公职人员职务违法行为的监督空白,纪检监察机关突出日常监督,实现对“违反党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行为监督全覆盖,实现了党的纪律、监察法、刑法三者的有机衔接。

关键词:纪检监察机关;公职;合署办公;领导;反腐败斗争;监察委员会;党内监督;习近平;统一;政治

作者简介: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出发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重大的组织创新、体制创新、制度创新,是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大举措。当前改革取得了重大成果,深化改革过程中必须重点把握以下几个基本问题。

  一、把握好“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这个根本要求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成效卓著,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归其根本在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有力的领导。从世界范围看,反腐败斗争主要有三种模式,政党模式、法律模式和社会模式。中国的反腐败斗争必须坚持政党模式,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并发挥法治反腐和群众反腐的作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生活参与的力度、广度、深度以及发挥的作用是西方任何一个政党所无法比拟的,这是我们最大的制度优势。《监察法》的颁布实施,就是将党的主张变为国家意志,通过法律把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机制固定下来。此次改革,党对反腐败斗争的领导全面加强,由原来侧重“结果领导”转变为“全过程领导”,确保了党牢牢掌握反腐败斗争的领导权。

  改革后,必须把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这个根本要求落到实处。各级党委必须切实落实好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党委书记要当好“施工队长”,定期分析研判政治生态、听取重大案情报告,不当“甩手掌柜”,不当“好好先生”。坚决落实纪检监察双重领导体制,自觉把党的领导贯彻到纪检监察工作全过程和各方面,重要问题线索处置、政治生态研判、重大案件查办等情况及时向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委报告。纪委要认真履行协助党委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切实加强对所辖地区和部门党组织管党治党情况的监督检查,用好问责利器,推动主体责任落地。

  二、把握好“实现党内监督与国家监察有机统一”这个总体目标

  监察体制改革前,影响反腐败工作成效的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行政监察范围过窄,大量公职人员游离于监察范围之外;二是反腐败机构众多、力量分散、职能重叠,难以形成监督合力;三是对公职人员的日常监督不够,公职人员违反国家法律但尚未触犯刑法的职务违法行为成为监督的空白。此次改革,以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相结合为主线,推进了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大体制变革、结构优化和制度创新。一是实现了党内监督和国家监察的有机统一。改革后,纪委与监委合署办公,反腐败决策指挥体系更加集中、反腐败资源力量更加优化、反腐败手段措施更加丰富,实现党内监督逻辑和国家监督逻辑有效融合和互补。二是实现对监督对象的全覆盖。在党内监督实现对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监督全覆盖的同时,国家监察实现了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全覆盖。三是实现对履职行为的全覆盖。为了解决对党员和公职人员日常履职行为特别是公职人员职务违法行为的监督空白,纪检监察机关突出日常监督,实现对“违反党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行为监督全覆盖,实现了党的纪律、监察法、刑法三者的有机衔接。四是实现对监督领域的全覆盖。《监察法》规定了“最强阵容”的派驻监督制度。派驻或派出的范围不仅包括本级党的机关、国家机关、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和单位,而且包括街道、乡镇、不设置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地区、企业、高校等。监察机构、监察专员对派驻或者派出它的监督机关负责,不受驻在部门的领导,具有开展工作的独立地位,有效地保证了监督权威。

  当然,我们强调监督全覆盖不是“啥都管”。第一,纪检监察机关必须聚焦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必须明确职责定位,理清各主责部门承担的“职能监督”和纪检监察机关承担的“专责监督”之间的关系。纪检监察部门不能去管主责部门的具体业务工作,也不能事事冲锋在前,代替主责部门去行使监督责任,其工作重点是监督督促主责部门履行好职责,及时发现其中的违纪违法行为并予以惩处,发挥好“监督的再监督、检查的再检查作用”,切不可越位、错位、缺位。第二,监察对象是“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判断一个人是否属于监察对象,必须坚持动态识别原则,从“人”和“事”两个标准结合起来判断。“人”,就是指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事”,就是是否从事了与职权相联系的管理事务。监察机关管辖的是公职人员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行为,如果公职人员在非履行公务过程中发生的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治安管理处罚法》《民法》等行为不属于监察机关管辖。医生、教师一旦从事与职权相联系的管理事务,包括招生、采购、基建等事宜,就属于被监察对象。第三,纪检监察机关必须抓住“关键少数”。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既要用纪律管全党、治全党,又要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形成“头雁效应”。纪检监察机关必须抓住这个重点,切不可眉毛胡子一把抓。

作者简介

姓名:王希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