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原创专区
如何确保简政放权政策有效落地
2017年01月12日 14: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成峡 邓正阳 字号

内容摘要:继续深入推进简政放权需要厘清职能边界,在明确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政府之间权限的基础上,培育企业、社会组织和基层政府的承接能力,加强监督管理,确保简政放权政策有效落地。三要落实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政策,要以公共性和公益性原则为指导,通过竞争机制购买社会组织服务项目,同时要加强服务评价和绩效管理,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资金引导社会组织提升服务水平和服务规模。建设适应时代要求和人民期望的法治政府、创新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政府,使政府真正做到“有权不任性”,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公共福祉,让政府在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方面迈出更坚实的步伐。

关键词:简政放权;政府职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行政管理体制;国家治理体系;改革红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深化改革;治理能力现代化;基层政府;权力

作者简介:

  简政放权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为转变政府职能,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行政管理体制而采取的一项重要政策举措,历来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中央政府更是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激发社会活力和创造力,实现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目标出发,将简政放权视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当头炮”和“先手棋”,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大力推进,极大释放了改革红利,取得明显成效。2016年11月21日,李克强总理在上海主持召开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座谈会时再次强调,“‘放管服’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重要抓手,是促进双创的重要举措,也是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关键所在。”[i]然而实践中,简政放权工作与群众期待还存在一定差距,一些权力下放了,但是企业、社会组织和基层政府“接不住”“管不好”,配套措施不到位,权责不匹配,监管存在“真空”和“盲区”,简政放权还存在着“最后一公里”问题。继续深入推进简政放权需要厘清职能边界,在明确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政府之间权限的基础上,培育企业、社会组织和基层政府的承接能力,加强监督管理,确保简政放权政策有效落地。

  一、简哪些政,放哪些权

  简政放权包括“简政”和“放权”两个方面,“简政”主要是通过精简政府机构及其人员设置、精简政务、简化行政流程,实现政府机构及行政人员的“瘦身”,克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帕金森定律”,建设简洁高效的服务型政府;“放权”即政府在科学合理地界定职能边界的前提下,有选择地将微观事务的管理权限放还给市场、社会或者基层政府,减少行政权力的束缚和制约,让社会和市场自主管理,自我服务,实现“善政良治”状态。当前,落实简政放权需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上下级政府间的关系,在协调联动中促进“简政”“放权”的同步推进。

  首先,实现政府向市场放权。简政放权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是充分发挥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关键举措。长期以来,政府对微观经济活动干预过多,管得过死,重审批轻监管,不仅抑制了经济发展活力,也滋生了腐败。为此《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指出要“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新一轮简政放权中,要继续解放思想,改革观念,着力推进行政许可和审批制度改革,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努力消除广受诟病的“审批当关”“证明围墙”“公章旅行”“公文长征”等问题,通过完善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度,明确政府职责权限,让政府依法依规行政,减少对微观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同时要完善监管体系,优化服务,为社会大众积极参与创新创业营造出自由公平竞争的社会环境。

  其次,实现政府向社会放权。向社会放权就是要加强政府和社会间的横向合作,积极倡导“参与式治理”“多元治理”等新型社会治理模式,更好地发挥社会力量、社会组织在公共治理和社会服务当中的重要作用,形成社会和谐共治的长效机制。一方面,要向经济、社会、文化、科技、环保等各方面的协会、商会、学会以及各种慈善机构等NGO组织放权,给他们更大的自主权和灵活性,使其在行业自律、反映诉求、参与管理、提供服务等方面真正“运转”起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种社会组织取得较大发展,他们在改善政府效能,提升社会治理水平方面承担了重要功能,但总体上我国社会组织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一些社会组织与政府部门“政社不分”,做起了“二政府”和“红顶中介”,因此要大力推进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另一方面,还要向基层社区放权,基层社区是群众性自治组织,直接面向群众提供服务,要积极促进基层社区发展,加快“去行政化”,在人事、财务、管理方面给社区更多的自治权,使其成为服务群众的重要平台。

  最后,实现政府间纵向放权。地方政府,尤其是基层政府是我国政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政府职能的主要承担者。我国90%以上的公务员在地方政府,85%以上的公共财政最终支出在地方,80%以上的公共服务履行与行政执法在地方。[ii]因此,要依法明确中央与地方以及地方各级政府间的基本权力、职能范围和相互关系,通过立法方式建立和完善科学合理的纵向府际关系,使简政放权有法可依、有规可循,避免陷入“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循环怪圈,确实提升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服务水平。凡只涉及本区域公共利益的地方性事务和面大量广、由地方和基层政府实施更为便捷高效的经济社会事项管理权应下放给地方和基层政府,要在维护中央权威的前提下,改革过于集中的中央地方关系,强化地方政府管理地方事务的权力和能力,推动建立更加科学合理和制度化的中央地方以及上下级政府间的关系模式。同时,应根据地区实际情况适当精简乡镇一级政府结构,简化部门设置,改变各级政府职责同构、上下一般粗的状况,突出基层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