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从“三带三高”到“三生共赢” ——山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太湖源之解
2021年01月05日 12:4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 字号
2021年01月05日 12:4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
关键词:三带三高;三生共赢;三农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三带三高;三生共赢;三农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是党中央对新时代“三农”工作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举措。贯彻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就要推动乡村产业振兴,紧紧围绕发展现代农业,围绕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构建乡村产业体系。太湖源镇是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农业大镇、旅游名镇、工业强镇,一二三产业发展较为均衡,融合度较高。近年来,太湖源镇党委政府按照“做强一产、做优二产、做活三产,三产融合”的产业发展方向,以“两园”建设为契机,从“三带三高”到“三生共赢”,走出了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可持续绿色发展之路。

  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须完善利益联结机制

  产业兴旺可以提供乡村就业机会、增加农民收入,是解决农村一切问题的前提。要完善利益联结机制,必须要把以农业农村资源为依托的二三产业尽量留在农村,让农民分享产业增值收益。

  多年来,太湖源镇党委政府始终以优化产业发展环境为重点,先后引进和培育了一批符合农业主导产业方向的优质经营主体,通过加大科技投入,研发、培育和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改善生产设施和改进工艺,推进农业数字化转型和智慧农业发展,创新经营和商业模式,以此提高农业产业的社会化服务能力,既促进了农民增收的有效途径,也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太湖源镇的农业主导产业有竹笋、茶、山核桃等,现域内共有10万亩竹子、8000亩精品茶园,并建有华东地区最大的竹笋交易市场。近年来水果、蔬菜产业发展也比较快,有市级和区级蔬菜基地6个,全年蔬菜总产值达到6000多万元;水果产业主要走精品化路线,有蓝莓、葡萄、水蜜桃、猕猴桃等,基地规模普遍不大,但效益较好。2019年,太湖源镇农业总产值达到6.3亿元,增长5%;实现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34321元,绝对值位居全区前列。太湖源镇还拥有一批以西马克食品有限公司为代表的竹笋加工龙头企业,市场开拓和带动能力强。太湖源镇的乡村旅游和民宿产业发展势头强劲,民宿经济向集群化、标准化、品牌化、融合化的目标高质量发展,打响了“太湖源山居”区域品牌。全年三大景区共接待游客53.73万人次,实现门票收入1768.4万元;农家乐和民宿共接待住客209.73万人次,实现经营收入1.66亿元。

  以“四个方面”的优势推动生态产业化

  经过20年的实践与探索,太湖源镇逐渐发展成为有机农产品重要输出地、工业企业重要集聚地、生态旅游发源地。太湖源镇产业融合发展“起步较早、发展较快、程度较深”,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

  “两大产业”支撑。其一,竹笋产业是太湖源镇农业主导产业,镇内有竹林面积10万余亩,其中雷竹面积4.5万亩,拥有华东地区最大的鲜笋年销售额4亿元的青云竹笋交易市场。东坑有机茶为全国第一个获得有机茶认证的品牌。全镇实现年农业总产值6亿元以上。其二,镇内拥有太湖源头、东天目山、神龙川三大景区和红叶指南、养生白沙两个村落景区。形成“太湖源山居”集群品牌,现有农家乐500余家,民宿55家,床位超1.2万张。

  “两条轴线”布局。一是南北向的205省道,也就是美丽乡村精品线。作为太湖源镇南北交通主动脉,串联起美丽乡村,促进区域一体融合发展。太湖源镇在2017年提出村落景区化发展,要求串珠成链,盆景变风景,并探索全域景区一体化运营模式,如今已成为现实。二是东西向的高后线,即太湖源现代风情线,以物流中心为起点,沿浪白线、高后线分两条线路,呈“V”字形打开,全长约10.5公里,是一条串联了“四片九园”的绸带,把整个省级现代农业园区真正打造成一个整体。

  “两种形式”为主。一种形式是片区组团。太湖源整体呈北有旅游、南有工业的布局态势,北部以白沙、指南、临目、东坑、东天目为代表的临目片民宿经济特色村构建起“集群化、规范化、品牌化、融合化”的乡村旅游产业体系。南部杨岭、青云片则以“竹文化”为串联,发展“美食文化”和“夜间经济”,打造集“产、闲、游”于一体的精品村。另一种形式是内部融合。太湖源镇打通了“挖竹笋、品竹宴、游竹乡、购竹品”全产业链。同时着力推动市场拓展和品牌建设,华东地区最大的竹笋交易市场完成改造,目前形成了一楼卖鲜笋、二楼搞电商的双中心,年交易额将从目前的7亿元增长到10亿元。积极支持水果笋品牌推广,前端与盒马鲜生、沃尔玛、叮咚等建立战略合作,后端与1500户农户签订产销协议,形成利益联结机制。水果笋的收购价比其他笋每斤要高出1—2元,有力带动了农民增收。2020年,太湖源竹笋总产量近4.2万吨,产值超2.65亿元,实现了逆市上扬、量价齐增,主导产业更加稳固。

  “两园创建”助力。以省级现代农业园和省级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两园”创建为载体,其一是通过“一心一线四片九园”省级现代农业园建设,探索山区乡镇产业优化升级的新路径。“一心”即竹产业物流中心,由华东地区最大的竹笋市场改造而成。“一线”为现代农业风情线,全长约为10.5公里,将整个现代农业园区串为一体。“四片”是指杨桥、众社、畈龙和横徐4个美丽乡村集中建设片区。“九园”包括了高云竹语、杨桥笋集、云上茶乡、泛龙竹海等9个特色园。其二是太湖源省级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主要以现代农业园为基础,探索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新路径,实现山区绿色可持续发展。

  通过“三带三高”路径赋予产业融合发展新动能

  太湖源镇的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主要是通过“三带”来突破制约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壁垒,实现初始发展。第二阶段主要以“两园”建设为抓手,赋予了太湖源镇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新动能。“三带三高”主要是:

  企业带路。一是以农业产业龙头企业为主的带路模式,如竹笋加工园内的杭州西马克食品有限公司以“公司+基地+农户”的“接一连三”产业融合模式,带动了太湖源镇及周边3个乡镇14个村,与1万多农民共建有1万余亩无公害竹笋基地,形成市场牵龙头、龙头连基地、基地连农户的产加销体系。二是以旅游开发公司为主的带路模式,如在20世纪90年代,太湖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就对位于天目山南麓的太湖源景区进行了整体开发,景区成功运营以后,逐渐带动了周边白沙村的农家乐和民宿产业发展。三是以农村中介组织为主的带路模式,如浙江聚贤盛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临安益微测土配方施肥专业合作社为载体,形成了土壤调理、科学施肥、病虫防治等农业技术的推广模式。公司开发的新品种“天目水果笋”通过合作社等组织得到了大面积推广应用。

  示范户带头。“企业带路”初显成效后,太湖源镇将重心转移到了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农民合作社(59家)、家庭农场(54家)和专业大户上,发挥示范户“领学领用”的样板效应。如竹种园公司推行的科技研发小试在竹种园、中试在合作社基础上,推广到示范户(合作社社员中的村级科技带头人),广大农民看示范户、学示范户,同时各村示范户(合作社社员)还主动召集或上门给村民培训。浙江聚贤盛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也是通过专业合作社和示范农户的带动作用,将测土配方等技术向广大农户推广。

  农民带“地”。太湖源镇把推进要素融合作为重要手段,鼓励和引导广大农民带“地”积极参与,解决了产业融合发展中的要素瓶颈,也将产业融合收益覆盖到了小农户。农民所带的“地”,不仅包括农业用地,也包括宅基地、建筑物、劳动、资本、技术、工艺在内的多种要素。太湖源镇还将农民带“地”同农民增收的“四金”模式紧密衔接,即农民带着要素参与产业融合发展实践,实现“流转得租金、入园挣薪金、经营赚现金、入股享股金”。如青云茶乡现代农业园,流转了青云村近千亩土地种植茶叶,同时常年雇用村里50多名农民成为茶园的工人,农民收入大幅提高。

  高集聚。一是产业的高集聚发展。重点围绕竹笋、茶、山核桃等主导产业,因势利导地引导太湖源地区的农村产业向“两园”的重点功能区和产业区集聚。增进各主体的相互融合,有效降低了交易费用,提高了资源要素的配置效率。二是资源的高集聚利用。以全域土地综合治理和小城镇综合整治为抓手,推进“一户多宅、一户多附”整治,积极盘活农村闲置的宅基地和闲置农房资源,提高建设用地集约化、精细化和科学化利用。盘活杨桥区块75亩砖瓦厂废弃区块,建造了6.5万方小微企业园,以利于引进符合太湖源产业导向的优质项目。三是技术的高集成创新。通过“两园”建设形成的产业集群和要素集聚,为技术集成创新创造了条件。将浙江农林大学等高校科研院所引进到园区内,成立研发基地;将新希望集团等农业龙头企业引进园区,发展智慧农业。

  高渗透。一是技术的高渗透。加快数字营销渠道建设,如西马克公司开发的休闲食品即食笋干通过淘宝薇娅的直播带货,5分钟内即销售了8000多份产品。二是资本的高渗透。太湖源镇投入5700万元财政资金,重点建设主要包括了“一心”“一线”“四片”以及高云村饮用水、污水达标提升工程等;同时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向产业适宜领域渗透,新希望集团投资6500万元在太湖源打造智慧农业园项目;临安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青云茶乡现代产业园从事承包、开荒、整畦等,累计投资已逾2000万元。三是智力的高渗透。举办“源头月圆”新乡贤大会,新乡贤带头人发挥专长助力太湖源农村产业融合高质量发展。如中国林科院科学家竺肇华老先生,长期不遗余力地支持家乡发展,为太湖源地区的生态文明建设和乡村旅游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深入实施“两进两回”,以优惠政策吸引和乡贤文化鼓励优秀青年返乡创业。如指南村的罗云妍,原供职于杭州开元旅业集团,把丰富的酒店管理经验和民宿经营理念带回到了指南村,将自家宅子打造成名为“云栖枫林”的精品民宿,成为周边村民在民宿经营中竞相学习的榜样。

  高保障。一是机制的高保障。构建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寻求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合作社、农户等主体利益诉求的最大公约数,如国兴公司数年前在指南村流转了大片土地用于田园风光打造,提升了村景,吸引了游客。竹种园公司承担了竹种资源收集和保护、竹子文化传承等公益性功能。这类企业之所以愿意承担短期内较大的投入产出失衡,主要源于为将来业务作铺设、对未来收益的信心,以及背后稳固的利益联结机制。二是政策的高保障。太湖源镇借助浙江大学等高校、省农科院等科研院所、专家乡贤等“外脑”,聚焦产业融合发展精准研策和制策,确保政策实施精度。强化政策协同作用,促进农村要素激活与工商资本下乡高效衔接,同步推进科技下乡与人才回乡。三是设施的高保障。多年来,太湖源镇致力于全域基础设施共建,重点加大太湖源幸福码等数字乡村建设的力度,为推进智能农业和数字农业发展,以及实现精准生产和产品可追溯搭好高保障的服务平台。

  以“三生共赢”生态理念走产业生态化治理之路

  坚持以新发展理念统领乡村振兴工作全局,是实现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前提。多年来,太湖源镇以提升产业链和价值链为前提,在做强一产、做优二产、做活三产方面下功夫,通过产业融合的高质量发展,实现了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共赢”。

  从“一产兴”到“三产旺”。太湖源镇通过产业融合发展的“三带三高”实践,提高了各主体的经济联系和要素流动性,提升了产业链和价值链。一是加快了农业的转型升级。通过科技驱动和平台效应,提高了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和生产效率,推动农业高标、高质、高效发展。2019年度太湖源镇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总产值39亿元,竹、茶叶等主导产业产值为3.5亿元、亩均产出11200元,比全区平均高出20%以上。二是实现了农林产品加工业的提质增效。以标准化、数字化、智能化实现了竹笋等农产品的智能加工和精深加工。三是推进了服务业的纵深发展。构建“集群化、规范化、品牌化、融合化”的乡村旅游产业体系,重点打造了“太湖源山居”民宿品牌,初步形成了以白沙、指南、临目、东坑、东天目为代表的民宿经济特色村,涌现出了“一山九舍”“花千谷”等55家优秀精品民宿。四是推进了农村三次产业深度融合。建成了以竹产业融生产、加工、物流、营销等为一体的年产值1亿元以上的农业全产业链。通过对农业文化资源保护利用和农业多种功能拓展,实现农业与休闲旅游、农事教育、健康养生等产业深度融合,建成了茅草屋水果采摘园、茶乡风情体验区等多处休闲观光园。

  从“卖山头”到“卖生态”。太湖源镇的产业融合发展,既让产业兴了起来、乡村美了起来,更让农民富了起来。靠山吃山,太湖源镇的农民从砍伐树、烧木炭、卖柴火,到卖竹笋、卖山核桃、卖小番薯,再到卖风景、卖生态,实现收入多元化和绿色化的蜕变。太湖源的“两园”建设更是加大了农民增收致富的步子,尤其是这些年积极推进的“流转得租金、入园挣薪金、经营赚现金、入股享股金”的农民增收“四金”模式,形成了经营性收入、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并举的多元收入组合。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不仅富了农民,也强了集体,全部20个村完成村级集体总收入30万元、经营性收入20万元以上的目标任务。

  从“汲取式”到“共生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重要的发展理念,也是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原则。多年来,太湖源镇摒弃了过去“汲取式”和“毁坏式”的生态资源利用模式,走上了绿色发展的致富道路。一是促进了生态经济和美丽经济发展。如白沙村和指南村利用当地充沛的生态资源发展了红火的乡村旅游和民宿产业,实现了持续增收奔小康。二是发展了一批与“绿水青山”相生共融的产业。以高标准谋划和布局了一批“生态+”的融合产业和业态,包括生态绿色农林业、生态循环加工业、生态观光旅游业、生态娱玩文创业、生态休闲康养业、生态智慧服务业等适应美丽经济发展需求的新产业、新业态。三是探索了“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双向转化通道。在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后,用实际行动进一步“养青山、护绿水”,将经济能力转化为生态保护能力,以不断的良性循环促进太湖源的山更青、水更绿,使生态文明与经济发展相得益彰。四是实现了乡村价值再造。绿色发展激发了对太湖源乡村价值体系的重新审视、挖掘和再造,推进“生产、生活、生态”的“三生共赢”,使太湖源成为宜业、宜居、宜游的理想家园,成为山区绿色可持续发展和乡村高质量振兴的典范。

  从“自利性”到“公利性”。农村产业融合是多主体、多动能作用的结果。太湖源镇在产业融合实践中,构建了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强化了政府、高校科研院所、集体、企业、合作社、专业大户、普通农户等各主体之间的协同作用,淡化了主体的“自利性”,强化了“公利性”。如白沙村与太湖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开展设施共建、资源共享,实现多方共赢。到太湖源景区游玩的旅客吃住在白沙,给村庄带来消费流量,到白沙村休闲的游客也给景区带来了参观流量。为吸引更多外来流量,景区管理公司与公交公司合作开通了杭州东站到白沙村的文旅专线。指南村在太湖源镇“做减不做加”的指导思路下,对民宿产业进行改造升级时,涉及部分房屋需要拆迁和降层整治,这些农户能顾全村庄风貌提升和集体发展大局,积极服从拆改工作。指南村乡村旅游和民宿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每位村民的公利精神。

  从“一元化”到“多元化”。太湖源镇的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是政府引导下的企业经营、合作经营和家庭经营的共同发力和融合,产业融合发展带来了乡村治理体系的变化。一是治理结构更加优化。在全域景区化建设思路下,太湖源很多村庄都成立了村落景区管理有限公司,他们也是村集体经济发展的载体,在村庄经济发展公共事务决策中,他们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二是治理主体呈现多元化。产业融合也是主体融合的过程,促进了村庄体制外精英参与村庄治理的动能更强、动机更纯、动作更实。三是治理能力趋向现代化。在外干部、企业家、返乡创业青年、退任村干部的治理渗透使村庄走向了现代治理,决策过程更加民主化、科学化,管理过程更加规范化、现代化。四是治理模式更加灵活化。从制度视角看,太湖源在产业融合发展中,一方面发挥了党建引领作用,如集聚全镇机关青年党员单独成立了临时的“后浪党支部”,活跃在两园建设的各项工作中,助力太湖源的产业融合发展;再如,竹种园有限公司、科技服务中心和竹笋专业合作社围绕竹笋产业链,建立了高云竹笋专业合作社党支部,把党组织建在了产业链上,以此更好地引领产业融合发展。另一方面,强化了村庄非正式制度的作用,如村规民约等。此外,多个卸任后的村干部也在村庄整治、矛盾协调、产业发展等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其实也是对村庄权威这一非正式制度的灵活运用。

  太湖源镇的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并非一蹴而就,从初期的“三带”到后期的“三高”,这是一种具有阶段性、有序性和渐近性的发展模式,保证了太湖源镇农村产业融合的高质量发展,也为全国其他地区的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提供了可借鉴、可复制和可推广的经验。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太湖源镇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