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热点观察
休假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2019年06月10日 10:01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琪延 何淼 字号
关键词:休假制度改革;改革开放;劳动生产率

内容摘要:

关键词:休假制度改革;改革开放;劳动生产率

作者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王琪延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何 淼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发展,2017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64644元,约合9770美元,比上年增长6.1%。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人均GDP将超过1万美元。随着国民收入不断提高,我国居民的休闲消费能力逐渐增强,休闲消费需求愈发旺盛。休假制度为居民休闲消费提供了时间供给,是休闲消费能力和休闲消费需求得以释放的必要前提。但现行休假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时间供给不充足、时间分配不合理的情况,影响了休闲消费质量,难以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现行制度带来的问题

  按照现行休假制度,休假可按时间长短分为“大中小休”三类,其中“大休”指带薪休假,“中休”指法定节假日,“小休”指周休,全年总计125天(带薪休假以10年工龄计),分别满足不同的休假需求。

  现行休假制度及其实施中仍存在一些问题。从休假时长看,我国休假制度所规定的休假天数偏少,不仅少于美国、日本、法国等发达国家,也少于南非、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从休假制度实施情况看,休假制度落实情况不佳,据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调查,2017年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能完全享受“大中小休”的仅34.2%,本就偏少的休假时长还有部分无法实现。从休假质量看,由于休假高度共时化,节假日尤其是小长假期间出行难、停车难、入园难、赏景难、如厕难的“五难”问题依然突出。高峰期人流对景区环境、文物古迹、旅游相关设施等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使居民难以享受高质量的休闲。由此可见,休假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休假时间由劳动生产率决定

  休假时间实际是由劳动生产率决定的。科技进步带来技术装备水平的提高,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使创造同样财富所需的劳动时间缩短,从而使休闲时间得以增加。与此同时,休假反过来也能够促进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休假不仅让劳动者身体得到休息、心情得到放松,劳动者还可在休假期间锻炼身体、学习知识,带来人力资本的增长,从而提高劳动效率。

  纵向比较可见,休假时间随劳动生产率提高而增加。古代生产率水平低下,明代官员仅休假21天,清代仅52天,即使是休假较多的唐代,官员年休假也仅为86天,且商人、手工业者等群体均无法享受有制度保护的休假,农民更是终日劳作,全年无休。新中国成立初期劳动生产率较低,1949年12月政务院发布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了每周休息1天的单休工作制,再过渡到大周末周休两天、小周末周休一天、大小周末交替的单双休工作制,最终在1995年发布《国务院关于修改〈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的决定》,正式建立了双休工作制并沿用至今。然而,1995年以来的20余年中,我国劳动生产率数倍增长,休假时间却无明显上调,课题组调研发现,人们对更多休假的呼声越来越高。

  横向比较发现,我国休假时间相对于劳动生产率偏少,应适当延长。2018年我国全员劳动生产率达到107327元/人,已超过法国20世纪80年代水平,而当时法国已实现最低带薪年休假30天,周法定工时缩短至39小时,平均年工作时间1670小时。相较之下,2017年我国年工作时间达到2402小时。此外,自2000年起,我国劳动生产率持续高速增长,平均增速8.65%,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人口素质的进一步提升,劳动生产率有望继续提高,为更多休假创造条件。经课题组测算,按2000—2018年劳动生产率最低增速6.3%估计,2018年到2030年休假时间预计可增26天。

  休假制度应系统化改革

  休假制度应系统化改革,将休假总时间在“大中小休”中合理分配。由于“大中小休”共同构成了休假制度的主体,在休假总时间确定的情况下,三者此消彼长,分别实现了不同类型的休假需求,故应当明确延长的休假时间在三者中如何分配,以获得最优化的休假安排。“大休”允许劳动者自由安排休假时点,有助于提高休假使用效率、实现分散化休假,但带薪休假制度落实效果不佳且监管难度大,应先抓落实、再谈延长;延长“中休”节假日不可取,日本经验表明,长达15天的节假仍无法避免拥堵,且我国节假日天数较为合理,已达世界平均水平,甚至高于法国、英国、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节假日天数,不宜过度延长;延长“小休”即“作四休三”,劳动者每周均有3天小长假,减少休闲旅游集中度,提高休闲质量,制度落实和监管更为容易,美国、瑞典、日本等国已有先例。可见,“作四休三”方案是未来休假制度的改革方向。

  需注意,“作四休三”并非简单的周休3天,而是同时延长工作日至9小时,即每周工作36小时;对休假3天的国庆、春节,调休形成长达9天的大长假;对休假1天的元旦、清明节等,落入周末则不再补休。这一方案实际操作性较强,2030年可以实现。

  综上,应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休假制度的分步改革方案。首先,“三步走”逐步落实带薪休假制度,以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国有大中型企业及东部的部分大中型企业——其他所有制大中型企业、东部所有企业及中西部的大中型企业——所有企事业单位的顺序分批落实,到2030年全面落实带薪休假,并根据实际情况考虑是否需要进一步延长带薪休假天数;其次,逐步推进“作四休三”制度,以2.5天工作日为过渡,即延长平日工作时间1小时+周五放假半天,先在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东部地区部分行业的国有大中型企业试行2.5天休假并过渡到四天(36小时)工作制,再逐步推广到全国各行业。

  休假制度改革建议

  第一,休假制度改革立法应尽量稳定,避免频繁变动,应详细论证、制定细则、谨慎推进;第二,政府应保障休假制度落到实处,对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领导应该带头休假,为下级起到表率作用,将休假落实情况纳入政府绩效和领导干部考核体系,把责任落实到人;第三,政府应协助企业提高劳动效率,促进产学研合作深化,激发创新潜能,为休假制度改革创造条件;第四,不可贸然追求高水平休假福利,应充分考虑我国不同地区、行业发展不平衡的现状,以政府、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为试点,按照分步计划,逐步落实带薪休假并实现“作四休三”;第五,休假制度应人性化设计,兼顾不同群体需求,如中小学在校生可抽取寒暑假天数,增设春假、秋假,便于开展研学旅行活动,使家长可以用带薪休假陪伴孩子出游;第六,休假制度改革不可忽视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生存权,对实施休假制度的小企业可给予税收优惠,允许小微企业向劳动主管部门申请豁免部分休假。

作者简介

姓名:王琪延 何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