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傅华:在信息化竞争中充分彰显制度自信
2020年04月02日 17:35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2020年第2期 作者:傅华 字号
关键词:信息化竞争;网络安全;制度自信

内容摘要:

关键词:信息化竞争;网络安全;制度自信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信息化把国家间的竞争引向了新的阶段,要看谁能更好地认识和把握信息化大势,谁能更好地适应和引领新生产力发展方向,谁能更好地推动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变革。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大变局突出表现在大国关系的深刻变化,也表现在信息化领域的竞争更加激烈。

  一、美国主导下的信息化悖论

  信息化为国家治理提供了极为广泛的管理和控制技术,它让国家职能逐渐成为全球信息系统的组成部分。当信息成为人类权力的中枢,国家之间的竞争和冲突便从传统的军事力量博弈转向了信息领域,信息技术因此变成一种具有颠覆性、毁灭性的战略工具。美国是世界公认的信息化强国。但是,从近些年的表现看,它扮演的并不是一个积极的角色。一方面,它全力推动信息技术革命;另一方面,又极力扭曲信息化本质,让信息化走向自己的反面。

  (一)在信息化进程中一路领先并形成垄断。计算机技术与通信技术构成了信息技术的基本结构。在信息技术领域,美国长期一家独大,形成技术垄断。1946年,世界第一台电子计算机诞生在美国。此后第二、三、四代计算机的研发与使用也都起源于美国,美国以先发优势建立了在信息领域的绝对优势,牢牢地掌握着互联网世界的基础设施管制权和规则制定权。目前全世界互联网唯一一个主根服务器在美国,它控制着互联网全网的解析和有序运行,全世界辅根服务器有12个,其中美国占据9个。在软件方面,美国是世界最大的软件生产国,拥有软件企业10万多家,世界软件企业前10位中有7家来自美国,包括苹果、微软、IBM、甲骨文等。美国的CPU产量占全世界的92%,系统软件产量占86%,拥有的大型数据库占世界总量的70%,全世界访问量最大的100个网站中有94个注册在美国境内,全球80%以上的网络信息和95%以上的服务信息都来自美国。美国在信息领域的创新能力及其所形成的技术储备、产业优势客观上已形成垄断地位,它确保短时期内潜在竞争者不能形成强有力的挑战,因而可以获得该行业超额利润和国家治理领域信息技术话语权。

  (二)信息化一定意义上成为掠夺他国的手段。马克思指出,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圈地运动、殖民战争,无休止地榨取剩余价值,反映出资本主义的掠夺本性。二战之后,美国主导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关税和贸易总协定、WTO等一系列规则、惯例、平台,依靠“全球化”实现了“美国化”的目标。然而,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化所带来的共享、互惠愿景与资本主义本质诉求发生了大冲撞。信息化在一定程度上为发展中国家划出了重新出发的起跑线和超车弯道,但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要把它们排挤在“边缘”地带,竭力维护长期以来的“垂直分工体系”。20多年来,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目前在世界互联网企业前10强中,我们占了4席。我国在5G、量子信息技术、智能机器人等领域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当看到中国因信息化而做大做强时,美国时刻准备摧毁威胁其网络空间霸权的一切力量,确保自己在这一领域的绝对利益和独尊地位。美国发动“五眼联盟”等群狼对华为、中兴、大疆等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围追堵截,举全国之力发动对广东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之战。所谓市场经济、新自由主义,所谓民主、自由、人权,这些原来由他们用来证明资本主义“合法性”“优越性”的经典理念统统被抛在脑后。因此,从本质上看,中美经贸战不仅仅是贸易战、技术战,更是生存权、发展权之战。

  (三)互联网很多时候成为颠覆他国政权的工具。美国不断利用互联网对世界各国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实施监视、渗透、破坏。“棱镜门”事件打开了美国监听世界的“潘多拉盒子”,其高科技企业在技术设备上留出“后门”,明目张胆“偷窥”全人类。把社交媒体作为“颜色革命”的孵化器、助推器,在世界各地策划“街头运动”。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美国社交平台在颜色革命中的贡献率超过40%。在2009年伊朗大选引发的混乱中,美国国务院官员发电邮给Twitter,肯定其在动荡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建议”Twitter延迟原定的系统维护时间,以免影响街头抗议者们相互联络,Twitter公司立即按要求作出相应调整。2017年底伊朗爆发反政府抗议,美国情报机构故技重施,在社交媒体上伪造木偶账户,散布虚假信息。这次香港修例风波,乱港势力正是利用社交媒体进行串联组织,谷歌地图更是为乱港势力提供“精准的定位服务”,标榜“言论自由”的Twitter、Facebook“及时”关闭了一大批中国网民客观发声的账号。FBI、美领馆在香港开设了数十个新媒体账号群组,24小时不间断向香港民众推送传播虚假信息和反中反共思想。在美国的策划、怂恿、扶持下,互联网反宣信息此起彼伏、层出不穷,虚假新闻、政治谣言、粗俗内容四处充斥,制造意识形态混乱,意图动摇社会主义的思想价值根基。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位于美国的1.4万余台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控制了中国境内334万余台主机;3325个IP地址向中国境内3607个网站植入木马。

  (四)信息化也必然成为资本主义自我批判和解构的重大变量。从本质上看,信息化与资产阶级所谓的“民主政治”相冲突,互联网、大数据所集纳的需求与资产阶级政客操纵的“民意”大相径庭,信息化带来的信息对称、透明化也让他们在党争、竞选时的豪言壮语失去意义。信息化建立了“地球村”,全世界零距离,一些西方政客在互联网上洋相百出,比如一些美国政客在社交媒体大放厥词、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让全世界一起看清了其真面目。信息化极大增强了不同民族、不同人群的横向联系,这也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传播创造了最好条件。在人类共同价值观逐渐生成、固化的时候,美国靠垄断技术来制造信息、资本和福利鸿沟的做法注定不会支撑太久。

作者简介

姓名:傅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