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城市文化场景的构建机制研究 ——以加拿大多伦多市为例
2020年05月25日 14:47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2020年第5期 作者:范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 国内外诸多实证经验表明,文化场景建设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本文以文化场景为工具,剖析了加拿大多伦多市文化场景的构建机制,通过对该市文化设施、文化参与者及文化政策的归纳分析,探讨了该市文化发展的成功经验与不足。建议我国从以下六个方面促进城市文化发展、建构文化场景:打造新时代文化治理平台;统筹多元主体协同参与;出台文化领域顶层设计性政策文件;建立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文化创作生产机制体制;丰富文化设施多样性;积极培育文化参与主体。

  [关键词] 文化场景;文化设施;城市政策

  [作者简介] 范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

  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推进文化制度建设在国家治理体系当中的价值做了言简意赅的论述,即坚持和完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制度,巩固全体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并把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厚支撑。通过文化建设,构建价值共识、共同的观念和意义系统是我们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途径。新时代文化建设与发展的意义在于重构国家、社会和公民之间的关系;重新调配文化资源,落实公民文化权益。

  以往对城市发展的研究是将城市经济与文化区分开来,文化仅处于从属地位。然而,后工业化和全球化趋势正在大幅度提升文化的重要性,文化发展对促进城市经济活力的作用日益明显。以加拿大多伦多市为例,该市成为连续多年位居全球宜居城市榜单前列的国际化大都市,其发展得益于文化场景的成功营造,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创意人才集聚于此。工作和生活在后工业城市的人们对“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提出了更高要求,在物质丰盈的基础上,他们开始注重城市生活的审美和娱乐体验。本文以文化场景为工具,剖析了多伦多市在建设文化场景方面取得的经验和不足,以期对我国城市文化发展有所裨益。

  成功的城市文化场景建设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但至少应包含两个基本构成要素:文化设施与文化参与者。本文从这两个要素出发,结合多伦多市出台的助力文化场景发展的相关政策,提出了依托文化场景建设、推动城市文化创意经济发展的关注点。

  一、规模化、多元化的文化设施是构建文化场景的重要支撑

  传统城市增长理论通过生产过程来解释城市之间的差异,[1]忽略了消费过程。消费已经成为后工业时代城市最显著的特征。[2]由于企业流动性越来越强,城市的成功越来越取决于城市消费中心的角色。以消费为基础的理论认为:先进的生产型服务业更倾向于在文化设施丰富的城市落户,因为这些城市是知识型劳动者更愿意居住的地方。

  不单是许多城市学专家们关注到了消费在推动城市经济发展中的作用,[3][4][5]城市管理者同样意识到了文化消费、经济增长和城市生活之间的紧密联系。伦敦市市长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在2008年发表的演讲中说到,“我认为能使伦敦的经济中心地位更坚实,并且能与法兰克福相媲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你经历了一天辛苦劳作,这个城市为你提供了其他城市无法匹及的多种多样的文化和娱乐服务”。如果大城市想继续维持现有的增长与繁荣,就必须有更多人持有生活在高密度城市里的意愿和冲动,而对于这种意愿与冲动的培养,城市的舒适性和便利性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是未来大城市竞争力的一种体现,[6]体现这种竞争力的具象载体就是城市文化设施。文化设施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额外动力,而非仅仅是生产的衍生品,[7][8]因此,文化设施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凸显。[9][10]

  统揽多伦多市文化发展现状,便会发现其文化设施呈现出规模化和多元化的发展特征。据2014年多伦多市经济发展与文化司(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e Division)对全市44个街区文化设施的统计显示,全市拥有文化设施1398处。从产权所属关系上看,其中218处产权归城市持有,占比16%;54处由他人持有但由城市运营,占比4%;剩余1104处为其他人持有并运营,占比高达80%。① 按照空间使用功能的分类上看,按数量从高到低排列依次为:表演空间(748)、多功能空间(659)、展览/视觉艺术空间(494)、文化遗产(217)、银幕放映空间(113)、图书馆(99)。②

  值得关注的是,在217处文化遗产中,212处具有多重使用功能,这说明多伦多市将97.7%的文化遗址投入到本市的文化活动中。例如多伦多市著名的酿酒厂(Distillery District)是文化遗产转换为创意空间的典型例子,是该市最具活力的文化场景之一。酿酒厂的前身为古德汉—沃兹酿酒厂(Gooderham & Worts Distillery),是北美地区体量最大的维多利亚时期工业建筑群,于1988年被列为国家历史遗址,受到“安大略省遗产法”的保护。[11]经由城市景观控股公司(Cityscape Holdings)收购后改造,于2003年对公众开放,从工业区转型成为文化创意集聚区。在市政府发展协议的保障下,开发商与非营利组织多伦多艺术景观(Toronto Artscape)合作,签署了长达20年的租赁合同,以低于市场价格将部分空间提供给其他非营利艺术机构和独立艺术家以支持其发展。这正是市政府为应对城市中心“绅士化”(gentrification)而做出的尝试和努力。截至2019年1月,酿酒厂拥有46处艺术家工作室,占比高达29%。除此之外还有手工设计、艺术画廊、教育机构、活动设施、零售等商户共计96处以及4栋住宅。① 其中无特许经营以及连锁商户,保证了该区域商户在全市范围内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由此可见,“成功的地理位置都是多维的、多样化的,不会仅仅迎合某一行业或某一群体,他们充满了刺激和创意互动”。[12]酿酒厂成为了以艺术和文化为触媒,将没落工业区带回到城市生活并激活城市复兴的典范。

  二、活跃的文化参与者是构建文化场景的重要主体

  成功的文化场景离不开积极的参与主体,多伦多市拥有一大批活跃的文化场景参与者,并表现出以下特点:

  (一)普遍具有较高的受教育水平

  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与文化场景参与者的受教育水平息息相关。据统计,多伦多市居民受教育水平高于其所在的安大略省及全国范围的平均水平。该市15岁以上拥有学士学位及以上的居民比例为32.6%,分别高于安大略省的26.0%与全国范围的23.3%。② 在20-24岁之间拥有本科学历的多伦多市居民中,物理、生命科学与技术、视觉与表演艺术、通信技术是最流行的学科,这一数据最直接的影响体现在该市的产业结构上。该市艺术、文化、娱乐和体育相关产业的区位商数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8倍,高出排在第二位的自然和应用科学0.57,成为多伦多市经济发展的首要支柱产业。③

  (二)艺术家是文化场景的活跃主体

  《想象一个多伦多:创意城市战略》中提到了一组数据:“加拿大每4位文化工作者中,就有1人来自多伦多”。[13]艺术家是文化工作者的重要组成部分,理查德·佛罗里达称他们为“超级创意核心”阶层。[14]艺术家以空间为桥梁与受众相连接,因此他们所在城市的规模越大,地理位置就越重要。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OCAD University)对全市范围内的艺术家工作与居住地点进行了统计,艺术家的工作地点有18130处,居住地点有22600处。从分布和密度上看,艺术家遍布全市范围,且集中居住或工作在城市中心区域和交通沿线。艺术工作者在选址上更看重拥有丰富文化设施的市中心,以方便他们与工作、新创意、消费市场、合作伙伴等建立网络关系。

  现有大量研究聚焦于文化产业集聚(工作地点)对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鲜有针对当创意群体聚集在社区(居住地点)时,对社区所产生的溢出效应的研究。多伦多市的实证研究证明,当社区内20%的当地居民从事艺术和文化工作时,该社区往往会因为表演、展览、工作坊、非正式聚会、咖啡馆和其他文化设施而变得生机勃勃。[15]这与“城市实验室”(“CITY LAB”)在美国匹兹堡加菲尔德小镇所开展的“6%创意人理论”的研究发现不谋而合,[16]文化生产者的集聚不仅刺激了文化生产者自身的审美创新,而且也使这些集聚区域本身对外来游客和消费者产生吸引力。

  (三)文化项目是艺术家参与文化场景建设的重要媒介

  涂鸦艺术是体现艺术家直接参与社区和城市改造的艺术形式。涂鸦创作者是有创造力的个体,普遍具有强烈的社区意识,关心城市的内在美学。他们积极创作高质量的涂鸦壁画,美化了城市的废弃地区。起初涂鸦艺术是艺术家的自我表达和自发式行为,准入门槛低,因此公众对涂鸦内容和质量一直存在争议。城市管理者对涂鸦的反应有以下几种:清除、刑事定罪、福利主义、接受涂鸦文化。[17]许多市政管理者反对涂鸦,而多伦多市政府则视涂鸦艺术为提升城市审美、推动城市更新的有效工具,并通过行政手段对其进行综合治理。作为城市涂鸦管理计划(City's Graffiti Management Plan)的核心项目,该市交通服务司(Transportation Services Division )于2012年启动了“城市街头艺术”项目。该项目召集了约320个艺术机构和独立艺术家,利用壁画和涂鸦艺术对全市范围内的重要交通设施(地下通道、隔离带、交通信号箱等)进行美化。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创作和包装完成649面街道墙体以及393处交通信号箱,分布情况与艺术家居住和工作选址大致吻合。① 涂鸦项目被纳入政府管理,艺术家创作涂鸦墙有严格的申请条件和流程。因此,对涂鸦质量和创作者的专业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也有批评者指出,严格的筛选机制导致涂鸦艺术失去了它的一个重要职能:为低收入艺术家,尤其是青年创作者平衡机会差异。[18]

  (四)文化生产者与消费者的身份可以相互转换

  教育推动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同时“教育使城市中的人们不仅拥有了听说读写的能力,同时还提高了他们精神层面的自我实现和自我表达意识”,[19]最直接表现为消费习惯的转变。

  “创意阶层”将收入的大部分用于文化消费,尤其是体验式消费,同时“那种体验也反映并突出了他们作为创意人才的身份”。[20]与日常用品和服务不同,文化消费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人们可以花钱买到流水线上制作的生活用品,还可以享受企业提供的标准化服务,唯独“文化”因人而异。“创意阶层”通过参与文化活动,集聚在特定文化设施(空间),通过消费行为,相互学习技能,借鉴创意想法,获得独特的“体验”。他们又将“体验”转换为创意资本,投入到生产活动中。文化生产者和文化消费者的身份在文化场景中相互转换,因此形成了“创意阶层”生产和消费的良性循环机制。“创意阶层”拥有高学历、掌握专业技能、依靠脑力劳动获取报酬。他们集中在诸如多伦多、芝加哥、北京、上海、东京等发达的后工业城市中,并成为推动城市发展的中坚力量。他们参与城市建设,其本身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对该城市的社会结构、经济发展、文化塑造等城市形态的影响越来越大,因而对城市政策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21]

  三、文化管理部门和文化政策是构建文化场景的保障

  在20世纪90年代初经济衰退之后,多伦多市政厅开始聚焦于人力资本与创意经济的发展。文化政策是城市治理的一种“软性基础设施”,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文化政策在多伦多城市发展过程中的保障作用逐步凸显。

  (一)文化管理部门是构建文化场景的重要推手

  多伦多市大规模的文化发展始于1967年的全国百年纪念(national centennial)。1974年,多伦多市政府前瞻性成立了多伦多艺术委员会(TAC,Toronto Arts Council)。作为多伦多市艺术家和艺术组织的资助机构,TAC以“一臂之距”的方式,广泛支持着该市的艺术发展。另外一个与TAC同等重要的机构是于1986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多伦多艺术景观。它主要负责开发和运营文化地产,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将空间提供给艺术家,支持艺术生产和文化活动。1988年,多伦多市政府将文化部门与经济部门合并,成立经济发展和文化司,为该市创意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二)文化政策是构建文化场景的重要依据

  2003年,多伦多市政府出台了为期十年的《文化规划:缔造创意城市》,详细说明了未来多伦多市文化发展的目标和工作计划。规划指出多伦多市政府需通过与其他层级政府和私人赞助者灵活合作,以发挥该市文化资本的最大潜能。规划明确提出了5年内人均文化投资达到25加元的量化指标,[22]并要求文化司(Culture Division)每两年向市议会提交报告,使用佛罗里达提出的创意指数(Creativity Index)将多伦多与北美其他国际性城市(纽约、芝加哥、渥太华、蒙特利尔、温哥华、卡尔加里)进行对比。这一规划成为该市文化发展的指导性框架和理论基础。

  2006年,为满足多伦多创意经济的发展需求、进一步挖掘该市文化资本潜能,多伦多市政府与安大略省政府联合出台《想象一个多伦多:创意城市战略》。它是当时该市关于创意经济最详细详尽的分析文件,从宏观数据上为多伦多市创意经济发展提供了图谱。

  2008年,市长经济竞争力咨询委员会(Mayor’s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 Advisory Committee)发布了《繁荣议程》。[23]议程再次延用佛罗里达的“创意指数”框架对该市创意发展进行分析,强调创意人力资本的作用。该议程将创意产业与高科技产业同视为多伦多市的支柱产业,明确提出城市生活质量是吸引人才和资本的重要因素。作为《繁荣议程》的补充文件,《创意城市规划框架》进一步将佛罗里达的“创意阶层”理论付诸实践。[24]为支持《繁荣议程》中提出的主要观点,《创意城市规划框架》将文化规划模型应用于该市“创意城市”发展。为引导城市打破部门条块分割,超越现有的以部门为基础的治理方式,建议多伦多市建立跨部门合作机制,并拓宽政府支持文化发展的治理工具。该文件强调文化规划模式不应仅是强调以社区为基础,而应将视野放在一个更大的创意经济载体上。

  2010年,受多伦多市经济发展司委托,创意资本咨询委员会(Creative Capital Advisory Council)对2003年出台的《文化规划:缔造创意城市》进行更新,在此基础上发布了《创意资本增长:多伦多城市行动规划》。[25]该规划针对文化空间的可负担性、文化参与的公平性、建设文化场景、发掘文化潜能、发挥政府领导作用、明确城市国际地位这六个基本方面提出了具体可操作性建议。以上五部文化发展政策和文件是多伦多市创意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具有指导性和基础性作用。

  四、构建文化场景,助力城市文化发展的启示

  城市发展历程的独特性决定了每个城市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成功的文化场景没有一个固定的发展模式。但通过文化设施和参与者这两个维度剖析多伦多市文化场景发展状况,可以得出,创建具有活力的文化场景应重点关注以下几点:

  (一)营造丰富多样的文化设施

  文化设施是文化场景的客观构成部分,是促进文化消费的载体。艺术画廊、剧院、文化广场、书店、博物馆、咖啡厅、餐馆、酒吧等文化设施是聚集人群的空间场所。人们在这里相互交流、学习,从而得到启发产生新的创意。“创意阶层”的工作和生活界限逐渐模糊,尤其对从事文化生产的人来说,他们不仅倾向于选择在文化设施密度高的地方工作,同样也选择在这种社区生活。多样性不仅体现在文化设施功能不同,同时体现为规模不等。小型文化设施(舞蹈工作室、艺术画廊、咖啡厅、酒吧等)与市民生活紧密相连,它们与大型文化设施(歌剧院、博物馆、体育场等)相辅相成,对于城市文化发展同等重要。“更具体地说,文化场景包含这样一种空间,在这种空间中,生活方式通过有意义的文化消费形式外化”。[26]功能不同、规模不等的文化设施为参与文化活动的人群提供了多样化的文化消费体验和相对公平的机会。

  (二)吸纳众多活跃的文化活动参与者

  文化场景的活跃度与参与其中的人密切相关。经典的人力资本理论已经证明了人力资本的内生、积累、增长会刺激本地经济增长。[27][28]创意人才是文化场景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学生是城市创意人才聚集的初始积累。位于多伦多市的多所北美知名学府,为推动多伦多市创意经济发展源源不断地提供人才储备,例如多伦多大学、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瑞尔森大学等。其次,多伦多市活跃的文化场景不断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人才定居在此,使多伦多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文化熔炉”。[29]

  (三)借助具有地方文化特征的多样性建筑空间

  多样性建筑空间是文化场景繁荣的重要因素。首先,建筑多样性不仅使城市设计具有美学意义,同时新老建筑的有机结合使土地价值最大化。多伦多市中心不仅有许多的现代摩天大厦,还有很多老建筑。上文提到的维多利亚时代酿酒厂,是该市最具有活力的文化场景之一,类似还有“常青砖厂”(Evergreen Brickworks)“威奇伍德谷仓”(Wychwood Barns)等文化创意集聚区。老建筑的使用成本相对新建筑来说比较低廉,同时老建筑本身的文化价值能促进创意人士产生新的思想。简·雅各布斯曾指出“旧的主意和思想有时可以在新建筑里实践,但新主意必须使用老建筑”。[30]其次,将不同用途的建筑混合在同一区域能保证该区域不同时段的人流量与活跃程度。酿酒厂区域规划了四栋住宅,商业与住宅的混合用途使该地区不论是白天还是夜间都有人气。酿酒厂的夜间文化活动,例如一年一度的圣诞集市和多伦多灯光节,不仅使该空间的土地价值得到了充分利用,还使该区域成为多伦多市居民夜间活动的重要聚集地。

  (四)切实发挥文化管理部门和文化政策的作用

  首先,文化发展需要政策为其引导发展方向并提供理论框架。在这一过程中,多伦多艺术委员会、经济发展和文化司等部门发挥了重要职能。上述政策文件极大地推动了创意产业发展。2010年发布的《创意资本增长:多伦多城市行动规划》,更是明确将打造“文化场景”视为重点措施之一,为促进该市文化创意经济发展提供了直接指引。其次,政策中需要有前瞻性的、问题导向性的具体措施。“多伦多艺术景观”在该市所运营的诸多成功项目与该市城市规划中的“第37号条例”(Section 37 Agreement)密切相关。条例规定(地产)项目开发者可向政府部门申请增加额外的建筑高度与密度,但作为回报,开发者必须参与社区建设,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额外的建筑高度和密度为开发者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同时开发者又以多种方式回馈所在社区,增加社区居民福利,形成了良性的发展机制。

  (五)文化管理部门与私营部门、社会组织、社区以及个体协同推进

  上文提到的“城市街头艺术”项目,以及“第37号条例”,不仅包含了政府内部跨部门合作,也包含了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和个体之间的协同发展。其中有强制性措施和志愿性服务的组合,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之间的优势互补,以及营利性机构与非营利性组织之间的利益平衡,最后形成的是可复制的、多维度的、生态式的城市发展模式。

  尽管多伦多市创意经济的发展取得了成就,但该市文化场景仍面临着许多困境:一是城市因艺术而得到美化,但“绅士化”却将艺术家不断驱逐出城市的中心地带。这一矛盾已经走向全球,成为当今一种普遍的城市现象,它是城市复兴、社会融合、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阻碍。[31]城市管理者试图通过政策手段和行政干预寻找商业化与艺术性的平衡点。二是文化产品具有经济与社会双重属性,无论在何种经济体制制度下,单纯依靠政府或者市场的力量都无法克服“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的“双失灵”问题。多伦多市政府通过政策和财政手段,采取“一臂之距”的方式鼓励非营利性组织为创意产业提供资金支持。但由于资金有限且申请者众多,政策机制不完善,决策者缺乏对不同艺术家群体的周全考虑,竞争过程无形提高了创意人才获得财政支持的门槛。最终导致资金流向经验丰富、名气较高、社会资源丰富的艺术家和机构,而资历尚浅且亟需政府提供支持的年轻艺术家却被拒之门外,最终使得政府干预成效甚微。三是城市中心区人口密度与日俱增,带来的最直接问题就是公共交通设施不能满足人们与日俱增的交通需求。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兴建和运营了规模不等、功能各异的文化设施,但在城市中心拥堵的同时,城郊地区却因交通网络相对稀疏,亦无法将文化设施与文化活动参与者有效连结。落后的交通服务导致人们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在通勤上,从而挤占了人们进行娱乐和文化消费的时间。当然,这不仅仅是多伦多市所面临的困境,这些问题同样困扰着中国正在处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大中型城市。“创意要求建立一个配套环境,这种环境能提供一系列的社会、文化和经济激励因素”。[32]

  综上所述,丰富而活跃的文化场景是促进城市文化发展的重要途径。文化发展一定要坚持对外开放和包容。借鉴多伦多市文化场景的发展经验,建议我国在推动城市文化发展过程中做到以下几点:第一,宏观层面,要充分发挥我国的制度性优势,打造具有新时代文化治理的新平台,帮助地方政府提升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第二,社会层面,吸收国际上协同治理的理念,推动政府、社会、企业与个人多元主体参与城市文化建设;第三,推动文化领域顶层设计,制定促进文化场景建设的政策文件,支持城市、社区的文化发展;[33]第四,明确文化在城市发展中的价值地位,建立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文化创作生产机制体制;第五,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设施;第六,培育积极的文化活动参与者。

  “文化的供给问题不仅是一个文化的优质设施(密度或体积)的供给,而且是一种特定的文化优质场景(创新)的供给”。[34]发展规模化、多元化的文化场景能够凝聚扩大城市的消费基础,为消费者提供独特的、具有地域性特征的文化消费体验,反过来也能够为城市创造就业机会,推动地方经济发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多元化的精神文化需求,提升人们的精神境界,为社会生活建立意义系统和价值系统,引导人们追求更高尚的生活意义,使人不仅在物质生活上,而且在知识、道德和生命等方面全面发展。 

  [  参  考  文  献  ]

  [1] Sassen, S.. The Global City: New York, London, Tokyo, 2nd edn. [M]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1.

  [2] Aoyama, Y. Introduction: Consumption-centered Research for Diverse Urban Economies [J]. Urban Geography,2009(4).

  [3] [9] Edward, L.G., K. Jed, and S. Albert. Consumer City [J]. Journal of Economic Geography,2001(1).

  [4] [19] Clark, T.N., et al. Amenities Drive Urban Growth [J]. Journal of Urban Affairs, 2002(5).

  [5] Bell, D., The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Capitalism. Twentieth Anniversary ed. [M] New York: Basic Books,1996.

  [6] [21][26][34]吴军,特里·N·克拉克等.文化动力——一种城市发展新思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31,38,138-139,157.

  [7] Clark, T. N.. Introduction: Taking Entertainment Seriously [J]. Research in Urban Policy, 2003(9).

  [8] [14] [20] [29] [32][美]理查德·佛罗里达.创意阶层的崛起[M].司徒爱勤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211-218,80,195,292,23.

  [9]祁述裕.建设文化场景 培育城市发展内生动力——以生活文化设施为视角[J].东岳论丛, 2017(01).

  [11] Historica Research Limited. Gooderham & Worts Heritage Plan Report #3, Oral History Programme [EB/OL]. http://www.distilleryheritage.com/oral_history.html. 2019-11-11.

  [12] Jacobs, J.. 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Vintage book. [M]. New York: Vintage books,1961:458.

  [13] City of Toronto, Ontario Government. Imagine a Toronto…Strategies for a Creative City [EB/OL]. http://web.net/~imagineatoronto/fullReport.pdf.2006. 2019-10-02.

  [15] City of Toronto. From the Ground up: Growing Toronto’s Cultural Sector [EB/OL]. https://www.toronto.ca/legdocs/mmis/2011/ed/bgrd/backgroundfile-41204.pdf2011. 2019-08-31.

  [16] 6% Place Tracking Tools [EB/OL]. http://trackingtools.citylabpgh.org. 2019-11-09.

  [17]Halsey, M. and A. Young. The Meanings of Graffiti and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J].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Criminology, 2002(2).

  [18] Laurie A, E.. An Unselfish Act: Graffiti in Art Education [J]. Art Education, 2013(5).

  [22] City Council of Toronto. Culture Plan for the Creative City [EB/OL]. http://www.torontocreativecity.ca/wp-content/uploads/2018/02/2003-Culture-Plan-for-the-Creative-City.pdf.2003. 2019-08-09.

  [23] Toronto Mayor’s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 Advisory Committee. Agenda for Prosperity[EB/OL]. https://www.toronto.ca/legdocs/mmis/2010/ed/bgrd/backgroundfile-26010.pdf. 2019-11-11.

  [24] AuthentiCity. Creative City Planning Framework [EB/OL]. https://torontoartscouncil.org/TAC/media/tac/Reports%20and%20Resources/City%20of%20Toronto/creative-city-planning-framework-feb08.pdf.2008-02. 2019-11-11.

  [25] City of Toronto Economic Development Committee and Toronto City Council. Creative Capital Gains Report: An Action Plan for Toronto [EB/OL] https://www.toronto.ca/wp-content/uploads/2017/08/968d-creative-capital-gains-report-august9.pdf.2011-05. 2019-05.11.

  [27] Lucas, R.E.. On the Mechanics of Economic-Development [J].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1988(1).

  [28] Schultz, T.W.. Investment in Human-Capital [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61(1-2).

  [30] Jacobs, J.. 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Vintage book. [M].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61:188.

  [31] Smith, N.. New Globalism, New Urbanism: Gentrification as Global Urban Strategy [J]. Antipode, 2002(3).

  [33] 陆筱璐,范为.城市人才政策的思考与优化:场景视角下的人才吸引方案. [J].中国文化产业评论,2019(01).

  ①城市持有:表示该设施、代理机构、董事会、委员会或所属公司属于城市资产或机构。城市运营:表示城市、代理机构、董事会、委员会或所属公司与该设施持有者签署了长期的租赁合同。其他:该设施既不属于城市持有,也不属于城市运营。数据来源:Cultural Services,Economic Development & Culture,City of Toronto.

  ②括号内为不同功能空间的数量。文化空间分类依据和数据来源:Cultural Services,Economic Development & Culture,City of Toronto.

  ①数据来源:结合Distiller District官方网站数据以及实地调研情况统计得出的结果。酿酒厂内商户包括艺术家工作室46处、零售商户38处、办公/服务22处、餐厅19处、手工设计工作坊15处、艺术画廊7处、活动设施4处、住宅4栋、教育机构2处。分类中存在重复统计的情况,其中少数商户被列在多个归类中,例如The Sport Gallery不仅经营画廊,同时经营餐饮和零售业务。当租户经营多个业务时,他们通常会租赁多处空间,因此数据的整体趋势仍然成立。

  ②数据来源;Statistics Canada. 2017. Toronto [Economic region], Ontario and Ontario [Province] (table). Census Profile. 2016 Census. Statistics Canada Catalogue no. 98-316-X2016001. Ottawa. Released November 29, 2017.https://www12.statcan.gc.ca/census-recensement/2016/dp-pd/prof/index.cfm?Lang=E (accessed March 6, 2019).

  ③区位商数(Residential location quotient,RLQs),一个区域经济学与经济地理学常用的指标,用来衡量一个区域的特定产业重要程度。区位商数是该特定区域经济的产业份额与全国整体经济的比值。RLQs接近于1时,表明该区域产业接近全国水平;小于1表明低于全国水平,显示该产业为该区域的非重要产业;大于1表明高于全国水平,显示该产业为该区域的重要支柱产业。数据来源: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 https://www12.statcan.gc.ca/census-recensement/2016/ref/release-dates-diffusion-eng.cfm

  ①数据来源:https://www.toronto.ca/services-payments/streets-parking-transportation。

作者简介

姓名:范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