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原创专区
中国社科名儒们优雅的书卷气
2020年11月25日 13: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吕绍宗 字号
2020年11月25日 13: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吕绍宗
关键词:社科名儒;富春山居图;书卷气;清明上河图

内容摘要:

关键词:社科名儒;富春山居图;书卷气;清明上河图

作者简介:

  河南人民出版修订版散文集《伟岸壮丽的学林》,其封底上方中心位置,有如下一段文字:“不论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还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其高超,都不在画面形似,而在它们的神,它们的韵。《清明上河图》栩栩如生画出了北宋京城汴梁繁华和优美的自然风光,《富春山居图》则让人领略它的淡雅与雄秀。如果用一段不长的文字来写中国社科院,它的神,它的韵是什么呢?是书,是写书的人,是数以千计的人都在写书。写出的书大都硬纸包装运往各地书店,服务社稷,报效国家。但总有一小部分留下赠同仁,或良师垂范,或弟子请教,或同辈切磋,体现一种学林独有的温馨与高雅。”

  这段文字右上角,是戈宝权先生馈赠戈宝权译文集中《高尔基小说、论文集》的扉页,上面有一副大家熟悉的高尔基素描像:两肘撑在桌面,两手抱拳伸向前方,屈身弓背,头自然前伸,目光越过双拳看着前面,似乎恰好落在学者们相互赠书这段文字上。书的扉页上是戈宝老典型的蝇头小楷:“吕绍宗同志惠存 戈宝权敬赠 一九九五年春节 于京 ” ,其后是一枚硕大的繁体字印章,上写 “戈靌権”。作为一位全国赫赫有名的大学者,给一个晚辈赠书,也需要这么郑重?书卷飘香,大学者的儒雅风度啊!

  学者们相互赠书这段的左下方,与右上方戈宝老名译相对,是高莽先生馈赠“图文小品合璧集”《沧海礁石录》的扉页,上面有高莽硕大的半身素描自画像,隔着书名《沧海礁石录》,再往上,就是社科院学者们相互赠书那段文字,与右上方的高尔基素描像恰好相对。高莽赠书的扉页上 ,高莽的半身素描像身旁,是高莽的题签:“绍宗兄无聊时可 翻翻 高莽 2015.11.26 北京 ”。我跟高莽,他年长我整整一轮,但他觉得这样称呼,才能表现两人大半辈子相处的韵味。这样称呼后 ,艺术家压下一枚小小的,独具一格的印章 。

  无意插柳柳成荫!中间社科院学者相互赠书那段文字,右上方戈宝老赠书的扉页高尔基的素描像和戈宝老题签,左下方高莽的赠书扉页的自画像和他的题签,三者恰好形成一幅十分完美的画面。

  修订版散文集中,有一篇《相互赠书 好一派温馨高雅的社科风光》,里面歌满怀敬意与谢忱,赞美了几十位学者赠书的盛情。而开启这篇大型赠书散文的,则是一代鸿儒柳鸣九的一幅赠书图《鸿儒垂范赠书 笔者急切拜读》。十分美好的一天,柳先生馈赠大作散文集《种自我的园子》。我接书急切拜读时,没想到先生抱拳的双手还在胸前。先生身边工作人员抓拍了这张凸显柳先生为人与风度的照片。打开书,扉页上是柳先生与人不同的题签:“绍宗先生善文 拙著一卷 望多雅正。”如此抬举,深感担当担不起。先生签名上,压下一枚十分考究的硕大艺术赠书专用章。愧领!愧领!书中开启散文集的是“人民艺术家”王蒙2018年为柳鸣九散文集《种自我的园子》的序言,说:“柳鸣九的大名早已贯耳。他是法国文学专家、翻译家,是研究法国包括欧洲文化思想的学者,他的视野宽阔。我对他的学术成就一知半解,更有相当的敬意。”

  在外国文学研究领域里,戈宝权是1945年重庆见面时,毛主席说的“我认识你,你是俄文专家”,新中国成立后周总理派出的新中国第一位外交官——新中国驻苏临时代办,他和冯至、卞之琳.、曹靖华,都是新中国第一代外国文学权威专家。高莽、柳鸣九,是继他们之后的又一代外国文学权威专家。他们两位都是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2015年馈赠大作散文随笔集笔集《想象的边际》的陈众议先生,2020年馈赠大作《戊戌谈往录》的陆建德先生,是继高莽、柳鸣九之后的又一代权威专家,又一代社科名流。众议先生是著名西班牙语文学专家,是全国政协委员,是我们外国文学所所长。建德先生曾是我们外文所的领导,后来到文学所当了所长,《文学评论》主编。就像外文的所俄文专家陈燊谙熟明史一样,建德对晚清历史有自己的见解。陈众议先生“紹宗师友哂正”的题签,陆建德先生“吕绍宗先生存正 建德奉”的题签,都彰显着中国社科名儒老一代高雅风范的延续。

  今年文学所马靖云同志送我一本书,写文学所往事的,同样是题签让我感叹不已。它是可贵书卷气的另一种表现。马靖云同志是文学所建所初期就到所里的老同志,曾长期协助郑振铎所长、何其芳所长从事科研管理工作。对郑振铎、何其芳、钱锺书,俞平伯,唐?、吴晓铃、 蔡仪等诸多专家和他们的学术活动都十分熟悉。与成语“文人相轻"反其道,书取名《文人相重》,歌颂了那一代著名学者的可敬风范。大姐曾鼓励拙著《伟岸壮丽的学林》中《遺香悠悠何其芳》一文“写得好”,“内容也丰富。”这次大姐出书,未忘馈赠。当时大姐身体不适,未能面送题签。为此大姐两次深表歉意。一次是委托文学所老干部处转递此书的同志转达她的歉意,后来电话中靖云同志再次深表歉意。学姐年过仁寿,时年九十一岁高龄!“文人相重啊”!好一种儒雅的书卷气!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吕绍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