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田雪原:人才竞争的人口学视角
2018年06月14日 11:30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田雪原 字号
关键词:人才竞争;人口学;社会学;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人才竞争;人口学;社会学;经济学

作者简介:

  一个时期特别是今年以来,以城市为主体的人才竞争不断升温,引起广泛关注。对此,可从经济学、社会学、人口学等不同视角作出解读。而人才作为特殊群体是总体人口的一个组成部分,立足人口学视野的阐释更具本源性质。

  一、经济发展阶段人口观

  为何当前人才竞争风生水起,甚至演变成城市“人才争夺战”?“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当前的人才竞争有着“成岭”的历史渊源,也有着现实“成峰”的环境,是经济高质量发展起步、人口转变推进到“后人口转变”客观规律要求使然。

  发展离不开资源,是包括社会资源在内资源物质变换的结果。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不同发展阶段依赖的主要资本不同,对人口变动的要求也截然不同。众所周知,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划分依据不是生产什么,而是以怎样生产、使用什么样的工具进行生产为标志。如此,可粗略地将人类诞生以来的社会经济发展分为三个大的时代或阶段。第一阶段为手工工具时代,时间跨度从原始社会至农业社会结束。虽然这一阶段科学技术在不断进步,人类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不断壮大和发展自我,但是始终未能脱离手工工具性质。发展主要取决于自然资本,彰显自然控制系统主宰角色,人类控制系统处于依附地位。人口价值取向倾向众民主义,国家大多实行直接或间接的鼓励生育的政策。将“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发展到极致,日积月累缓慢增长的人口,铸造了以农业文明为代表的文明发展史上第一座里程碑。

  第二阶段为机器工具时代,大致涵盖包括20世纪主要时间段在内的两个半世纪。机器大工业成为社会经济运行的主体。机器工具与手工工具比较,动力不再以人、畜为主,转而依赖蒸汽机、内燃机、电动机之类,以消耗大量化石能源等为主要特征。机械已不再是简单的运转和传递工具,材料更发生革命性变革,强度、硬度、弹性、耐腐蚀、耐高温等性能不断增强。机器工具大大增强了改造自然的能力,发展过渡到主要依赖产出(生产)资本。人口变动取向则表现为,前期还离不开人口数量增长,后期发生了由以数量增长为主向以素质提升为主的转变,素质提升的价值日益受到青睐。

  第三阶段为智力工具时代,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新技术革命的兴起。手工工具、机器工具均可视为人手、足等功能的延长、外在化和物质化。智力工具则是人大脑和智能的放大、延伸、物质化和外在化。二战后以微电子技术为前导的新技术革命日新月异,当前推进到以生命科学为主导的新阶段,信息化、智能工具极大地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交往方式。当今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既甩开对自然资本的依赖,也摆脱了产出资本的束缚,转变为以人力资本为主导。人力资本是什么?是人所具有的知识、技能、经验和健康具有的价值。人才可视为人力资本的人格化,是有才能、才智、才干的人,抑或有一定专长的人。也就是说,作为群体概念的人才,是人力资本的重要承载群体、精英集合体。现代化发展重在人力资本积聚,作为集中代表的人才群体是时代的先遣部队,格外引人关注。

  立足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数量、素质关系转换视角,我国当前出现的“人才争夺战”,是改革开放40年由劳动力供给近乎无限增长、劳动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近30%的粗放型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一种可喜现象。为什么是“可喜现象”?众所周知,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伊始,在提出2000年工农业总产值比1980年翻两番时,我国即明确以“不断提高经济效益”为前提。其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常被提起,只是“转变”不够显著,收效不够大。一旦遇到经济增速下滑,转、调往往失灵,经济重新回到“保增长”上来。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人才争夺战”的出现,说明社会对经济发展阶段判断广泛认同,并用实际行动来落实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战略目标的要求。如此,企盼数十年的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新画卷,开始展现在我们面前。

作者简介

姓名:田雪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