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巴山深处绽放的芳华
2020年01月02日 10:17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求是杂志社青年调研组 字号
关键词:铁路;巴山人;车间;大巴山;筑路;巴山精神

内容摘要:在大巴山深处,西安铁路局安康工务段巴山工务车间就坐落于此,在这个山窝里,抬头望山,山高到能望掉帽子。解和平,第一代巴山铁路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人称“钢筋混凝土式的工长”,退休时,他给巴山留下的一句话,后来成了巴山人的“家训”:“巴山的条件确实艰苦,但它在祖国的版图上。后来,安康工务段几次要调整他到条件较好的站区,他都拒绝了,“我的青春留在了巴山,已经和巴山融为一体,离开巴山,我的魂都会丢的。虽然说巴山条件在不断改善,在老一辈巴山人眼里,与41年前比属于旧貌换新颜。要知道,巴山车间是襄渝线上最艰苦的车间,所管辖的线路从通车起就被列为全路重点病害区段,这令巴山养路人付出了比别的车间多几倍的努力。

关键词:铁路;巴山人;车间;大巴山;筑路;巴山精神

作者简介:

  大巴山,地处川陕交界之处,自古以来重峦叠嶂、人迹罕至、荒凉闭塞,历史上是“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地方,有很多当地人一辈子翻越不过大巴山主峰,有着“上七十、中七十、下七十、总共要走二百一十里才能过巴山”之说。在大巴山深处,西安铁路局安康工务段巴山工务车间就坐落于此,在这个山窝里,抬头望山,山高到能望掉帽子。偏僻、艰苦,是每一个人来到这里的第一印象。

  可就是这样的地方,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因为一段铁路,来到了这里,绽放着芳华。

  筑路,向巴山去

  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同志发出了建设大西南的号召,三线建设从此拉开战幕。1969年12月29日晚,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会议,手拿一副中国地图说:“毛主席亲自确定了襄渝铁路的走向,这条线路要快修。修好这条铁路,四川就形成了四通八达的局面,‘天府之国’的交通就活了。”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一大批铁道兵、民兵、学生兵团高举着旗帜,唱着奋进的歌曲,徒步拉练来到大巴山,展开了襄渝铁路大会战。在这天险之巅,修建铁路施工条件极其恶劣,没有公路、没有电力,他们靠肩扛背驮,徒步将发电机、水泥、枕木、铁轨等物质抬上半山腰上的隧道口;没有先进设备,他们靠铁锤、钢钎、风枪进行施工;没有照明设施,他们靠提马灯、打火把进洞施工;山洪断路没有粮食、蔬菜,他们靠喝面糊、拌咸菜度日。就这样,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他们一锤一锤打通了全线最长的5334米大巴山隧道,架起了全线最高103米的黑水河钢梁桥。

  “铁路每推进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倒下。”襄渝铁路,是一条用鲜血筑成的钢铁动脉。

  在群山环绕的大巴山烈士陵园,矗立着一座“永垂不朽”的纪念碑,碑后安葬着为修建铁路而牺牲的英雄们,他们当中,最小的才18岁,最大的35岁。天堑变通途了,他们却长眠在这里。

  不能对不起筑路先烈

  1978年,改革开放的浩荡春风吹拂着华夏大地。这一年,襄渝铁路全线通车,正式交付运营,巴山工务车间由此应运而生,开启了养路护路时代。车间负责管理的线路81公里,穿越大巴山的主峰,分布了128座桥梁和隧道,集中了襄渝线上桥梁最高、隧道最长、曲线半径最小、海拔最高、坡度最大、生活条件最差等“六大之最”。

  今天,我们在襄渝线上乘列车跨过桥梁、穿过大巴山胸膛时,一定会感慨当年筑路的艰辛,也会察觉在这里养路的不易。

  车间刚成立的时候,条件艰苦得难以想象,没有自来水,需要到很远的地方挑山泉水饮用,买一次粮食需要步行七十里山路,听不到收音机,看不到电视,收到的报纸最新也是五天以前的。

  1978年,一批年轻人第一次来到这里,当上了第一代养路工。这些年轻人大多是来自西安、宝鸡、延安甚至北京等大中城市的返城知青。看到与世隔绝的大山,面对 “抬头一线天、低头是深涧”的恶劣自然环境,知青们一下子都懵了,心理落差非常大。巴山的穷乡僻壤与他们生活过的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格格不入,巴山艰苦的物质文化生活与他们的理想追求有天壤之别。“刚从农村来到城里,没想到来到一个还不如农村的巴山”“刚放下了三斤半(锄头)、却又要扛起八斤半(镐头)”,一些人甚至哭着闹着要调走,刚来的年轻人不在车间找对象,怕一辈子被锁在这里。

  在这种艰苦的环境工作,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激烈碰撞是难免的。

  “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物质是贫瘠的,但精神不能贫瘠,否则怎么能养好路,怎么对得起筑路人?党支部一班人认识到,养路必先育人,育人必先铸魂。他们自办夜校,学习党的基本知识,教育职工安心山区;开展革命传统教育,清明节到烈士陵园扫墓,用“筑路难,还是养路难”引导职工思考人生道路和价值取向;举办联欢会、知识竞赛,开展“大山里的小奥运”以丰富山沟里的文化生活……

  慢慢地,一群人从不安心到安心,再到扎下了根,就像一颗颗铆钉一样把自己钉在了铁路上,从此再也没有松动过。

  襄渝铁路开通初期,大巴山隧道病害不断,火车跑到这里要限速十五公里,外国专家来考察,给大巴山隧道判了“死刑”,说这里是铁路的“禁区”,要么报废,要么改线或重建。可有一个叫解和平的人却不信这个邪,他和工友们一头扎进隧道,没日没夜地进行病害整治。一次,他脚掌扎了钉子,就把自己绑在树上指挥。硬是凭着这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巴山人不仅让大巴山隧道 “起死回生”,而且把列车时速由15公里提高到了90公里,让“担心线”变成了“放心线”。

  解和平,第一代巴山铁路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人称“钢筋混凝土式的工长”,退休时,他给巴山留下的一句话,后来成了巴山人的“家训”:“巴山的条件确实艰苦,但它在祖国的版图上。铁路修到了这里,总要有人来养护,我不来别人就得来,既然来了,在一天,就要干好一天”。

  “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高尚。”习近平总书记深刻诠释了奉献精神。巴山虽苦,但巴山人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叫责任。为了铁路和万千旅客安全的责任,让他们甘愿吃这种苦,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寂寞,放弃本可以更好的生活。这种责任说到底就是一种忠诚、一种大爱,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的大爱。这种忠诚和大爱无疑是高尚的。

  正是第一代养护人,他们在这片物质贫瘠的土地上,开创出了精神富矿,即“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务实创新”的巴山精神。也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激励下,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来到了这里,接过他们的衣钵,传承着巴山精神,书写着新的历史。

  1988年,19岁的王庭虎来到巴山,成为解和平的徒弟,至今一干就是31年。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他就把户口从安康市迁到了巴山乡。后来,安康工务段几次要调整他到条件较好的站区,他都拒绝了,“我的青春留在了巴山,已经和巴山融为一体,离开巴山,我的魂都会丢的。”31年来,他养护行走的线路超过16万公里,相当于走了近13趟长征路。2014年,王庭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5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高山之松,霜线不能渝其操。”在大巴山深处,像王庭虎这样如“高山之松”矢志不渝深扎脚下土地的人,还有很多。在巴山车间,你看不到一条扎根的标语,但很多人在这里献了青春献终身;你听不到激动人心的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几十年如一日默默的付出。巴山人是朴实的,在采访中,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不能对不起筑路先烈”。

作者简介

姓名:求是杂志社青年调研组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