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党史研究
伟大斗争“不能离开唯物的辩证的方法” ——读毛泽东《驳第三次“左”倾路线(节选)》
2021年04月07日 10:0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会方 董振华 字号
2021年04月07日 10:0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会方 董振华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41年,毛泽东为驳斥以王明为代表的第三次“左”倾路线,写了长达5万多字的《驳第三次“左”倾路线(关于1931年9月至1935年1月期间中央路线的批判)》。其中部分内容以《驳第三次“左”倾路线(节选)》为题,收录于《毛泽东文集》第二卷。文章在系统、尖锐、深刻地批判和揭露了从九一八事变至遵义会议前王明的“左”倾错误路线的具体内容、性质及危害的基础上,阐明了“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不认识世界就不能改造世界”的思想路线,从而进一步指出“左”倾路线的实质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观主义,并从唯物辩证法的高度作出“自由是必然的认识和世界的改造”的科学结论。为我们今天提倡学以致用、以用促学、活学活用马克思主义,坚持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引领伟大斗争指明了方向。

  做一个好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

  毛泽东在文章中批评“左”倾机会主义者违背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对革命形势作出错误的估计,阐明了“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的基本原则,提出并深刻阐发了“自由是必然的认识和世界的改造”的科学命题。文章指出,马克思的贡献不在于已经懂得欧洲旧哲学家关于“自由是必然的认识”,而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补充,加上了根据必然的认识而“改造世界”,因此,“必然王国之变为自由王国,是必须经过认识与改造两个过程的”。自由王国是在正确认识这些规律、利用这些规律的基础上,通过改造客观世界,才有可能得以实现。认识世界不是目的,认识世界的目的归根结底在于改造世界,人们只有在现实的实践活动中,在改造世界的过程中才能实现自由,也只有在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之中真理才能被检验和发展。

  如果仅仅停留于认识世界的层面,止步于用理论去解释世界,那么只能停留于抽象的理论,陷入教条主义的窠臼和空谈主义的玄想。只有在正确认识世界的基础上改造世界,理论才能展现出其特有的生命力。正如马克思主义所认为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强调,一个好的马克思主义者,要懂得“从改造世界中去认识世界,又从认识世界中去改造世界”。这是毛泽东坚持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深刻分析中国革命形势与确定行动方针的生动体现,也是他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实践经验的深刻总结。

  按照符合实际的科学图样建筑房子

  有效改造世界必须以正确认识世界作为前提,不认识世界就不能改造世界,“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毛泽东认为,人们改造世界的活动总是在一定思想、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特点。“马克思说人比蜜蜂不同的地方,就是人在建筑房屋之前早在思想中有了房屋的图样。”中国革命犹如建筑一栋房子,要建好这栋大房子,我们必须先有建筑中国革命这栋房子的图样。“不但须有一个大图样,总图样,还须有许多小图样,分图样。而这些图样不是别的,就是我们在中国革命实践中所得来的关于客观实际情况的能动的反映(关于国内阶级关系,关于国内民族关系,关于国际各国相互间的关系,以及关于国际各国与中国相互间的关系等等情况的能动的反映)。”

  人们只有在认识世界的必然性的前提下,才可能自由地改造世界。这种认识世界的必然性,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人们对于客观实际情况的能动的反映,即对于客观存在着的实际情况加以调查研究,而后在我们脑中产生的关于客观情况的内部联系的反映。这种内部联系是独立地存在于人的主观之外而不能由我们随意承认或否认的。“它有利于我们也好,不利于我们也好,能够动员群众也好,不能动员也好,我们都不得不调查它,考虑它,注意它。”如果我们想改变客观情况的话,就可以根据这种真实地反映了客观情况内部联系的估计,规定行动方针,转过去影响客观情况,把它加以改造。这实质上就是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生动表达。

  “不认识世界就不能改造世界”直指“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者们。他们“完全不认识这个世界,又妄欲改造这个世界”,只有改造世界的主观愿望,而没有一个像样的图样,即使有了图样,也“不是科学的,而是主观随意的,是一塌胡涂的”。只能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不但碰破了自己的脑壳,并引导一群人也碰破了脑壳”,“结果在三年多的时间内,在敌人统治区域把党闹个精光,一点群众力量也闹个精光”,给中国革命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远离主观主义的“盲人骑瞎马”

  毛泽东指出,“左”倾机会主义路线领导者们的所谓“两条战线斗争”的实质是主观主义。毛泽东认为“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是主观主义的,其原因在于以下方面。

  第一,他们衡量一切的自己的路线,不是从变化的客观实际出发,而是依据主观愿望胡乱制定的。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以机会主义的思想去衡量别人的思想,于是到处都发现‘机会主义’,正如有鬼论者到处见鬼一样。”

  第二,他们看待事物的方法是主观主义的,并用这种方法造就出了主观主义的政治路线和宗派主义的组织路线。他们认为自己的路线是绝对正确的,而将“凡不合他们胃口的一切人都看作是‘机会主义者’”。正如临时中央硬把“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错误路线强迫推行于苏区,而将农民群众所赞成拥护的“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土地分配法强迫取消,其结果都是毁灭无产阶级的领导,毁灭革命的办法。殊不知,他们自身的主观主义已经达到了极点,其实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

  第三,他们根本不懂得“两条战线斗争”的方法,完全离开了分析与综合的调查研究,“把党内对于这个方法的思想弄得极其混乱与模糊”,这使得许多人都不知道“两条战线斗争”的具体做法,致使“两条战线斗争”成为一句空话。

  第四,他们“两条战线斗争”的方法实则是一种主观主义的乱斗法。毛泽东指出,如果不肃清这种反科学的小资产阶级主观主义的乱斗法,就会“造成党内离心离德、惶惶不可终日的局面”。

  坚持唯物的辩证的方法具体分析问题

  毛泽东在批判“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者们完全违背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指导中国革命犯了一系列盲动冒险错误的同时,也阐明了党指导中国革命的正确的策略原则是坚持唯物的辩证的方法具体分析。

  他指出,中国共产党指导中国革命的正确的策略原则是武装斗争与和平斗争的统一。而在日本人与国民党有巩固统治的一切地方(这些地方占全国十分之九以上的区域),只能采用不流血的和平斗争形式。在和平斗争方面,是合法的公开斗争与非法的秘密斗争的统一。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斗争方法,都要实事求是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具体来讲,在一切日本人及国民党有巩固统治的区域只有采取合法的能够公开的各种各色的斗争形式,才能一般地避免反动政府的逮捕与解散,才能保全力量与积蓄力量。而在公开工作之外,还要有秘密工作与之相配合。秘密工作包括党和群众的秘密组织工作、党派的秘密联合行动、秘密情报工作、公开组织与公开斗争的事先秘密准备,等等。没有这方面的工作,是不能存在于敌人统治区域的,公开工作也失了灵魂。但是,临时政府完全不懂指导中国革命的策略原则,和具体灵活运用的“政治科学”,而是强行下令采取单纯的、片面的、冒险的干法,是无法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的。

  《驳第三次“左”倾路线(节选)》所贯穿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唯物辩证的思想方法,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一直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实事求是地辩证分析中国的社会运动及其发展规律,成功战胜了一个又一个严峻复杂的挑战。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中,我们要自觉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观点方法,科学分析和正确解决改革发展实践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让“复兴号”航船行稳致远。

作者简介

姓名:王会方 董振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