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李艳艳:2017年度网络思想状况分析
2018年01月12日 13:45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李艳艳 字号

内容摘要:而互联网社会文化属性的突出表现就是意识形态性,体现为网络社会思潮、网络舆论、网络艺术等多种形态,具有广泛渗透、交互回应等多面特性。相较于一些西方国家倡导的网络自由理念,中国更加强调网络主权思想,突出各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道路、网络管理模式、互联网公共政策和平等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的权利,这是对于西方国家网络霸权主义的有力应对,受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热情拥护。现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进入了关键时期,我们要利用一年一度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契机,推动中国关于全球互联网治理的“四项原则”“五点主张”成为国际网络规则,加快提升我国对网络空间的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推动建构公平合理的国际网络空间秩序。

关键词:互联网;网络空间;文化;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网络意识形态;发展;斗争;意识形态领域

作者简介: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高达7.5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4.3%。互联网已经深度融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众多领域,深刻改变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我国思想文化环境相应发生着快速变革,社会思想舆论格局得到整合重塑。网络思想状况作为社会思想文化状况的集中呈现地,在2017年涌现出了一些新现象,呈现出了一些新特征,值得关注。

  一、2017年度网络思想状况形势总体向好

  1.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力、感召力、凝聚力进一步提升。党的十八大以来,意识形态工作作为党的一项极端重要工作在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落实网络强国战略等工作中得到贯彻落实。随着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不断加强,党员干部“四个意识”显著增强,网络空间中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得到大力弘扬。这突出体现在:其一,党的十九大得到全国人民的广泛关注。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将改革进行到底》《辉煌中国》等七部大型专题片仅在央视新媒体的播放量就达到12亿次。在十九大召开以后,各类宣讲解读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这表明网上网下同心圆建设产生了明显的成效。其二,网络正能量明显汇集,主流舆论不断壮大。“点赞中国!”“厉害了,我的国!”“为祖国疯狂打CALL!”等网络流行语得到广大网民的自觉广泛使用,表明爱党爱国等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具有了深厚的民意基础。2017年8月,爱国主义商业电影《战狼2》引起网络热议,片中宣扬的主旋律得到绝大多数网民的好评,体现了主流意识形态的强大感召力。其三,网民的是非意识增强,是非辨别能力提高。韩美联合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事件、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失踪案分别发生于2月和6月,引起广大网民长达数月的集体性持续关注,这表明我国人民对于西方“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具有反思与质疑的意识。9月,“港独”宣传海报被撕行为得到国内网民一致赞赏。10月,英雄烈士名誉、见义勇为善举受到新修订施行的民法总则保护,通过法律途径维护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这一重大举措也得到广大网民的普遍支持。网络上掀起了自觉捍卫革命先烈、英雄人物名誉等各项活动。这一系列事件表明,爱国主义等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深深扎根于人民心中。

  2.党和政府、党媒政媒主动参与社会舆论的行为更加积极有效。为中国人民谋幸福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网络群众路线作为新时代群众路线的重要途径,要求领导干部善于运用网络了解民意、开展工作。2017年,在重大社会事件的处置与回应过程中,网络群众路线得到了有效落实。11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大兴火灾事件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北京市政府给予了高度重视,迅速展开调查并在网上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同时,有关部门在网下紧密配合,采取有力措施处理相关责任人,并进行专项整治工作,以防止类似恶性事件再次发生。这一系列网上网下密切配合的主动举措,即使事件得到较为妥善的处理,同时也得到了网民的广泛认可,从而展现出党和政府积极回应群众关切的优良工作作风。除此之外,党媒政媒主动参与群众性网络公共讨论的意识和能力显著增强,使用网言网语进行信息传播,注重与网民的交流互动,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党媒官媒在互联网上的自觉行为。

  3.基于网络媒介技术的社会思想舆论格局正在重塑。近几年网络信息技术日新月异,新的媒介形式层出不穷。尽管所有的新技术都源自已有技术的组合,但是网络空间的信息技术迭代升级速度空前,在分解已有形式的过程中不断重组崭新的媒介形式。由于数字流具有可互换性,这使得不同形式的媒介可以轻易变换形式,相互融合,产生变革。事实上,我国社交网络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在微信、微博主导的网络舆论格局之外,以知乎、喜马拉雅、哔哩哔哩为代表的网络交流社区也在迅速发展,不断塑造出多元细分的思想市场格局。需要注意的是,基于社交人际关系网络的思想交流平台,具有去中心化、自组织化的特征,网络上的个体作为一个个传播节点可以实现相互直接联系,进而形成一个个基于趣缘、多点互动的独立思想交流群体。这些小众化、耦合式的网络社区容易产生种种亚文化,一方面有助于促进社会的思想创新,另一方面也容易滋生疏离主流文化的倾向,从而具有鲜明的两面性。此外,当前我国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正在走向深度融合,知识付费发展迅速,这有助于促进少数意见领袖与众多社会成员之间的紧密联系,形成思想互动圈层,从而改变我国社会的思想舆论格局。

  4.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仍然复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当前,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最前沿。如,泸州青年坠楼事件被谣传为官二代欺压百姓,这些网络言论表明,目前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主要表现为非对抗性的人民内部矛盾,突显出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的群众认识问题与利益诉求。除此之外,习五一、崔紫剑等正能量“意见领袖”遭到网络话语暴力、《软埋》等歪曲土改历史的文学作品受到网络个别热捧等极端现象表明,我国社会人民内部矛盾也存在着个别社会问题意识形态化并激化为对抗性敌我矛盾的隐忧。网络舆论事实上已经成为反映我国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状况的晴雨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