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钱旭红:让教育回归“爱”的本质 ——对话华东师范大学校长、工程院院士钱旭红
2018年03月09日 09:24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顾学文 字号
关键词:教育;钱旭红;大学;学生;数学;孩子;校长;学科;学校

内容摘要:今天,新任华师大校长钱旭红对这份“爱”有着更深刻的理解:“爱在华师大”,不是小情小爱,一个肩负着民族复兴重任的新时代,必然赋予华师大这所引领中国教育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以宏大的历史使命。过细、过专的教育缺乏温度解放周末:在您看来,当下教育中最大的弊病是什么?钱旭红:我们现在的教育,基本上还是机械思维的格式化培养方式。钱旭红:如果按照量子思维的方法来推行教育,就要在教学中强调师生的互动启发和讨论,因为主客间会相互诱导而发生变化,达到教学相长的目的。钱旭红:是的,只有不断改革教育、发展教育,人民群众才能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我们才能朝向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持续迈进。

关键词:教育;钱旭红;大学;学生;数学;孩子;校长;学科;学校

作者简介:

  “爱在华师大”,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戏谑式的口号,却因为抓住了华东师范大学最核心的特征而广为流传,成为一代代“华师大人”的青春记忆。

  今天,新任华师大校长钱旭红对这份“爱”有着更深刻的理解:“爱在华师大”,不是小情小爱,一个肩负着民族复兴重任的新时代,必然赋予华师大这所引领中国教育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以宏大的历史使命。

  这份爱是博大的,也是沉甸甸的。

  人物小传

  钱旭红,1962年出生于江苏宝应,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英国女王大学荣誉博士、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曾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化学部咨询委员、亚太化工联盟主席、德国洪堡基金会学术大使。

  人不能站在知识的孤岛上

  解放周末:都说“爱在华师大”,作为校长,您觉得这份“爱”该从何说起?

  钱旭红:大学是教书育人、研究探索、创新服务和引领文化的机构,在大学里谈“爱”,首先一定是对知识、对真理的热爱。

  解放周末:您16岁上大学、32岁当教授、49岁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开挂”人生背后的源动力,是否就是这种对知识的热爱?

  钱旭红:这话说对了一半。

  1978年,我16岁,说是高一,其实几乎什么都没学过。宣布恢复高考时,我连小学的许多知识都没搞懂,怎么办?我借来文革前的教材,开始自学。当时,几乎没有什么教辅书,记得有一天,有消息说新华书店进了一种教辅书,我拔腿就往书店跑,一路上看到都是跑去“抢书”的人。

  我的人生算不上“开挂”,高考恢复后的那批大学生中,做出成就的大有人在。这既是因为之前10年留下的空白给了大家发挥的舞台,也因为那时大家所受的都是不成系统的教育,因为不成系统,所以思维没有被框住。

  当然,那是一个不正常的历史阶段,我绝对不希望历史重演。但是,人的天性是好奇的、好学的,只要天性不被扼杀,人人都可以享受到学习的乐趣。

  解放周末:像您这样的高考恢复后的77、78届大学生,有一个普遍特点,那就是在“读书无用论”盛行的岁月里,并没有放弃学习;即使前途不明,即使有被揭发的风险,仍然偷偷地、如饥似渴地阅读。这是为什么?

  钱旭红:人都有逆反心理,越不让学、越不让看,就越是想学、想看。

  小时候,父亲爱写些文字,我就拿来看;外公房间里藏着《红楼梦》,我也偷偷地看;家里有鲁迅的书,可鲁迅的书再好,总看也没劲啊,于是就翻父母藏起来的各类“毒草”……偶然看到本《苦菜花》,觉得这棵大“毒草”怎么这么好看。

  现在回想起来,这段乱翻书的经历让我受益很多。书就是要看得杂。不是说搞理工科研究的就不用读文学、读哲学,正相反,人文知识对理工科学习是能产生积极帮助的。人不能站在知识的孤岛上。

作者简介

姓名:顾学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