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中美贸易争端:一场难以结束的发展较量 ——访原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韩康教授
2019年10月10日 10:24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2019年第9期 作者:《行政管理改革》编辑部 字号
关键词:科技创新;特朗普;世界贸易组织;中美贸易争端

内容摘要:编者按:中美贸易关系自从两国建立贸易关系以来就在摩擦和曲折中发展,特别是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成为与中国发生贸易摩擦最多、最激烈的国家。同时,关于中美贸易争端也有许多问题亟待深入研究和探讨:中美贸易争端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美国的高压关税对中国经济会有怎么样的影响,中国经济在特朗普的霸凌下如何做到屹立不倒,打破技术禁运的最佳方法是什么,我国在未来全球多元化科技强势集团中如何抢得位置。九、特朗普搞切割孤立战略,对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影响会很大《行政管理改革》:美国政府通过严格技术管制,意在对中国高端技术企业进行全面封锁,把中国高科技企业挤出美国和发达国家体系,最后挤出全球价值链体系,这样做,您认为对中国科技创新发展会有多大影响呢?

关键词:科技创新;特朗普;世界贸易组织;中美贸易争端

作者简介:

  编者按:中美贸易关系自从两国建立贸易关系以来就在摩擦和曲折中发展,特别是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成为与中国发生贸易摩擦最多、最激烈的国家。从2018年开始的新一轮中美贸易争端一直持续至今,2019年9月1日,美国对华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中第一批加征15%关税措施正式实施,我国就此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提起诉讼。中美两国日益密切的经贸往来,使得两国之间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但是如此激烈的贸易摩擦,不禁让人担心中美经贸关系的前景。同时,关于中美贸易争端也有许多问题亟待深入研究和探讨:中美贸易争端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美国的高压关税对中国经济会有怎么样的影响,中国经济在特朗普的霸凌下如何做到屹立不倒,打破技术禁运的最佳方法是什么,我国在未来全球多元化科技强势集团中如何抢得位置,等等。带着这些问题,《行政管理改革》编辑部采访了著名经济学家、原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韩康教授。

  一、我们遇到了一个很特殊很难缠的对手

  《行政管理改革》:韩康教授,您好。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受到外部影响的最大事件,就是中美贸易争端。经过一年半来谈谈打打,2019年6月双方最高首脑在G20大阪峰会上达成“在平等和互相尊重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的共识,美方对11项中国输美工业品豁免加征关税,有条件向华为等中国企业供货,中方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然而,就在7月31日双方首席代表都承认进行了“坦诚、高效、建设性的深入交流”后,不到三天,特朗普就以中方采购美国农产品行动“太慢”为借口,突然宣布将从9月1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

  特朗普这套老把戏没完没了地玩儿了多次,请您谈谈他的底牌究竟是什么?是他一个人演戏还是有导演和剧本?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心中有底从容应对吗?中美贸易争端让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东西?

  韩康:我们遇到了一个很特殊很难缠的谈判对手。特朗普一年来的表现反复无常、出尔反尔、毫无诚信,时而鹰派嘴脸,横眉怒目,时而鸽派笑容,握手言和。我认为这背后既有智库团队的系统谋划,又有随机而变的政治计算,以及个人秉性风格因素,成因复杂。对特朗普这一套,我们的应对是坚持底线,原则问题绝不退让,同时在平等协商下弹性让步,争取最大和解公约数。现在同情与支持者越来越多地站在中国这一边。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特朗普为什么会有如此作为?背景有多深?有无轨迹可循?国内的研究储备还不多,有些事情的发展并非在我们意料之中,比如双方谈判是否会突然掀桌子?是否会重回协商?贸易争端是否会向货币金融等其他领域扩展?发动权掌握在特朗普手里,他是进攻方,中国是防守方。为了更好地打赢这场仗,做到知己知彼,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深入研究。

  特朗普挑动中美贸易争端是一场政治赌博,当他认为手中有较多筹码时就采取强硬态度,特别擅长以突然高压叫价方式讹诈对手,当他感到国内压力增大和筹码减少时,就转而选择温和态度。已有数据表明,美国宏观增长出现趋弱信号,企业压力和居民消费压力反馈增大,特朗普的谈判筹码是不断减少的。我预计美国大选临近前,特朗普出于政治风险最低考虑,不会轻易带着中美贸易争端全面开打这个“雷”上场,很有可能在此前后选择休战措施。

  然而,即使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也要清醒看到,中美贸易争端只是暂停,并非终结,只有逗号,没有句号,这是因为,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后,存在一个非常深刻的发展矛盾。

  二、中美贸易争端深层原因:发展不平衡裂变下的适应性困境

  《行政管理改革》:中美经贸争端的来龙去脉和中方立场,2019年6月商务部发表的白皮书已经讲得很清楚,国内外也有各种解读。为什么特朗普非要在关税上死缠烂打揪住中国不放?为什么在技术产品出口上千方百计对中国围堵?现在仍有一些国内读者感到不太理解,您能不能做一点儿更深入的分析。 

  韩康:推动中美经贸争端的动因很复杂,涉及政治、经济、价值理念和个人特质等多方面因素,现在国内外各种分析研究都有自己的角度,仁智互见。根据我的看法,可能最关键的线索还要到发展问题中去找,我认为,中美经贸争端来自一个深刻的发展矛盾,我把它叫做“发展不平衡裂变下的适应性困境”。

  《行政管理改革》: 这是一个很新颖的观点,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析视角,好像在别的地方没有见过,您能更详细说明吗?

  韩康: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美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巨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双方经贸关系表现出典型的强弱互补关系特点,一个是中国凭借人力成本优势大量出口低价产品,同美国高端工业品交换,同时引进设备资本,一个是中国出口积累外汇大量购买美国债券,美国支付并不便宜的利息,双方各补其缺、各显其能、各得其所,相安无事。

  30多年后情况大变,中国发展进入改革开放后第二阶段,经济全面转型升级,大量新兴技术和产业快速成长,国家创新水平大幅提升,发展速度和速率已经静悄悄地超过美国。由此,中美经贸关系也发生了重要变化。从强弱互补转向越来越多领域的竞争性互补,中国高端工业品大量占有美国市场,中国企业如华为在高端技术领域具备竞争优势等等,这一下,中美经贸关系强弱互补的原有平衡就被打破了,不是小打小闹地打破不平衡,而是重大的不平衡裂变,尽管就其总体发展水平而言中国还差得很远,但差距在大幅缩小。

  上述情况可以打一个比方,很像一场马拉松比赛,前半程,美国团队绝对是第一方阵第一梯队的领跑者,中国团队远远落在三四方阵里跟跑,半程之后,美国团队虽然继续第一,但领跑成绩的提高不太理想,中国团队则不断提升速度速率,很多队员加快脚步进入第一方阵,个别优秀队员速度更快,已经跑进第一梯队,紧逼领跑者,这下美国团队就紧张了,焦虑了。

作者简介

姓名:《行政管理改革》编辑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