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头条
张振:列宁党的全面领导思想研究
2020年02月10日 11:25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科版)》2020年第1期 作者:张振 字号
关键词:列宁;党的全面领导;无产阶级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

内容摘要:

关键词:列宁;党的全面领导;无产阶级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

作者简介:

  【摘要】列宁的无产阶级政党学说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理论来源之一。列宁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缔造者,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领袖,他关于党的全面领导思想做过许多重要论述,较为系统地阐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全面领导思想,包括对党的全面领导地位和重要性的认知、对党的全面领导的内涵阐释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实践路径等几个方面。深入研究列宁党的全面领导思想,对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借鉴价值。

  【关键词】列宁;党的全面领导;俄共(布)

  【作者简介】张振,法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时代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多重逻辑与实践路径研究”(项目编号:18BDJ048)阶段性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经验总结,是习近平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党的领导学说的一大创新,是习近平总书记结合世界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执政规律提出的崭新论断。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16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各国无产阶级政党的执政关键所在。列宁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缔造者,高度重视党的领导权,在继承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党的领导思想的基础上,创造性地阐释了党的全面领导的地位和作用、党的全面领导的内涵和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基本路径。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局限,列宁虽然对“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思想未能全面系统地阐释,但其关于党的全面领导思想对新时代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仍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一、列宁关于党的全面领导的重要性的认知

  (一)党的全面领导是无产阶级专政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

  无产阶级要实现自己专政的历史使命必须依靠一个代表和维护自己利益的强大的无产阶级政党,同时这个政党在整个革命过程中要牢牢掌握领导权。对于19世纪末的俄国革命来说,更是如此。当时,欧美国已进入无产阶级革命反抗帝国主义统治的时期,世界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西方国家纷纷掀起了反对资产阶级剥削的革命浪潮。与此相对,俄国仍处于沙皇统治时代,国内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不安,为了推翻沙皇的专制统治,寻找国家的出路,俄国工人和农民发动了“二月革命”。但是,在革命过程中,社会民主党内部围绕革命领导权问题出现了不同的主张,其中孟什维克一派主张推行改良主义,无视无产阶级革命暴风雨将要到来的事实,提出要将革命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而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不赞同孟什维克的改良主义思想,列宁强调无产阶级必须要掌握革命领导权,最终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他于《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一文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教导无产者不要避开资产阶级革命,不要把革命中的领导权交给资产阶级,……最坚决地为彻底的无产阶级民主主义、为把革命进行到底而奋斗。”[1]为了使无产阶级政党成为革命的领导者,列宁从两方面给出意见,一要使无产阶级拥有战胜沙皇统治的组织体系和可以领导的同盟者,工人阶级要领导同盟者,实现领导者的价值;二要将与无产阶级争夺领导权的其他阶级力量从根本上彻底逐出历史舞台,确保无产阶级领导权的稳定。

  在革命过程中,列宁强调无产阶级掌握革命的领导权,关键在于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指出:“专政是由组织在苏维埃中的无产阶级实现的,而无产阶级是由布尔什维克共产党领导的。”[2]无产阶级作为肩负着推翻一切反动统治任务的革命力量,这股革命力量并不能自发的汇聚和采取行动,所以无产阶级如要实现革命目的,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这个领导者的角色应由布尔什维克党来承担。19世纪末,俄国工人阶级中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抗争意识的工人,他们为争取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待遇反抗工厂主,但这种反抗呈现出无组织的状态,仅仅是为了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要。他们当中极少部分人开始意识到,只有用革命的手段推翻压迫无产阶级的反动力量,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所有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工人群体中具有革命意识的这些少数人,在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后成长为领导者,担负起领导无产阶级实现历史使命的重任。革命阶段,无产阶级政党负责动员工农、组织工农,积极采取措施扩大革命力量,制定革命纲领,帮助工农群体成长为有组织、有纪律的革命力量。

  革命胜利后,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依然需要坚强的政党,更需要强有力的党中央的全面领导。革命时期,由于形势所迫,列宁十分重视党内民主集中制的贯彻实行,当时俄国共产党各个小组相互之间均处于分离状态,党的组织制度不严密,同时鉴于沙皇的严密控制,各级党组织又必须保持隐秘状态,这就需要俄国共产党执行严格的纪律。因此,布尔什维克党一直实行铁的纪律和极端统一的领导。对此,在十月革命取得伟大胜利后,列宁曾做出说明:“否定政党和党的纪律……这就等于完全解除无产阶级的武装而有利于资产阶级。”[3]战争结束后,国内形势转好,布尔什维克政党开始重视党内民主的建设,提出党的决议须经过党员充分讨论,各项政策的制定和实施须严格遵守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但列宁所主张的民主与集中并不是对立的,二者互为补充、联系密切,共同构成俄共(布)的组织制度和政治制度,“我们在自己的报刊上一向维护党内民主。但是我们从未反对过党的集中。我们主张民主集中制。”[4]

  (二)党的全面领导是在经济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重要保证

  在经济落后的俄国能否建立社会主义的问题,无论在西方国家,还是在当时的俄国对此一直存在较大的争议和质疑。面对这些争议和质疑,列宁结合当时的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多国胜利学说”的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一国胜利论”,从理论上和实践上回答了社会主义可以首先在俄国取得胜利,但是在实现和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要始终坚持党的全面领导。马恩认为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前提,而生产力的发达程度与其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程度密切相关,因此提出共产主义革命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革命。”[5]而列宁认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由于各个国家政治经济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无法实现马恩关于社会主义在数个国家同时取得胜利的设想。因此,列宁结合当时世界各国政治经济不平衡的规律及资本主义国家转入帝国主义国家阶段的特征,提出了著名的“一国胜利论”。在此理论基础上,二月革命成功后,列宁指出革命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俄国国内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经结束,接下来应该进入无产阶级革命阶段,完成将政权转移到工农阶级手中的任务,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现在革命不能就此止步,因为国家前进了,资本主义前进了,经济破坏已达到空前的程度而要求(不管谁愿不愿意)向前迈进,走向社会主义。”[6]但列宁认为在经济落后国家实现和建设社会主义坚持和加强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

  首先,无产阶级政党是实现社会主义的领导力量。列宁指出共产党才是“团结、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的先锋队”,[7]这个先锋队既没有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两面性,又能抵制工农群体可能会出现的狭隘行为,因其先进性在一切阶级中自然居于领导地位。列宁还指出,布尔什维克党是在革命中成长起来的组织,经历过革命斗争的教育,每一个布尔什维克都是合格的共产主义者,具有丰富的经验和钢铁的意志,虽然当前党员的数量远远少于群众,但是这部分共产主义者在实现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可以发挥巨大的力量,“这个先锋队的力量比它的人数大10倍,100倍,甚至更多。”[8]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和优势决定了共产党要担负起带领一切阶级实现社会主义的任务。

  其次,无产阶级政党是建设社会主义的领导力量。十月革命胜利后,俄共(布)的任务由领导革命转为领导经济建设,以尽快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列宁在《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的国际环境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任务》中指出:“现在,构成目前时局特点的第三个迫切任务提上了日程,这就是组织对俄国的管理”,列宁把党能否领导社会主义建设放到执政的最重要地位,认为这是“目前时局的全部特点,全部困难”,列宁强调解决了这一任务,才可以说“俄国不仅成了苏维埃共和国,而且成了社会主义共和国。”[9]社会主义作为先进的社会形态需要先进的领导力量,但是农民占据了俄国社会群体中的大多数。针对上述情况,列宁在俄共(布)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提出当前任务是要把所有力量都投到经济建设,为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运用全部国家机构,使学校、社会教育、实际训练都在共产党员领导之下为无产者、为工人、为劳动农民服务。”[10]社会生产中单个生产者是没有力量的,无产阶级政党可以通过组织,产生统一意志,然后通过政党的领导上升为整个阶级的意志,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凝聚力和战斗力,加快社会主义建设。  

  (三)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实现党领导国家的根本原则

  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无产阶级革命的目的是建立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国家政权,通过掌握国家政权进一步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诉求。无产阶级要夺取政权,使自己上升为“统治阶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依靠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独立的、毫不妥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取得社会主义胜利的保证,这是各国共产主义运动带来的深刻教训。列宁在主持中央工作时多次强调要坚持苏共对苏维埃政权的领导,党要力争在当前的国家组织——苏维埃中实现自己的纲领和自己的全部统治,列宁在《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吗?》中指出:“特别是先进阶级的政党,如果在可能取得政权的时候拒绝夺取政权,那它就没有权利存在下去,就不配称为政党,就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是渺小的无用之辈。”[11]可以说,无产阶级政党成为国家权力体系的领导核心是无产阶级成为国家“统治阶级”的保证。为此,列宁指出,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无产阶级政党实现领导国家的根本原则。

  第一,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维系国家政权的稳定的根本保证。十月革命前期,列宁曾设想过多党联合执政的形式,但是随着孟什维克拒绝参加苏维埃政权,组织反革命叛乱冲击布尔什维克政党,列宁改变了最初的设想。为了解决社会主义统一战线的问题,列宁与孟什维克辩论时提出,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必须坚持俄共(布)的全面领导,党的全面领导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因为这是一个在几十年内争得了整个工厂无产阶级即工业无产阶级的先锋地位的党。”[12]列宁还强调,放弃无产阶级先锋队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导权就会犯无政府主义的错误。在这里,列宁定义的党的“全面领导”是指为了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俄共(布)要坚持对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工作的领导,而不能与其他政党分掌政权。

  第二,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保障。列宁主张通过无产阶级政党领导国家政权以保证人民管理国家的权力,他提出俄共(布)必须通过创造社会政治生活中的现实条件吸引和组织人民群众参与到苏维埃政权,共产党员要干起“自己真正的事业——教育被剥削劳动群众,吸引他们在没有官吏、没有资产阶级、没有资本家的情况下参加国家管理和生产管理”,[13]为此,俄共(布)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制定宪法确保群众的政治权利,制定非党工农代表会议制度,鼓励非党群众进入苏维埃政权机关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可见,对列宁来说,党对国家的管理只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一种手段。

作者简介

姓名:张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