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欧阳峣等:后发大国怎样培育国家创新优势
2018年01月08日 08:5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雁 字号

内容摘要:”建设国家创新体系和技术创新体系,从总体目标看,就是使创新链条有机衔接,创新体系协同高效,构建科学的创新治理体系。为此,我们既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的重大突破,又要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创新,以这样的技术创新支撑国家的产业创新。主持人:企业是技术创新的微观主体,在技术创新体系中处于重要位置,可以在技术创新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迫切需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弘扬创新精神,用创新文化培育中国的企业家、科学家和全体国民,真正形成促进创新特别是颠覆性创新的文化环境,进而通过自主创新推动技术和产业的升级,真正进入全球价值链的高端。

关键词:技术创新;企业家;先进技术;大国;培育;中国;现代化;实现;颠覆;需要

作者简介: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其中创新发展是居于首位的,创新发展战略在现代化全局中居于核心位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时代,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努力培育国家创新优势,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的支撑。为此,本刊特邀请四位专家围绕“后发大国怎样培育国家创新优势”的主题展开讨论。

  主持人:

  本报记者 张雁

  嘉 宾:

  欧阳峣(湖南师范大学副校长)

  刘霞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黄先海(浙江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金邓建(美国迪金斯学院讲席教授)

  培育国家创新优势是后发国家发展的核心动力

  主持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把创新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结合起来,使创新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的理念更加具体化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时代,我们怎样站在历史和现实结合的高度,深刻地理解创新引领发展的重要作用?深刻地理解培育国家创新优势的重大意义?

  欧阳峣:纵观世界文明史,每一次科学技术的革命都给生产和生活带来巨大而深刻的影响,从而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中国古代曾经有过经济繁荣和国家鼎盛,出现了众多的能工巧匠,产生了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四大发明”,向世界展现了繁荣富强的大国形象;然而在现代化进程中成为落伍者,关键原因就是缺乏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近代以来,中国的仁人志士孜孜以求地致力于中华民族的复兴,寻求推动国家走向富强的道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邓小平同志作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习近平同志深刻地指出:“一个国家只是经济体量大,还不能代表强。我们是一个大国,在科技创新上要有自己的东西。”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处在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型时期,这是一个由粗放型增长转向集约型增长的过程,前者主要依靠生产要素的巨大投入推动经济增长,后者主要依靠科技进步推动经济增长。我们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其核心应该是建设现代化产业技术体系,为此,要把科技创新作为战略支撑。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通过大量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和设备,利用技术扩散效应实现技术追赶,依靠模仿创新缩小了同世界先进技术水平的差距,推动了经济的高速和持续增长。然而,随着国家要素禀赋和技术能力的演进,技术创新将进入换挡期,需要从模仿创新走向自主创新。而要解决当前经济发展中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和低端产业结构问题,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从经济大国走向经济强国,就必须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努力培育国家创新优势。

  金邓建:美国成为20世纪的世界霸主,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它对英国和德国科学技术及制度创新的创造性吸收、综合和超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构建了一整套能够激励创新的制度和政策,使创新活力不衰,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在工业化的过程中,从电灯发明者爱迪生、飞机发明者莱特兄弟到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这些持续不断的重大发明和创新,催生了新的产业,大幅度提高了美国的生产率,增强了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通过发挥后发优势实现了经济的迅速发展,成为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新兴大国。中国要重新走进世界舞台中心,就要在吸收西方现代科技的基础上进行超越,同时应该进行制度创新,真正形成自身的创新优势。

  黄先海:怎样推动非技术前沿经济体获得更快的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始终是国际发展经济学的主要议题。后发大国拥有庞大的市场规模,可以依托国内市场规模形成三大创新优势。第一种优势是面向当代前沿技术的跟进创新优势,即通过模仿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进行追赶,追踪和跟进前沿技术;第二种优势是面向下一代技术的“蛙跳”创新优势,即在追赶到接近世界前沿技术的时候,通过集成创新和自主创新实现“蛙跳”,超越世界前沿技术;第三种优势是面向未知新兴技术的试错创新优势,即基于后发大国巨大的市场规模和多维的市场结构,不同技术创新方向上的企业和技术均能获得一定的市场回报激励,从而容纳更高的创新试错密度。世界大国经济赶超的历史表明,后发国家很难在现有技术经济模式下超越领先国家,而是要在下一代技术上实现根本性超越。中国作为后发大国,拥有上述三大创新优势,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怎样实现“蛙跳”,实现对国际前沿技术的超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