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世界史研究:学术建构与时代关怀
2019年01月28日 08: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周晓菲 字号
关键词:研究;学科;学术;学者;史学;需要;主持人;改革开放;世界史研究;哲学

内容摘要:那么,对于世界史学者来说,如何提高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进而构建中国特色的世界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呢?这也就意味着,国内学者与外国学者接触一手档案文献的机会是均等的,只要确定感兴趣的研究主题,国内学者完全可以利用原始档案文献,开展原创性研究,进而为提升世界史研究的创新能力、与国际学界对话奠定基础。因此,我们一方面应更加精深广博,跟踪国际史学的前沿趋势,进一步深化已有的研究成果,广泛拓展新兴的研究领域和研究课题,运用多学科的理论与方法,提高世界史的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从而构建中国特色的世界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关键词:研究;学科;学术;学者;史学;需要;主持人;改革开放;世界史研究;哲学

作者简介:

  主持人:

  本报记者 周晓菲

  本期嘉宾: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  赵立行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刘金源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洪庆明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周兵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的贺信中强调,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古知今,学史明智。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要着力提高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世界史作为历史学的重要分支,不仅是我们认识外部世界的窗口,而且是反观我们自身发展历程及其未来走向的一面镜子。改革开放40年来,尤其是2011年成为一级学科之后,我国世界史学科在研究广度和深度、人才培养、国际交流等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当然也存在诸多有待提升的地方。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对新时代史学研究工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有必要思考:如何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世界史研究如何发挥经世致用的社会功能?为此,本刊特约四位学者围绕这些问题进行对话。

  1

  主持人:19世纪历史学发生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变革以来,现代意义上的历史学科诞生。由于专业分工的日益细化,进一步出现了单独的世界史学科,乃至于更为具体、细小的分支门类。我国世界史学科的兴起和发展是同中国与世界的相互关系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请先介绍一下我国目前世界史研究的基本状况。

  赵立行:我国今天的世界史研究正走在从未有过的蓬勃发展的道路上。世界史成为一级学科,许多学校成立了单独的世界史系,世界史研究者的队伍在壮大,地位在提升;随着大量海外学成归国的人加入到世界史研究队伍中,世界史学界整体的外语水平、利用外文材料的能力、对海外相关研究熟悉的程度、与海外学者交流的频度已今非昔比;不少学者已经达到了同步跟踪世界前沿研究的水平,并能够在海外刊物和国际学术会议上与海外学者同台竞技;一些世界史学者已经能够充分了解国外研究的范式,从历史学的训练模式到对各种史学流派的了解,也基本上达到了与国际同行对话的程度。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如果说目前世界史研究尚存在问题,也不是方向性的问题,只是中国的世界史研究起步晚,底子薄,只要假以时日,沿着这样的模式不断努力,中国的世界史研究定能取得更大的成绩,获得更高的国际地位。

  但与此同时,我国目前的世界史学科整体上偏向单向度地从专业角度评判世界史研究的价值,而不太考虑其他社会的维度,在世界史研究越来越专业化和精细化的同时,回应社会需求和发挥社会功能方面反而做得不够。

  刘金源:在经济全球化已深刻影响我们每个人生活的今天,很少有人会否认世界史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历史经验表明,经济社会越发达的国家,越是重视世界史研究。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世界史学科在研究视角、理论、方法、领域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世界史研究所取得的进展,固然得益于研究史料的丰富以及国内外学术交流的密切,但更重要的是,世界史研究顺应了改革开放的时代需求。与此同时,我国世界史学科仍然存在理论方法创新缺乏、在研究主题上对国外亦步亦趋、国别或区域研究不均衡等问题。例如,在目前的区域与国别史研究中,学者们对英、美、法、德、日、俄等国历史的研究较为充分,而对中亚、南亚、非洲、东欧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研究较为薄弱。甚至我们的一些邻国,如蒙古、缅甸、印度、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内的研究队伍寥寥无几。区域与国别史研究的严重失衡,难以适应新时代国家的战略需要。此外,我们目前的世界史研究,在提高民族史学素养的功能方面有待加强。

  周兵:回顾中国世界史学科的发展,不难发现,这个学科的兴起和发展是同中国与世界的相互关系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鸦片战争之后,在屈辱中被迫打开国门的中国发出了“睁眼看世界”的呐喊,也第一次真正有了要求学习和了解世界历史的需要,中国的世界史研究也正是在这样的危机中应运而生。而中国第二次如此迫切而强烈地需要世界史,则是在四十年前随着改革开放而迎来的历史转变,这也使得中国的世界史学科获得了重要转机。历史的经验证明,一个落后、封闭的文化或国家,是不可能产生要求了解世界的需要的,更不可能发展起一个专业齐全、研究深入的世界历史学科。今天的中国正以积极的姿态主动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为推动人类共同发展而作出不可低估的贡献。历史进程的演进和角色身份的改换,赋予了今天的中国世界史学科以全新的使命,也使得研究者们有了开拓前进的勇气和高瞻远瞩的眼界。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我国世界史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有了前所未有的拓展,诸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历史、海洋文明与海洋史等,逐渐成为今天世界史关注的热点之一。这既是学术发展数十年不断积累、水到渠成的结果,也是对当今时代潮流的积极响应,正所谓“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

作者简介

姓名:周晓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