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东亚史学科建设问题鼎谈
2019年09月02日 09:12 来源:《世界历史评论》2019年春季号 作者:滨下武志 张建华 陈奉林 张梅 字号
关键词:学科建设;东亚史;滨下武志

内容摘要:

关键词:学科建设;东亚史;滨下武志

作者简介:

  为了推进东亚史学科建设,加强与国际学者交流,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心于2018年11月13日邀请了著名学者滨下武志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张建华教授、陈奉林教授,专门就中国目前的东亚史学科建设问题作了一个鼎谈。这些内容对于我们思考和推进我国的东亚史建设十分有益,现将鼎谈内容摘要发表,以飨读者。鼎谈由张梅副教授主持。

  主持人:张梅国务院侨务干部学校副教授)滨下武志教授您好!这么多年来您一直研究中国社会经济史,关注华侨华人问题,出版了很多有重要影响的研究专著,在国际学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首先能否请您谈一谈,最初是怎样的机缘让您对中国历史和华侨华人问题产生兴趣的?

  滨下武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为了了解华侨、华人、华商的历史,我开始自学中文。以后,在我的历史研究里,这个华侨华人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持续性的研究题目。我在七十年代末开始学习华侨华人历史的时候就感到,我的出发点与其他研究华侨华人的历史学者有所不同,一直把华侨华人的历史脉络形成的所有商路里的联络点,视为在贸易、经济、海洋、近代不同研究领域里非常关键的题目。

  我的出发点是在香港看汇丰银行的历史档案。1865年,汇丰银行开始在上海与香港同时开始经营东亚地区的银行业,这是东西方金融贸易中很重要的问题。现在我们都知道HSBC,HSBC就是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的缩写。汇丰银行有一个编辑建立125周年纪念册的计划。从在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开始,我就参加了这个国际银行史编辑项目。(在19世纪后期)汇丰银行在日本的横滨、神户设有很重要的分行,以推动茶叶和生丝的支付贸易,所以我通过汇丰银行里有关茶叶的资料,来研究华侨华人的汇款,以考察日渐复杂的金融市场的建立过程。由此,我一直致力于研究华侨华人的金融活动,进而我访问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地,这是我后来研究东亚或者东南亚整体经济史内华侨华人移民的一个来源。

  张梅:请问您如何看待长达数世纪的中国海外移民现象?特别是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看,华侨华人是国际移民的一部分,能否请您从自己的研究角度出发,介绍一下华侨华人与世界其他国家移民的异同?

  滨下武志:总的来说,18世纪中期开始,最初的大量的国际移民主要是劳动移民,他们去外面进行劳动工作,比如在铁路或者银矿工作,这种以劳动为主的移民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十九世纪后半期,亚洲的资源有新的发现,比如锡矿、橡胶、木材,这些自然资源发挥了重要的世界经济作用。一方面,一定数量的中国或者印度移民迁居东南亚一带,另一方面,大小投资家也进入这一区域。所以我认为,这时世界上华人移民的大体构成是,一部分仍是劳动移民,但是从区域角度来说,通过侨批在东南亚和华南之间的一种金融活动、经济活动,里面除了劳动移民以外,投资家的经济活动或者企业家类型的移民也比较多。而其他世界移民像爱尔兰的移民到北美,主要还是劳动移民;或者意大利移民到北美,也主要是劳动移民。但是华南是比较富裕的区域,所以有华商,企业家、投资家去东南亚从事经济活动,这是与劳动移民不一样的移民。

  张梅:您刚才向我们介绍了您主要从劳动移民到投资移民的角度解释了中国移民与其他国家的移民的区别。据我所知,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宋怡明等研究华侨史、外交史的学者有一个观点:中国移民与欧洲移民的不同点在于欧洲移民是武装殖民。您主要讲的是和平的移民、劳动的移民和投资的移民,我想这是华侨华人移民的主体取向。那么,对比欧洲移民您有什么观点?

  滨下武志:美国是一个新开辟的地方,所以各种因素都可以引进,用于美国的经济或其他活动。从时间先后看,美国最早是吸引欧洲移民,亚洲向北美大陆的移民大概是第二阶段或第三阶段才开始。从地域分布看,亚洲移民集中在北美大陆西边的温哥华、华盛顿州、洛杉矶一带,这些都是从西边进入北美大陆;但是欧洲移民是从东边进入北美大陆,比如波士顿和纽约。所以,北美的东部是欧洲移民的集中区域,西部是亚洲移民的集中区域。

  张梅:我在拜读滨下教授的著作时发现,他在研究华人华侨问题时,把中国纳入世界经济体系,从诸如朝贡贸易、白银贸易、通商口岸的网络、金融网络的形成和发展的角度,重新诠释了16世纪以来的东亚地域体系与世界经济的演化关系。而且我觉得滨下教授的研究与很多学者的不同点在于,19世纪以来很多学者都在谈论国家的历史,而滨下教授在阐述区域的历史,我想请滨下教授简单阐释一下,这两种研究方法的主要区别在哪里,又有什么不同的收获?

  滨下武志:一般认为,华侨华人是出去“外面”的,不是在“里面”的,这样一种内外分开模式。关于华侨、华人为什么向外移民,存在三个不一样的理论方法。第一个是“推”出去外面的因素,比如国内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封闭,没有丰富的农业作物等等。这个“推”的理论是人类学或者社会学领域很长期强调的很重要因素。但是,后来不仅有“推”的因素,也需要考虑“吸引”的因素,出去外面开始新的活动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看到那一区域的吸引因素。最后,我们要讨论移民问题,就一定要比较和讨论“来”与“回”的循环网络问题。移民不是只有一个方向的问题,不是出去外面,而没有一个人回来,也不是只有“吸引”的因素。移民过程中一定会有某些来往,除了自己身体的来往之外,还有信息、资金、商品的来回关系。所以我们要从网络来往的角度讨论移民问题。这样的话,我们不能忽略“回来”的互动因素。

  从中国移民的“来往”网络看,我们一定需要区域网络的概念,不需要严格区别内外。19世纪以来,政治也好,经济也好,文化也好,非常明显地分开内外,但缺少虑移民的区域性或者流动性的因素。所以看看福建移民、福建人,比如泉州人或者福州人,一个一个地移民到外面,之前用“商帮”来理解他们的活动。但是后来我们可以看到,如果从区域角度来说,福建人在明代已经来到日本的长崎、九州,这是有着更深的朝贡贸易的含义。然后还是明清时期,福建人来到琉球,还是带有朝贡贸易的商业作用。这样,从漳州、泉州来到台湾,先来到澎湖列岛,然后到台湾本岛,最后再到东南亚。另外,还有一条线:九州-琉球-台湾-东南亚。这是通过一条线来去讨论移民网络。另外,还有从漳州、泉州先来到澎湖列岛,然后到台湾本岛,最后到达东南亚。这样形成一条线:九州—琉球—台湾—东南亚。这是通过一条线来讨论移民网络。这样,如果我们从国际或者内外开放的角度来讨论贸易网络发展的话,那么华侨华人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推动往来因素。所以,我们从区域的概念、或用区域的方法来讨论华侨华人的移民活动,是最合适的方法。

作者简介

姓名:滨下武志 张建华 陈奉林 张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