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中国的发展实践与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2019年11月01日 09:2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叶初升 字号
关键词:理论创新;改革开放;经济增长;经济学;金融危机

内容摘要:如何认识这些成就并作出理论阐释,不同学者持有不同的学术观点,但绝大多数的研究都存在这样一种倾向:把中国发展的经验事实放置到一般经济学(general economics)的分析框架之下,以一般经济学(而非发展经济学)的思维方式观察和分析中国经济发展问题。发展中国家从贫穷落后的基础实现经济起飞,不仅需要发展要素的积累与投入,需要发展动力的激励,需要发展条件和环境的改善,还需要抗御风险、驾驭不确定性的稳定发展能力,或称发展韧劲。这也意味着,从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的经验事实中探寻发展的逻辑,从新时代中国的发展故事中凝练具有普遍意义的发展理论,将会把发展经济学从由贫变富的发展理论,进一步拓展为由富变强的发展理论,从而开启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崭新一页。

关键词:理论创新;改革开放;经济增长;经济学;金融危机

作者简介:

  缘起

  众所周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问题的发展经济学,并非诞生于发展中国家,而是在西方发达国家萌发、发展并逐渐走向成熟的。这一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发展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基本取向:以发达国家为参照系,俯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现实,提出从落后走向发达的各种发展战略。早期的结构主义分析思路和后来的新古典主义分析思路,都持这种研究心态,区别在于,前者基于发展中国家市场发育不完善的事实,强调以非常规的方式“追赶”发达国家,后者则强调“政府失灵”,主张遵循市场之道来向发达国家趋同。

  然而,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并非来自于对发达国家市场经济的模仿或趋同,而是基于本国国情,探索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这一事实促使发展经济学开始真正植根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践,探讨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这是发展经济学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实践对发展经济学产生重要启示

  伴随改革开放大幕的开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界翻译、引进了大量国外的学术著作和学说,其中就包括发展经济学。

  1979年,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在北京大学举办“国外经济学讲座”,范家骧、陶大镛和张培刚介绍了西方发展经济学的经典理论;1981年谭崇台发表了第一篇评介发展经济学的论文;1985年,谭崇台撰写的《发展经济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系统介绍西方发展经济理论的著作。自此,发展经济学在我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今天常见于大众传媒、为普通百姓耳熟能详的一些经济学概念如二元经济、剩余劳动力、人口流动、刘易斯拐点、贫困陷阱、增长极、主导产业、前向联系与后向联系、库兹涅茨曲线、进口替代、出口鼓励,等等,最初都是来自于这一时期引入的发展经济学著作和教材。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者围绕我国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应用发展经济学理论进行研究并取得了重要进展。可以说,40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同时也是结合中国国情对发展经济学理论进行创新探索的过程。

  比如,针对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主权债务危机,西方一些新自由主义者曾提出一系列结构调整措施,形成了“华盛顿共识”,认为发展中国家只有通过快速私有化形成自由市场经济,才能实现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20世纪80年代末,一些转型国家采取“华盛顿共识”的政策处方,以激进的、休克式的方式向市场经济转型。然而,无论是贯彻“华盛顿共识”最彻底的拉美国家,还是俄罗斯等转型国家,除少数维持了基本的经济增速外,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前提下,引入市场经济体制,既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又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走一条渐进式改革之路,有效抑制了市场经济的周期性大起大落,总体上保持了平稳发展的态势。

  中国的改革实践告诉人们,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发育过程中,需要政府的力量,市场与政府可以互补促进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不只是经济增长,还包括经济社会结构的转型。这给发展经济学带来了重要启示:扬弃新古典主义超越时空的纯经济分析,把制度变迁纳入研究视野,将政治、文化、制度等非经济因素内生化,全方位研究经济发展问题。

  什么样的研究才具有发展经济学的意义

  要在发展经济学领域增强原创性的研究,首先要解决一个认识论问题,即什么样的研究才具有发展经济学的意义?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如何认识这些成就并作出理论阐释,不同学者持有不同的学术观点,但绝大多数的研究都存在这样一种倾向:把中国发展的经验事实放置到一般经济学(general economics)的分析框架之下,以一般经济学(而非发展经济学)的思维方式观察和分析中国经济发展问题。

  一般经济学研究人类经济活动的一般特征,揭示发达经济体和不发达经济体共同遵循的普遍规律。在一般经济学的分析空间中,经济主体为各自目标函数的最优化而相互作用,最终达到系统中各方力量的均衡状态。如果遇到外部冲击,经济系统要么在均衡附近波动并重新回到原来的均衡状态,要么转向另一种均衡。问题是,一个经济体所实现的均衡,在客观上往往不是唯一的,在主观上也不一定是合意的。比如,不发达经济体的低水平均衡就是一种均衡状态,但却是人们极力想摆脱、试图努力打破的均衡。

  与经济增长这种量变相比,经济发展是一种质变,它意味着新模式、新结构的涌现,表现为经济系统由远离均衡逐渐向均衡逼近、由较低水平均衡向高水平均衡的跃迁。如果经济发展完全是一个自然现象,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了解这个过程,顺其自然。但是,现实世界长期存在着不发达国家的事实告诉我们,经济发展进程中新均衡的涌现、跃迁并非必然地、自动地发生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很难启动这个过程,或者长期在这个过程的某个阶段停滞不前,一般经济学对此并没有作出有效解释。正因如此,发展经济学得以产生。有别于一般经济学,发展经济学需要在理论上解析、再现、推演经济发展进程中的这种新均衡涌现、跃迁的过程,并形成推动这个跃迁过程的发展方略。

  因此,虽然可以在一般经济学的思维框架中讨论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但都不具有发展经济学的意义。发展经济学应该思考的是:与那些同样具备这类因素的发展中国家相比,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为什么是中国?笔者认为,只有那些关于经济发展过程的“发生学”研究,才是真正的发展经济学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叶初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