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王修志: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几点思考
2018年08月28日 12:0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修志 字号
关键词:中美贸易摩擦;经济全球化;技术红利;制度红利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美贸易摩擦;经济全球化;技术红利;制度红利

作者简介:

  中美贸易摩擦是在当前经济全球化格局发生变化的背景下爆发的。一方面,支撑近一轮经济全球化的制度红利和技术红利明显衰减,贸易、金融、投资等领域的多边体制受到空前挑战,上一轮工业创新技术的价值增值能力弱化;另一方面,经过多年演进,全球经济格局分化重组,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竞争日益加剧。因此,无论中美贸易摩擦以何种方式结束,都必然会加速经济全球化的转型。同时应看到,贸易摩擦的不同结果,将从根本上影响未来经济全球化的形态和治理机制。统筹近中远期的发展,中方需要做的,就是以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为目标,坚定推进市场取向的改革开放,不断激发市场活力,不断释放市场红利。

  美方发动贸易战的“风险—收益”分析

  在威胁、磋商几经反复之后,本届美国政府最终选择发动贸易战。从理论上讲,作为当今世界经济总量最大的两个国家,在经济全球化转型过程中难免有利益冲突,但更应有责任和义务管控冲突、加强合作。中美双方的博弈理应选择整体双赢、多赢博弈形态。遗憾的是,作为冲突的主动发起方,美国政府自以为是地选择了一种实际风险大于收益的冲突型博弈,即不顾道义、不惜代价彻底将竞争对手击倒从而主导经济全球化转型并获取未来全球秩序的话语控制权。这虽然符合现今美国领导人基于利益最大化的风险偏好特征,但从全球视角看,本届美国政府“美国优先”原则下的冒险式决策无疑加大了各经济体发展的不确定性。换言之,本届美国政府为了美国的优先利益,不惜把世界各国一同绑上单边主义、贸易战这辆高风险的战车。

  中美双方的博弈工具与博弈态势

  在现阶段,作为主动发起贸易战的一方,美方似乎具有相对优势。从贸易和生产格局看,美方是中方货物出口的主要市场,同时也是中方诸多制造行业核心零部件的主要供给者,还是大豆等基本农产品的主要供给者。因此,无论是在工业品贸易还是农产品贸易中,中方对美方都有短时间内的刚需。同时,除贸易手段之外,美方还拥有金融工具优势——美元的国际货币霸主地位。相对而言,中方更多的是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但要看到,与美方的多个贸易战“硬武器”相比,中方则有一个别国几乎不具备、足以反制任何贸易战的“软武器”,这就是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之后潜力巨大的国内市场,以及这个市场潜在的内生动力。如果说美方的“硬武器”具有彼此伤害的消耗特征,那么,中方的“软武器”则呈现互利共赢的发展特征。换言之,美方的“武器”在短期内可能看起来杀伤力强大,中方的“武器”则具有中长期的发展后劲。因此,基于对消耗与发展两种博弈工具的比较,只要中方坚定地提升国内市场的综合竞争力并向世界释放市场红利,中美双方的博弈态势终将改变。

  统筹研判贸易战可能引致的损失

  可以预见,此次贸易战将引致中方部分企业、行业的损失,这在一段时间内会给国内经济和社会运行带来一定风险,但这个风险是有限和可控的。一方面,美方对大规模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这对本就微利的中国制造企业而言,可能意味着在美国市场的获利受到冲击;另一方面,美方对中方制造企业的核心零部件出口管制,也可能影响到部分企业的生存,甚至给整个产业链条带来不确定性。我们应预估这些损失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但凡事多有两面性,如果从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长周期看,贸易战引发的损失也可以理解为转型发展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以这个损失和代价倒逼转型发展,那么,贸易战的另一面就是中国经济真正转型的战略机遇。所以,在确立防范系统性风险这个底线思维的同时,也要抓住机遇倒逼经济转型升级。

作者简介

姓名:王修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