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报刊投稿 微博平台

 首页 >> 党政院校 >> 党史研究
中国革命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取得胜利 ——沙健孙访谈录
2021年05月20日 09:1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采访组 字号
2021年05月20日 09:1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采访组
关键词:中国革命;毛泽东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国革命;毛泽东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

作者简介:

  沙健孙,1934年2月生,江苏宜兴人。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教学和研究的重点是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毛泽东思想。

  采访组:沙教授,您好!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我们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请您谈谈毛泽东思想的创立。

  沙健孙:近代以来,为了挽救国家危亡,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中国的先进分子曾经历尽千辛万苦寻找真理。由于资本主义的道路走不通,在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后,中国的先进分子经过比较、探求,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这是一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毛泽东1949年9月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一文中指出:“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入主动。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

  1921年7月,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基础上,诞生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貌由此焕然一新。但是,从那时到193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的14年间,因为党处在幼年时期,不善于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全面地、正确地结合起来,中国革命曾经两起两落。这说明,中国革命要胜利,就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创造性地应用于中国的实际。

  对于这个思想,毛泽东作出了最深刻的论述。1938年10月,他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了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任务。1939年10月,他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总结中国共产党成立18年来的斗争经验,明确提出“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这一思想原则,并且指出,党的事业的前进与后退、成功与失败,都是同党能否把两者正确地结合起来直接关联着的,而从“不善于”实行这种结合到获得对于这两者的“完全统一的理解”,正是党从幼稚达到成熟的标志。

  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系统地、正确地结合起来,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社会工程,一个十分艰巨的历史任务。因为马克思主义只是一般地指明社会发展和革命发展的方向,至于具体情形、实际情形,那只有在千百万群众起来斗争时,他们的经验才能指示出来。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获得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理解,并据此系统地形成中国自己的革命理论,不能不经历一个摸索的过程,一个在斗争中积累经验的过程。

  采访组: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创造性地应用于中国的实际,这里所说的“中国的实际”主要指什么?

  沙健孙:首先,是指中国的基本国情。主要是指中国社会的性质,包括社会的经济结构和政治上层建筑,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其他矛盾及其特点,社会的阶级结构和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政治态度及其相互关系,等等。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也指当前运动、当前工作的特点及其规律性;敌友我三方的经济、财政、政治、军事、文化、党务各方面的动态,等等。此外,也应当包括中国各地区、各民族的人口、资源、自然环境和风土人情、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的状况。科学地认识和把握上述情况,是正确地理解和处理中国革命和建设问题的基础和前提条件。

  其次,主要是指中国人民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以及在这种实践基础上积累的经验。理论来源于实践,是实践经验的总结。这里所说的经验,既包括正面的经验即成功的经验,也包括反面的经验即犯错误和遭受挫折、失败的教训。“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过正反两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

  再次,是指中国的历史文化。历史,主要是指中国社会以往的发展过程,以及中国人民在这个过程中所积累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等方面的经验,国家治乱兴衰的经验等等。文化,主要是指从事理论创造必须批判地加以继承的优秀文化遗产,必须有选择地加以利用的以往的思想材料。1943年5月,中共中央在《关于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中指出:“要使得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革命科学更进一步地和中国革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深相结合起来。”决定强调,“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把这一切优秀传统看成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东西,而且将继续加以发扬光大。”

  采访组:毛泽东曾说,《毛选》“是血的著作”。我们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沙健孙: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是在党和人民集体奋斗的基础上,依靠正反两方面经验的积累,依靠党的集体智慧,逐步得到解决的。毛泽东讲过:“在民主革命时期,经过胜利、失败,再胜利、再失败,两次比较,我们才认识了中国这个客观世界。在抗日战争前夜和抗日战争时期,我写了一些论文,例如《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共产党人〉发刊词》,替中央起草过一些关于政策、策略的文件,都是革命经验的总结。那些论文和文件,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产生,在以前不可能,因为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没有两次胜利和两次失败的比较,还没有充分的经验,还不能充分认识中国革命的规律。”所以,他才说:“《毛选》,什么是我的?这是血的著作。《毛选》里的这些东西,是群众教给我们的,是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的。”

  毛泽东能够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事业中作出特别突出的贡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以“毛泽东思想”来命名,最重要的是由于他一开始就自觉地坚持了正确的思想方向。

  第一,对马克思主义具有坚定的信念、刻苦的学习精神、非凡的领悟能力,并注意联系中国实际进行思考。据彭德怀回忆:1933年,毛泽东推荐自己阅读列宁的《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说“此书要在大革命时读,就不会犯错误”;不久,又推荐自己阅读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说:你看了以前送的那一本书,叫做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你看了《“左派”幼稚病》才会知道“左”与右同样有危害性。

  第二,深入实际斗争,密切联系群众,注重调查研究。以农村调查为例。毛泽东说,1925年,我做了四个月的农民运动,得知了各阶级的一些情况,可是这种了解是异常肤浅的,一点不深刻。后来,中央要我管理农民运动。我下了一个决心,走了一个月零两天,调查了长沙、湘潭、湘乡、衡山、醴陵五县。不过,在当时我对于农村阶级结合,仍不是十分了解。到井冈山之后,我作了寻乌调查,才弄清了富农与地主的问题。从我个人调查农村来说,是经过了六七年时间的。

  第三,真切地了解中国历史,批判地继承中国古代文化的优秀遗产。毛泽东把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视为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项崇高任务不可或缺的工作。他说,我们不但要懂得外国,还要懂得中国;不但要懂得中国的今天,还要懂得中国的昨天和前天。他试图通过研读中国文史古籍达到进一步了解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民;研究历代兴亡史,总结中国古代社会阶级斗争的经验,研究治国安民的艺术;借助于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帮助中国人建立起对于自己的民族、对于自身创造能力的信心,增强人们对于中国未来的乐观主义的信念。

  采访组:请您谈谈为什么毛泽东思想最终能为全党接受并被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

  沙健孙:毛泽东所代表的正确理论,并不是一经形成,就为全党所接受的。党所领导的事业要全部走上正轨,仅仅有少数人的觉悟并不够,还需要有多数人的觉悟。因为党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组织起来的,个人或少数人提出的正确思想只有被多数人尤其是党的领导层中的多数人所承认和接受,才能成为党的意志,成为党领导人民团结战斗的旗帜。毛泽东的正确理论最终能够为多数人所接受,被确定为党的指导思想,至少是由于具备了两个条件。

  第一,靠实践的教育。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党内不存在一个自觉维护某种错误思潮的特殊利益集团。所以,凡是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意见,终归是会被全党所接受的;凡是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意见,也终归会被全党所摒弃。这正是党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一种表现。正是因为在实践中受到了正、反两方面经验的教育,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开始确立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从而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挽救了中国共产党、挽救了中国工农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成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第二,靠深入的理论工作和党内教育。为了肃清“左”右倾错误尤其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左”倾错误的影响,提高广大干部和党员群众执行党的正确路线的自觉性,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强党内教育尤其是理论教育。基于这种认识,在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集中精力去研究党在前两个历史时期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写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等著作。抗日战争时期,他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更对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对中国革命的基本经验,从理论上做了完整的概括和系统的发挥。这样,1945年召开的党的七大所通过的党章就正式确定了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

  采访组:邓小平1978年说过,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么,中国革命是如何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取得胜利的?

  沙健孙: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建立了永远不可磨灭的功勋。

  近代以来,中国面临着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富裕这样两个根本性的历史任务。由于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反动势力极其强大,由于经济政治发展极不平衡的中国的国情十分复杂,因此,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进行的斗争不能不是一个伟大的,同时又是长时期的、艰苦的、曲折的过程。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首先集中力量投入工人运动,在此基础上实现了与国民党的合作。但党在幼年时期,不善于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正确地结合起来,在后期放弃了对革命的领导权,犯了严重的错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通过调查研究中国的国情,总结中国革命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逐步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正确地结合起来。

  毛泽东思想是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和30年代前期,即在土地革命战争的前期、中期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所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以及为坚持这条道路所确定的农村环境中建设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和新型人民军队提出的指导思想和具体措施,说明中国共产党人已经逐步地学会了独立思考中国革命的问题,并在一系列根本性的问题上开始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正确地结合起来了。这条道路的开辟,成了毛泽东思想形成的一个重要标志。

  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和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思想得到系统总结和多方面展开而达到成熟,并在解放战争时期进一步得到发展。毛泽东阐明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特点和发展规律,制定了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以农民为主体,包括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这样一条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制定了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纲领,提出了一个具有独创性的新民主主义的完整的理论体系。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经过艰苦奋战,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光荣诞生。

  采访组:请您具体谈谈毛泽东在加强党的自身建设方面有哪些突出特点和独创性贡献?

  沙健孙: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开辟中国革命新道路的过程中,对于在农村斗争环境下,在党的主要成分是农民及其他小资产阶级的情况下,如何建设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的政党这样一个全新的问题,毛泽东就作出了创造性的回答。党的坚强领导,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根本保证。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为了加强共产党对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毛泽东十分重视在执政条件下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地位,高度警惕党在执政以后可能产生的种种消极现象,要求采取坚决措施加以防止和纠正。

  必须坚持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切实做到两个“务必”。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就及时指出: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取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他们所施放的糖衣炮弹有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只有坚持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才能具有政治上的坚定性,才能在贯彻执行党的当前阶段的纲领、路线时具有高度的自觉性,才能自觉地抵制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蚀,保持旺盛的斗志和革命精神。

  必须端正党的思想路线,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党要成为全国人民的坚强的领导核心,必须端正思想路线,把握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为了找到适合中国情况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毛泽东指出:必须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第二次结合”的原则,解决中国如何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问题,以期领导人民去完成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这项新的历史任务。

  必须自觉地运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为人民服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共产党基本的一条,就是直接依靠广大革命人民群众。”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最大的危险,就是脱离群众。为此,必须通过加强教育和健全制度,来防止干部脱离群众,防止党和人民政权蜕化变质。

  必须进一步发扬党内民主,健全民主集中制。处于执政地位的共产党,必须执行一种“群众路线的领导方法”,建立一定的制度来保证群众路线和集体领导的贯彻实施。发扬民主,首先是党内民主,党才能实行正确的集中。为了实行正确的集中,党在决定重大问题时,不仅需要鼓励党员勇于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应当允许党员保留自己的不同意见。

  采访组:维护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是一个十分重大的原则问题。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一原则?

  沙健孙: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具有崇高的、不可动摇的地位。只有科学评价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及其历史地位,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才有助于我们科学地认识党的全部历史,准确把握党史的主题主线、主流本质;才有助于我们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认清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改革开放的内在关联,更加自觉地坚持改革、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

  在分析和研究党的历史,包括党在历史上经历的曲折和犯过的错误时要注意分清主流和支流,即使对党史上某个犯严重错误的时期,也不能简单地否定一切。要用历史的观点、实践的观点看待党史上曾经出现过的错误和曲折,着重于分析当时的环境,当时错误的内容,当时错误的社会根源、历史根源和思想根源,研究防止此类错误重犯的办法;而不应当单纯地着眼于个人的功过。要反映党和党的领导人依靠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发现错误、制止错误、纠正错误的历史过程,帮助人们认识: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不谋私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人阶级政党,它不但善于从成功的经验中学习,而且善于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

  维护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维护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地位,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坚持科学地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领导时期党的历史,这不仅是我们必须做好的一项严肃的科学工作,而且是我们应当承担的一种重大的政治责任。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坚决抵制、反对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

  《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满怀深情地讲:“毛泽东同志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毛泽东同志的革命实践和光辉业绩已经载入中华民族史册。他的名字、他的思想、他的风范,将永远鼓舞我们继续前进。”这些话,表达了全党同志和全国广大人民的共同感受,应当成为我们在评价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及其历史地位时的基本遵循。

  (采访组成员:尹晓徽 储峰 陈思陈航)

作者简介

姓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采访组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